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M图片20190916112322.jpg
【壮丽70年·奋斗新时代】扬州广陵“八老”改造出奇招 “微更新”让老街焕新生
2019-06-10 09:06:00  来源:中国江苏网  作者:罗鹏  
1
听新闻

  中国江苏网6月10日讯(记者 罗鹏)淮左名都,竹西佳处。扬州,这座有着2504年历史的文化名城,历经千年风云变幻和时间沉淀,留下了无数历史文化的瑰宝。老街巷、老宅子,甚至是老城区,都是这座城市记忆和历史的展示,是永远印刻于这座城市灵魂中最深邃的印记。

  5月底,“壮丽70年奋斗新江苏”大型调研采访活动来到古城扬州。在历史风貌保存比较完好的地区,扬州的中心城区——广陵区,记者开启了“八老改造”的实地探访,用脚步丈量、用双眼观察,用手中的笔记录扬州人民为追求美好生活的奋斗历程。

  “微更新”让老街奏响新生活“欢快之歌”

街巷对比,如今的仁丰里更加有韵味

  5.09平方公里明清古城、348条传统老街巷、145处列入文保单位的传统建筑......在扬州市广陵区,历史留给这里的居民肉眼可见的诸多珍宝。脉络清晰的的古城遗址,风貌较好的历史街区,特色明显的的街巷格局,明清风格的传统民居和传统雅致的生活方式,让扬州人在这里安居乐业,也吸引了国内外游客纷纷来此,驻足停留。

  这其中,最让人心驰神往的便是那盘根错节、古色古香充满历史厚重感的老街巷。“你看我们仁丰里这条街巷,历史遗迹保存的多好,走上几步仿佛回到明清时代。往东走不远的东关街,那更是扬州园林街景与休闲娱乐的首选之地。”说起广陵区的老街巷,汶河街道文化站站长庞建东如数家珍,正在在他及汶河街道同事的共同谋划与打造下,这条被称为“仁丰里”保留原生态的街巷吸引了众多游客慕名而来。

  错落有致的庭院,盘根错节却通畅有序的数个小巷,与一条笔直的长街无缝连接,宛如一个鱼骨,安静地“置身”于广陵区汶河街道内。漫步其中,脚丫子踩在青色石板路上,偶尔发出的嘎吱声与夏日蝉叫此起彼伏,合奏着一首欢快的曲子。街巷两旁,明清风格、青砖黛瓦白墙的房屋绵延向前,民宿酒店、艺术家工坊、原住民人家坐落在内......一幅生动的画卷在记者眼前徐徐打开。

  “每次走进这条街巷,就像回到明清时代,厚重的历史感与熟悉的生活气息扑面而来,有一种清新自然的舒适感。”作为仁丰里改造工程的主要成员,庞建东每逢谈起这条古街,言语中总是不时露出些许自豪感。

  2013年,按照广陵区“历史文化街区保护设施建设项目”的要求,仁丰里开始了独创一格的“微更新”改造。“与很多重新推倒重来的改造不同,我们遵循不破坏古城街巷肌理,不大拆大建,不动迁原住民的原则,尽可能保留古街的原始面貌。”庞建东告诉记者,仁丰里作为有着千年历史的古街,只有“自下而上”式的微改造,才能让古城文化既传承下来又传播出去,既复兴又复活。

  文化让老街焕新生,艺术家纷纷“搭巢落根”

  清路面、修房子、保原貌。别看说的简单,要想在保留古城原汁原味的基础上进行“微创手术”,那还真不是容易的事。“卫生和路面好弄,这些有年月的老房子要想改造就没那么容易了,毕竟都是个人的私房,还得看个人意愿。”对于这些难题,汶河街道的工作人员显然是早已盘算在心中。

  “何不由街道统一租过来,改造后再租给别人,打造成一个文化旅游街区?”街道工作人员的集思广益给大家定下了思路,决定就这么干!“我们想以后的仁丰里不仅能让人住,也能让人来玩,更能让人留下来。”庞建东告诉记者,在经过劝说和改造下,仁丰里第一个由危房改造成的民宿酒店落成了。“类似这样的危房在仁丰里有不少,就像上了年纪的老人一样,只有尽兴照顾,重新改造,才能让危房变新房,让老街焕发新生。”

  正所谓照样打样,一个成功鲜活的例子足以带动整个街巷的改变。在第一家民宿落成后,扬州的艺术家们纷纷来此“落巢”,民宿酒店也越开越多,原住居民安居乐业……一条集文化、旅游,烟火气息等多重特色的街巷出现在扬州老城区,吸引着游客慕名前来。

如今的老危房,已变成禅意的民宿酒店

  冯韬微型古建模型艺术工作室是一件古色古香、情趣别致的文化创意工作室,记录着冯韬和他的同事们对微型古建筑模型文化的追求和古城传统文化的传承和保护。

  由原木为建材搭建的工作室处处散发着古朴淡雅,一张精致的茶台摆放在工作室的一隅。书案上,摆放着一叠线装古籍、一个微小的明清建筑模型,悬挂的吊灯洒下温暖的黄色灯光……步入店内,时光宛若倒流,岁月如此静好。

  在店内的另一角,摆放着各式各样的建筑微模型,文昌阁、个园、大明寺、明清老宅......扬城地标性的建筑皆在内。冯韬告诉记者,店内摆放着近百件古建筑微模型,都是他跟同事多年来的心血。2018年初,听闻朋友介绍后,冯韬从扬城的另一角搬来,用了半年的装修时间,潜心于此进行微模型创作。“当时就想着能有个地方,既安静又不失艺术气息,能让我安创作。寻觅了好久,终于有朋友介绍了仁丰里,说这里正在进行微改造,主打文化牌,想都没想我就来了。”冯韬说。

  一年来的时光,让冯韬对仁丰里有了更加清晰深刻的印象。在他眼里,这不仅是艺术创作的圣地,更是休闲生活、激发灵感的好去处。“老街的修旧如旧,浓厚的生活气息,加上时间静静流淌地慢生活,连我这个老扬州都没想到家乡还有这么一个地方。”冯韬感慨道,巷子里居民的说话声、小孩的哭闹声、走街串巷收旧货的叫喊声,烟火味十足的街巷,仿佛一张图画在脑海中慢慢展开。“对于艺术创作来说,这简直是不可多得的好地方。”

如今的仁丰里,除了原住民外,都是这样的艺术工作室

  在仁丰里,像冯韬一样慕名而来的艺术家与非遗传承者着实不少。奕间工坊雕版印刷、永乐琴坊古琴等8个非遗项目;“喜阅书院”纸上扬州工作室、富春包子徐永珍工作室、金牌词人化方工作室等7个项目;重构花艺、梵心禅文化等9个特色民宿......一系列艺术家、文艺青年、创业者的入驻让仁丰里绽放文艺之花。

  原住民留住古城味道,新街巷吸引万千游客

  2018年年底,来自欧洲的一支访问团来到仁丰里,除了对街巷的环境和艺术工坊赞不绝口外,更是对仁丰里至今仍保留着的原住民生活方式赞赏有加。“我们见过很多城市历史街巷的改造,很多都将原住民请了出去。而这里,不仅保留了大多数的原住民,还帮他们修缮房屋,鼓励改造更新,打造最美庭院。既保持了原有的生活业态,更让这里饱含旧时情怀。值得在全世界推广!”一位外国专家说。

  的确,在仁丰里改造初期,汶河街道就定下了尽量保持街巷原貌,让原住民留下来,生活下来的策略,在保持仁丰里原有生活业态的基础上,增加百姓资产性收入,形成老街巷的“新形态、新业态、新生活”。

  仁丰里82-1的张呈生一家,便是“微改造”中的受益者。平日里大门敞开的,是他精心打造的古典园林式宅院。

每天,张呈生都要打理自己的院子

  80多平米的院中,吊兰、天竹郁郁葱葱,茶花含苞欲放,海爪兰笑面绽放,葡萄架上爬满常青藤,院子里还有一方水池,摇头摆尾的金鱼欢快地游来游去。今年68岁的宅院主人张呈生就出生在这个院子里。院子最早可追溯到民国,张呈生外祖父买下这处住宅,建筑面积约300平方米。

  虽然时光流转,但无论是他的父亲还是张呈生本人,都在精心呵护这座宅院。等老宅传到张呈生手上,一向喜欢舞花弄草的他便一门心思将自家院子打造成具有扬州园林特色的古典宅院。张呈生告诉记者,除了没人在家,院门都会敞开,遇到游客经过,他还会主动热情地邀请进来,看看院内风景,介绍扬州风土人情。

  “自仁丰里改造以来,街道帮我们整理的路面,修缮了房屋墙体,也让我们继续居住,我们也应该收拾好自己的小家,为城市建设做点贡献。”张呈生说,一般老街巷改造大概率会请走原住民后大拆大建,而仁丰里却背道而驰,选择留下老居民,改善生活环境和品质,不仅吸引了大批游客,也让他这样的原住民更加热爱故土。“现在就算有人拿钱来买我的房子,我都不会卖的。”

老街焕新生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这条增设街巷小景点,保留住古色古香、市民市井,保持了“原貌、原住、原味”的仁丰里,已成为扬州古城“里子”的最美代言人,累计接待国内外游客近30万人,无疑成为来扬休闲旅游的新去处。

  一条700米长的鱼骨状老街,在因地制宜下鼓励居民参与更新改造,街道与百姓精心设计街区业态新布局,通过“微更新、强文化”的手段,坚持保护和繁荣、宜居、宜游相结合,走出一条古城保护、利用的新路子,成为广陵区“八老”改造中切实为民着想、谋利的典范。

标签:街巷;欢快之歌;微更新
责编:罗鹏 袁涛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