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江苏网>新闻中心 > 时政 > 国际新闻 > 正文

0

欧盟经济:痛苦的循环

来源:新华网   2017-07-18 07:14:55
位于德国法兰克福的欧洲央行总部旧址前的欧元标志。从宏观层面看,部分成员国并未在削减财政赤字方面取得突破性进展,高企的债务率迫使其继续紧缩财政政策,使得银行在资本充足率方面承受压力,只能压缩信贷规模。但是,信贷规模的下降又反过来抑制了投资需求。这就形成了恶性循环,影响了欧盟经济复苏。

位于德国法兰克福的欧洲央行总部旧址前的欧元标志。

  从宏观层面看,部分成员国并未在削减财政赤字方面取得突破性进展,高企的债务率迫使其继续紧缩财政政策,使得银行在资本充足率方面承受压力,只能压缩信贷规模。但是,信贷规模的下降又反过来抑制了投资需求。这就形成了恶性循环,影响了欧盟经济复苏。

  文/杨成玉

  欧债危机以来,欧盟多国经济一直困顿不前,时常稍有前进又退后几步,反复其间,近来更是出现了一些令人担忧的新迹象:

  经济增长乏力,对外贸易、对外投资、吸引外资的“三套车”难以前行,量化宽松货币政策导致削减债务与提升通货膨胀率的“二元悖论”,银行与股票市场陷入风险状态,科技创新落后于诸多国家,英国“脱欧”可能从多方面冲击欧盟经济……

  增长乏力

  2016年,欧盟和欧元区经济分别同比增长1.9%和1.8%,但增速略有回落。

  在欧盟内部,各个成员国的发展阶段、发展要素和经济结构皆有不同,这让欧盟面临巨大的内部治理压力。单靠统一的财政和货币政策,并不能彻底解决欧盟成员国的经济困境。

  2016年,在欧盟内部经济规模最大的国家依次为德国、英国、法国、意大利、西班牙、荷兰和比利时。然而,除了西班牙实现2.3%、荷兰实现2.1%的经济增速,其他5国增速都低于2%,意大利和法国更是分别以0.8%和0.7%的同比增速,拖累整个欧元区。

  欧盟经济增长表现欠佳,主要原因便是欧元区经济增长乏力。欧债危机以来,欧元区经济增速一直低于欧盟整体水平。欧盟经济能否持续稳健复苏,欧元区未来的增长动能将起决定性作用。

  拉不动的“三驾马车”

  对外贸易、对外投资、吸引外资,这是拉动欧盟经济的“三驾马车”。然而,由于欧盟经济增长不可持续风险加大,这“三驾马车”的动力已显不足。

  作为国际分工和资源流动的主要形式,对外贸易规模的变动是衡量欧盟经济发展的主要指标之一。欧盟可借助对外贸易参与国际分工,推动自身资源在区域内外流动。然而,随着全球需求下滑,近年来欧盟整体外贸形势恶化,这抑制了对外贸易拉动经济增长的动能。

  此外,观察欧盟整体进口与出口总值之间的差额,可以发现欧盟的内部贸易份额正在提升。有分析人士认为,欧盟也难以摆脱贸易保护思维,其参与国际分工的积极性有所降低。

  在对外直接投资方面,参与国际投资活动的欧盟资金的世界占比从2008年的49.4%下滑至2015年的37.3%,其投资额也日趋紧缩。2015年,欧盟对外直接投资增速曾达2.74%,创下近年来最高,但是其存量规模未能回到2013年的水平。

  在吸收外商直接投资方面,欧盟对国际资本的吸引力正在下降。2015年欧盟吸引投资存量为6.83万亿欧元,相对2014年下降3.9%。从2008年到2015年,欧盟吸收外商直接投资的世界占比从43.24%下降到了31.11%。

  近年来,由于债务压力,欧元区国家不得不实行紧缩的消费政策。加上原有的“三驾马车”已不堪重负,欧盟经济增长势头被严重阻碍,可能将长期处于较低增长区间。

  英国“脱欧”藏风险

  6月19日,英国“脱欧”程序正式启动。英国要求独立发展经济,制定更加灵活的贸易政策和货币政策,其诉求让整个欧盟为之震动。

  现在,英国在欧盟内部贸易中举足轻重;未来,英国可能退出欧洲共同市场和欧盟关税同盟,这将对英欧贸易产生负面影响。至于影响力几何,则取决于英欧未来经贸协议谈判的结果,这是英国脱欧谈判的重点,包括关税、产品标准及争端解决机制等。

  “二元悖论”

  由于长期的通货紧缩,欧洲中央银行从2015年开始启动量化宽松政策,其核心目的是通过各国央行购债释放流动性,以激发市场活力、改善通胀水平。欧洲中央银行将目标通胀率锁定在2%。

  量化宽松政策通常溢出于通货膨胀、债务和金融市场。

  借由“公共部门购买计划”等方式,欧洲中央银行已累积购债约1.22万亿欧元。以2015年物价水平为基准,2016年欧盟“消费物价指数”增长0.8%,量化宽松政策效应显现,但离2%的通胀目标仍相去甚远。由于单轮购债效应将随时间推进而减弱,因此需要不断持续购债,而量化宽松是借由购债实现,因此购债的持续性是关键。但是,欧盟购债规模从2017年起开始明显减弱,量化宽松效应正在弱化,其影响力和持续性已呈现不足势头。

  就债务而言,量化宽松政策并未解决欧元区债务率高企的问题。2016年欧盟整体债务率达到84.5%,仅比2015年下降0.5%;而欧元区债务率不降反升,2016年达到91.3%。在欧元区重债国,债务率没能得到控制。2016年葡萄牙131.7%、意大利135.5%、希腊179.2%、西班牙100.5%的债务率,依然是欧盟必须处理的难题。

  量化宽松政策的确促进了欧盟的市场活力,在金融市场上表现明显。欧盟各成员国股市在2016年持续走强,英国富时100、德国DAX30、法国CAC40、西班牙IBEX35、希腊ASE指数均出现大幅上涨,一定程度上反映出市场对未来较为乐观的预期。但是,量化宽松推高通货膨胀,这就要求向市场注入流动性,其主要方式是各成员国央行购买债务,可是购债又不符合欧盟削减债务的长期目标。“推高通货膨胀”与“削减债务”两者不可兼得,其本身就形成了“二元悖论”,这也是欧盟亟待解决的难题。

  银行业危机加深

  在量化宽松的货币政策影响下,欧盟市场利率呈现逐年下降趋势。受负利率影响,固定收益类资产投资收益降低,部分欧盟成员国银行盈利能力下降,过高的不良贷款率导致银行业开始出现危机。

  这场银行业的危机开始从重债国向核心国蔓延:由于业绩不佳、缺乏竞争力,德国德意志银行股价一度跌至上世纪80年代以来的最低水平;由于高企的不良贷款率、盈利能力丧失、流动性风险凸显,意大利锡耶纳银行陷入危机;而法国的银行大多持有大量的重债国债券,在重债国未摆脱高债务率的背景下,法国的银行也难以规避资产风险。

  此外,负利率导致投资者转向高风险资产投资,这又加大了资本市场的风险。在欧洲股票市场,英国富时100、德国DAX30和法国CAC40均实现了10%以上的上涨幅度。资金流向风险更高的股票市场,进一步扩大了资产泡沫。

  为了改善欧洲银行体系,欧盟推出了资产重组计划与巴塞尔协议,但是这并未从根本上起到作用。资金缺失、流动性危机和不良贷款率高企依然困扰着欧盟银行业。

  从宏观层面看,部分成员国并未在削减财政赤字方面取得突破性进展,高悬的债务率迫使其继续紧缩财政政策,这使得银行在资本充足率方面承受压力,只能压缩信贷规模。但是,信贷规模的下降又反过来抑制了投资需求。这就形成了恶性循环,影响了欧盟经济复苏。

  “拖后腿”的科技创新

  欧债危机以来,欧盟一方面紧缩财政以“节流”,另一方面寄希望于科技创新以“开源”。然而,由于欧盟各成员国削减债务的压力巨大,投入科技创新的经费严重不足,而过高的税费又抬升了企业的经营成本,导致企业创新研发能力受到抑制。

  创新能力培养新的产业竞争力,新的产业竞争力实现新的盈利能力,新的盈利能力给经济提供新的增长点——这是科技创新与经济发展的正向循环。可是现在欧盟多个成员国科技创新乏力,一些现有科技成果在面临被收购时,欧盟显得比较敏感。有分析人士认为,这是欧盟在科技创新乏力背景下,“科技保护主义”抬头的体现。

  如今,欧盟经济已开始复苏,但增长仍显乏力。欧盟必须在内部培养新的增长动力,在外部积极参与经济全球化。在此基础上,再进一步评估并优化自身财政和货币政策。只有如此,欧盟经济才可能解决隐忧,避免再度陷入衰落的泥潭。

  (作者系中国社会科学院欧洲研究所助理研究员)

2016年7月21日,欧洲央行行长德拉吉(左)在德国法兰克福的欧洲中央银行总部出席新闻发布会。

标签:欧盟经济,科技创新乏力,国际投资活动,经济增速,欧盟市场

责任编辑:中江网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