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图片20180926163105.jpg
加拿大与沙特关系仍留有余地
2018-08-20 08:19:46  来源:文汇报  
1
听新闻

  当前加拿大与沙特之间围绕 “维权人士”巴达维姐弟等人的释放问题所产生矛盾持续升级。两国之间一方面 “口水仗”不断,加方以推广 “加拿大价值”为己任,大力推进人权外交和女权主义,而沙方则认为这是对其内政的赤裸裸干涉,并获得也门哈迪政府、阿联酋、巴林、巴勒斯坦、约旦、吉布提、毛里塔尼亚、苏丹、埃及、科摩罗、黎巴嫩等阿拉伯国家的力挺,俄罗斯也对加拿大提出了批评;另一方面,沙特采取实际行动来对加拿大示威,除了宣布不再与加拿大发展新的经济关系以外,还采取了驱逐加拿大驻沙大使,召回沙特驻加大使,撤走留加学生和病患并分流至其他国家,以及停飞沙特至加拿大航线等系列强硬做法。面对沙特的毫不留情,尽管加拿大有缓和两国矛盾的意愿,并试图通过英国和阿联酋来居中调停,但效果不彰,双方在各自坚持的 “人权”与 “主权”的原则上暂无妥协迹象。

  加拿大近日呼吁沙特释放巴达维姐弟的举措并非心血来潮,既与其“中等强国”国家定位,也与现任总理特鲁多的“女权主义者”自身定位有着密切关联。早在1943年,加拿大便首先提出了 “中等强国”的概念,其目的是为加拿大参与战后国际秩序的构建奠定基础,即对自身的角色进行准确定位。加拿大版的 “中等强国”长期秉持通过调停、斡旋和维和等路径参与国际事务,积极维护人权和传播加拿大国家价值,保卫加拿大文化与价值观。

  作为 “中等强国”的加拿大参与中东事务存在着两个面向:一方面积极出兵中东维护和平,如1956年参与解决苏伊士运河危机,促进了联合国第一支维和部队的建立,曾在海湾战争中与沙特并肩作战并在沙特开设战地医院,近年还积极参与打击伊拉克境内“伊斯兰国”武装的军事行动;另一方面大力推进人权外交,早在2015年12月,加拿大外长狄安便与沙特外交大臣朱拜尔展开人权问题会谈,其中便提及拉伊夫·巴达维的案子。今年5月,拉伊夫·巴达维本人被蒙特利尔市政府颁发“荣誉市民”称号。巴达维妻子和三个孩子在此之前便早已获得加拿大的庇护,他们于今年“加拿大日”正式成为加拿大公民。尽管加拿大中东政策的前一个面向曾促进加沙两国关系的发展,但后一个面向则让沙特忍无可忍,也使得加沙两国之间因 “人权”问题积聚的矛盾彻底爆发。

  子承父业的“70后”特鲁多是一个强烈的“女权主义者”,他对在加拿大内政外交中大力推进女权运动不遗余力,自称是 “支持女权主义的第一批男性领导人”。特鲁多在词汇上过分强调政治正确,比如今年初加拿大参议院通过了“国歌性别中立法案”,将“在你们所有儿子的指挥下”中的 “儿子”改为 “我们”,他还在一次集会中试图用 “peoplekind”取代“mankind”。特鲁多内阁组建伊始,女性部长达15名,占据了阁员的一半。正因如此,特鲁多领导下的加拿大政府在得知沙特女权斗士、曾获 “国际妇女勇气奖”的萨马尔·巴达维被沙特逮捕以后,女外长弗里兰在推特上谴责沙特政府并声称加拿大政府坚定站在巴达维一边。加拿大的 “国际人权与女权捍卫者”形象通过此次危机愈发明显。

  沙特敢于在所谓人权问题上对加拿大采取强势反击,这既与沙美特殊关系,也与萨勒曼王储抵消改革压力的意愿存在必然联系。沙特政教联盟为基础的政权,一方面以两大圣地为核心打造伊斯兰的国际体系,一方面以沙美特殊关系获得美国的庇护。尽管人权问题也曾对沙美产生了诸多负面影响,但美国出于国家利益考量,整体上对沙特政权保持了克制的态度,这增加了沙特的底气。在面对加拿大这样的 “中等强国”所提出的激烈人权批评时,沙特自然采取了毫不客气的进攻态势。 “80后”萨勒曼王储领导的以 “2030愿景”为总体纲领、迈向后石油时代的综合改革已经延及女性权益领域,在顶住保守势力的压力下逐步开放妇女驾车、进入球场观看比赛等权利,但沙特政府的缓慢变革仍招致萨马尔·巴达维为代表的女权主义者的批判,使得王储有关妇女权益方面的改革面临进退维谷的局面。事实上,萨勒曼曾公开支持女性权利,但与西方的性别平等主义或女权主义思想并不相同,况且在沙特这样一个保守的国家采取激烈的女性权利改革,从思想到社会层面都不是一蹴而就之事。逮捕萨马尔·巴达维与强势反击加拿大的指责,反映了萨勒曼对于改革中出现失控且容易授人以柄的女性权益领域的思考与应对。

  即便特鲁多领导的加拿大与萨勒曼主掌的沙特在人权问题上不断较劲,但双方关系仍留有余地:沙特是加拿大在中东的第二大出口市场,曾与加拿大签署150亿加元的军火进口大单;加拿大视沙特为重要的石油来源地,沙特声称对加石油出口不受政治因素影响。作为沙特的重要盟友和加拿大的唯一邻国,美国实际上对两国争端采取了放任的态度,美国对于人权外交并不陌生,特朗普看中的仍是与沙特建立更为紧密的关系。美国的相对超脱为加拿大和沙特矛盾的未来自我消解提供了努力空间,可谓“解铃还需系铃人”。受加拿大的国际影响力所限,此次人权危机对中东局势的影响在深度与广度上均相当有限,如何给咄咄逼人的人权外交适度降温,应是加拿大在中东亟待解决的重要问题。(作者钮松系上海外国语大学中东研究所研究员)

标签:沙特;加拿大;人权问题
责编:中江网编辑 崔欣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