中国江苏网>新闻中心 > 苏网原创 > 正文

0

杂技剧《小桥流水人家》献演海外华裔 讲好江苏故事普及青年群体

来源:中国江苏网   作者:罗鹏   2017-07-17 20:47:00
杂技剧融入诗词歌赋的文学性、讲述故事塑造人物的戏剧性、舞美各元素及音乐舞蹈的综合性,赋予单纯技巧的杂技以性格、情感和生命力,打造出一种可看可听可感可惊的新型杂技舞台表演样式。


《小桥流水人家》总导演何晓彬

《小桥流水人家》剧照

  中国江苏网7月17日讯(记者 罗鹏)今天下午,江苏大剧院歌剧厅内座无虚席,掌声雷动。最具江苏艺术特色之一的大型诗词歌赋杂技剧《小桥流水 人家》正盛装演出。台下1000多名特殊的观众则是参加2017“中国寻根之旅”夏令营,来自全球各地的海外华裔及香港台湾地区青少年。

  100分钟的文化盛宴让生长并成长在国外的孩子们陶醉其间,也让他们深深感受到中国传统文化艺术的博大精深与无穷魅力。《小桥 流水 人家》总导演何晓彬告诉记者,杂技剧把技巧文化转变为内容文化,有力地推广宣传了江苏、中国的传统文化艺术,搭起世界与中国的交流的“桥梁”。

  杂技文化创新,讲好“江苏故事”

  2016年10月29日,上海国际艺术节分会场无锡大剧院,江苏省杂技团首登国际艺术节大舞台,其在全国首创的大型诗词歌赋剧场《小桥流水 人家》成功演出。来自美国、加拿大、西班牙、韩国等10多个国家及国内2000多位嘉宾、观众共同欣赏这台精美绝伦的艺术盛宴。

  讲好“江苏故事”,走向“国际化”,江苏省杂技团,这个坐落在建湖县城的文艺团体一直领风气之先,开业界先河,在艺术高原上攀高峰,给杂技艺术植入生命之魂。

  “‘杂技剧场’这个概念,源自于皮娜鲍什的‘舞蹈剧场’,即强调演员不再单纯地作为舞台角色去叙事,而是把他们的情感、情绪解放出来,参与剧场的表达。 ”杂技剧场《小桥 流水 人家》编剧曹路生说。至于为何要选择“杂技剧场”这样一个形式,导演何晓彬认为,杂技语言相对来说长于抒情、拙于叙事,一些杂技剧在用杂技本体推动剧情发展的过程中往往不太成功,技巧被标签化地贴到故事上,“如何赋予杂技叙事的附着力,我希望借助‘杂技剧场’这样一种新的艺术样式,找到一个突破口”。

  为了实现“突破”,特别是“用杂技本体推动剧情发展”,自2015年底杂技剧场《小桥 流水 人家》剧组建组后,就开始着手打磨杂技“遣词造句”的功能——根据剧情叙事、特定情境的需要,导演预先介入到演员的训练当中,调度演员如何练,从而在传统的杂技技巧中打磨、提炼出杂技剧场《小桥流水 人家》特有的语汇。“诗词歌赋”“杂技剧场”“郑和下西洋”“海上丝绸之路”……一个个关键词,赋予杂技艺术以新的生命,给人们吹来了一股清新的风。

  由夏入秋,冬去春来,江南水乡,烟雨空濛……汉乐府《江南》、白居易《忆江南》、刘禹锡《竹枝词》、苏轼《望江南》等融入到杆技、空竹、绸吊等高难惊险的杂技技巧当中,《小桥流水 人家》演绎了一出海上丝绸之路上不离不弃的唯美爱情故事。江苏省杂技团团长吴其凯说,“杂技剧场”是一种全新的表演形式,在杂技艺术的本体之上,融入诗词歌赋的文学性、讲述故事塑造人物的戏剧性、舞美各元素及音乐舞蹈的综合性,赋予单纯技巧的杂技以性格、情感和生命力,打造出一种可看可听可感可惊的新型杂技舞台表演样式。

  杂技剧符合现代审美,更应在青少年间普及

  建湖杂技是中国南派杂技的代表,与河北吴桥、山东聊城一起,被誉为中国杂技的发源地之一。历史上,该县庆丰镇所属方圆近百里内的18个村庄,被统称作“十八团”。包括顶技、蹬技、飞叉、杆子、爬杆、走索、舞狮、马术、戏法等技艺的“十八团”杂技,形象优美,难度较高,并且随着时代的发展也不断地丰富节目形式、增加技巧难度、改进表演方法。

  于是,由技巧文化向内容文化转变的杂技剧出现了。“普通人眼中的杂技无外乎惊、险、奇、特,但杂技剧在设计了剧情,用杂技技巧讲述故事,完成矛盾冲突,这不仅没有脱离传统艺术,更符合现代审美。” 何晓彬说。

  杂技剧的现代审美包括青少年对新型表现形式的认知与理解。然而,目前来说,在青少年群体内的普及并不广泛,甚至是零星半点。“这也是为何《小桥流水 人家》作为‘中国寻根之旅’夏令营的献演节目了,我们希望能够将杂技剧传播进青少年群体间,不仅是海外华裔,更包括国内的青少年。”何晓彬告诉记者,这个过程尽管是艰辛的,但确是一件功在当代利在千秋的事情。“江苏杂技在世界上有着王者地位,更应该肩负这样的责任。”

  “我留心细数了一下,全场演出共选用10多首诗词,配以江南丝竹、古琴、琵琶等多种民族器乐,充分体现江南水乡风情。我感觉这场演出超越杂技本体语言,通过诗词歌赋讲故事,将我们国家的传统文化展现得淋漓尽致。”演出现场,居住学习在美国休斯顿的华裔少年王怡嘉有感而发。

标签:故事;杂技文化;江苏故事;杂技;小桥流水人家;杂技剧;创新;诗词歌赋;剧场;江苏

责任编辑:罗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