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图片20180926163105.jpg
通讯:当中医大夫遇上非洲草药师
2018-04-04 14:25:23  来源:新华网  
1
听新闻

  新华社内罗毕4月4日电通讯:当中医大夫遇上非洲草药师

  新华社记者卢朵宝 金正

  中医大夫潘连雪拿出三个艾灸,一个灸在一名肯尼亚男子的肘部,另两个分别灸在两名志愿者的肩部。二十来个肯尼亚人围着她,聚精会神地看着、听着,有的还用手机录视频。

  这是近日在肯尼亚中部城市纳库鲁举行的天然产品和粮食安全研讨会上的一幕。潘连雪正在展示中医艾灸的效用,而围观者大多是当地的草药师。

  来自肯尼亚中部恩布郡的约翰·尼亚加是一名退休的前政府安全官员。两个月前,他感觉肘关节又酸又疼,吃止痛片也没效果。经过15分钟的艾灸,他的疼痛减轻了不少。尼亚加说,在肯尼亚,人们通常将艾草种在院落里,“没想到中医的艾灸竟然有治疗关节疼痛的功效,太令人吃惊了!”

  “艾草在肯尼亚很常见,这里的艾草可能生长了几十年,药性很好,在车上放一枝满车飘香,只是本地人不知道该怎么用。”潘连雪说。

  在肯尼亚首都内罗毕行医20多年的潘连雪发现当地草药资源丰富,于是有了在肯尼亚推广中医药的想法。

  肯尼亚有使用草药的悠久传统。在很多地区,村民们有个头疼脑热都会向村里的草药师寻医问药。但到了英国殖民时期,草药师被视为“巫医”。“他们把我们赶走,禁止我们行医。”草药师摩西·科戈说。

  与中国相似,肯尼亚的草药师也是通过家庭世代传承。科戈的妈妈、奶奶都是当地有名的草药师。

  随着时代的发展,肯尼亚的草药师越来越少。但记者在会场看到不少身着鲜艳马赛服装的草药师。因传统习俗比其他部族保存得更完好,马赛族人中仍然活跃着较多草药师。

  来自肯尼亚西部奔戈马郡的贝纳德·马马提曾是一名音乐老师,但从爷爷那里学会了辨认和使用草药的技能。如今,醉心于研究草药的他不仅种植了许多草药,还将多种草药的药性、适用病症汇编成册。

  马马提已是第三次参加这个研讨会。他兴冲冲地把记者带至室外,指着一株植物说:“看,这是上次一位中国大夫教我认识的。有些植物我们这里有,但你们知道它能治什么病。”记者顺着他指的方向看过去——是一株马齿苋。

  潘连雪说,虽然这里植物种类很多,但是需要仔细甄别。“比如,经历过冬夏冷热交替的金银花才有药性,这里四季如春,金银花就入不了药。”

  在会场上,当地草药师展示了他们带来的草药,其中大部分都磨成粉末。科戈和马马提纷纷告诉记者,哪种草药能治什么病,应该如何配药,这些都来自于世代相传的经验。

  肯尼亚草药师用草药治病的方式多种多样,除了用水冲服外,有些药可以调成膏状涂抹,或被做成烟卷状吸服。“遇到很苦的药,我会把它放到胶囊里,这样病人比较容易服用。”马马提说起草药的服用方法颇有些如数家珍的感觉。

  刘高琼是南京农业大学派驻肯尼亚埃格顿大学孔子学院的农业专家,在肯尼亚从事农业技术援助已逾20年。他告诉记者,像这样把肯尼亚草药师聚在一起的论坛已持续举办了十几年。起初,草药师们都很保守,不肯透露各自的“秘方”,现在他们慢慢开始交流了。

  在刘高琼看来,肯尼亚有些草药“很神奇”。刘高琼从小有咳疾,中医西医都没治好。去年也是在这个论坛上,一名肯尼亚草药师给他配了些药,嘱他早晚服用,没想到过了一个多月,咳嗽竟然大有好转。

  潘连雪也看好肯尼亚草药,但担忧其缺乏规范和标准。“肯尼亚有很多很好的草药,比如本地草药治疗疟疾的疗效就不错。但是这里的草药不像中医药方里哪味药用多少剂量都有一定之规,这里没有剂量概念,有时候病人的病治好了,其他器官却衰竭了。”

  科戈说,相比西药,草药天然、便宜,穷人也买得起,是不可忽视的宝贵资源。他对潘连雪的艾灸演示印象深刻。“中国对中药材的处理技术比我们高级,我们还处于很粗放的阶段。希望肯中两国加强医药技术合作,让草药为更多人所用。”

标签:肯尼亚;草药;艾灸;中医
责编:中江网编辑 崔欣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