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图片20180926163105.jpg
启动与以色列“断绝关系”程序 巴勒斯坦:想自立不容易
2018-02-14 08:05:07  来源:文汇报  
1
听新闻

  正在俄罗斯访问的巴勒斯坦总统阿巴斯12日表示,特朗普上台后,美国关闭巴解组织驻美国代表处、宣布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等一系列举动让巴勒斯坦人民震惊。巴勒斯坦拒绝美国在解决巴以问题方面发挥单独调解人的作用。

  前不久,巴勒斯坦政府宣布启动与以色列断绝关系程序,脱离与以色列在政治、行政、经济与安全方面的联系,研究不再使用以色列货币的可行性,并呼吁国际社会支持巴勒斯坦在约旦河西岸与加沙地区建立港口与机场等计划。

  若这一计划得以切实实施,将标志着巴勒斯坦方面对《奥斯陆协议》的彻底否定。自1993年该协议签订后,巴以双方高层一直保持着一定程度上的默契,而“断绝关系计划”将打破这种默契,使地区安全进一步复杂化。

  “断绝关系计划”是巴勒斯坦方面对美国施压、与以色列矛盾激化的一种反击。在美国总统特朗普宣布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后,在巴政府中居主要领导地位的巴勒斯坦解放组织中央委员会就投票取消承认以色列的地区存在,并开始着手准备摆脱以色列控制。

  另一方面,该计划也是基于巴勒斯坦长期受以色列牵制的考虑。目前,巴勒斯坦各领域都与以色列牵扯颇深,尤其在经济和安全领域受以色列影响最大。

  在经济领域,根据《奥斯陆协议》与《开罗协议》,巴勒斯坦经济在货币、基础设施建设、物资运输等方面受到以色列的大范围控制,商品出口被限制。巴勒斯坦地区的主要货币为以色列谢克尔、约旦第纳尔和美元。约旦出现经济危机后,谢克尔即成为巴勒斯坦地区最广泛流通的货币。而在巴勒斯坦目前的经济环境下,强劲的以色列谢克尔并不适合巴勒斯坦以低成本、低劳动力附加产品为主的贸易模式的发展。2016年联合国贸易和发展会议报告中曾指出,如果脱离以色列控制,巴勒斯坦经济规模将会是现在的两倍。

  在安全领域,根据此前双方协议,为了保证以色列人与定居点的安全,以色列可以采取一切必要的措施,包括控制交通、设立检查站与派驻警察。因此以色列一直保持着对巴勒斯坦约旦河西岸地区的安全控制,并在部分地区有军事存在,本应完成的撤军计划也因双方在定居点、难民问题和耶路撒冷问题上无法达成共识而一再搁置。因此,巴勒斯坦地区的安全由巴政府与以色列双方共同管理,而其中以色列起主导作用。

  在这种情况下,巴勒斯坦的发展受到以色列的牵制。而无法实现发展就难以维持政府的执政稳定性和同伊斯兰政党竞争的优势地位,因此,巴勒斯坦政府与以色列断绝各方面联系的想法由来已久,并在美国的刺激下,试图付诸实践。但在实践层面,还面临着诸多困难。

  首先,外部支持有限。在国际层面,巴勒斯坦要运行独立货币很难得到世界银行等国际金融组织的认可;在阿拉伯世界内,中东变局以来地区热点问题不断出现,阿拉伯国家自顾不暇,无力对巴勒斯坦进行实质性支持。巴勒斯坦的对外依赖度已经处于高位,很难在“断绝关系”上获取更多的外部支持。

  其次,依赖存在惯性。由于受到以色列的长期管理和千丝万缕的关系,巴勒斯坦经济自主性逐渐降低。可能出现的地区动荡与暴力活动无法给招商引资提供土壤,来自外部的资金支持又不断减少,恶化了巴勒斯坦地区的经济环境。随着巴勒斯坦出生率的上升与死亡率的下降,内部劳动力逐年增多,大量输出至以色列。在不改变巴勒斯坦经济结构的情况下,双方经济联系难以断绝。

  再次,内部分歧难以弥合。巴政府与哈马斯之间的和解进程刚有所进展就被外界刺激打乱,这种情况下断绝与以色列的关系意味着巴政府一方面需要独立保障巴内部安全并实现发展,另一方面还要与哈马斯竞争并维持其执政地位。以目前巴政府的实力无疑是巨大挑战。

  从长期来看,要解决巴勒斯坦问题、实现巴以冲突双方的平等对话,巴勒斯坦就必须实现自主发展。但就目前而言,现有条件还不成熟。类似于“断绝关系计划”的方案巴勒斯坦政府曾经提出过多次,但主要目的都在于平定民心,从未真正付诸实践。此次虽然宣布启动了断绝关系程序,恐怕依然是谈之易,行之难。

  (作者舒梦 系上海外国语大学中东研究所助理研究员)

标签:以色列,巴勒斯坦,关系,经济,断绝,安全,程序,计划,巴政府,美国
责编:中江网编辑 崔欣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