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图片20180926163105.jpg
俄罗斯保持克制姿态背后有原因
2018-10-23 09:50:54  来源:文汇报  作者:刘 畅  
1
听新闻

  俄罗斯总统普京和美国总统特朗普或于下月再度会晤。据塔斯社22日援引知情人士消息,美国国家安全顾问约翰·博尔顿与俄政府代表将在莫斯科讨论普京与特朗普的二度会面,这次商议中的首脑会面将讨论包括 《中导条约》在内的所有重要议题。消息人士称, “普特会2.0”可能11月11日在巴黎举行,两国首脑当天将参加一战结束100周年纪念日;也可能在布宜诺斯艾利斯的G20峰会上,“G20峰会期间会晤的可能性更高一些”。

  戈尔巴乔夫 “痛心疾首”,俄官方低调克制

  今年7月16日,普京和特朗普在芬兰首都赫尔辛基举行会晤。这是特朗普就任美国总统以来,美俄两国总统首次举行正式会晤。然而7月的“普特会”并没有让俄美关系走向缓和。本月18日,普京在参加第15届瓦尔代国际辩论俱乐部时不点名地向美方喊话称,若俄罗斯领土受到攻击,俄方将使用核武器进行回应。话音刚落,20日,特朗普单方面宣布将退出与俄罗斯签订的 《中导条约》,理由是俄方违反了条约规定。

  此言一出随即引发该条约的签订者、前苏联总统米哈伊尔·戈尔巴乔夫的回应。据俄罗斯卫星通讯社22日报道,戈尔巴乔夫在接受采访时批评美国此举不负责任,但现在保住《中导条约》为时未晚。戈尔巴乔夫说: “美国在做决定方面陷入了困境,所以走上了这条不负责的路”,但保住《中导条约》还不算晚,“火车还没开走”。戈尔巴乔夫同时呼吁,由于美国可能退出《中导条约》,包括联合国在内的国际组织和机构应当采取措施;这关系着全世界的命运,恢复扩大核武器的进程是不被允许的。

  相比于戈尔巴乔夫作为历史亲历者的 “痛心疾首”,俄罗斯官方层面回应尚属克制。目前最高级别的回应来自俄外交部副部长里亚布科夫,当天他对俄媒说,美国打算退出 《中导条约》是一个严峻问题,解决该问题需俄美双方通过公开辩论的方式。如美方粗暴行事,像其退出伊核协议那样,一意孤行地单方面退出《中导条约》和其他国际协议和相关机制,俄方将采取包括军事技术手段在内的回应措施。

  特朗普此时“发难”与中期选举有关

  《中导条约》全称为《美苏消除两国中程和中短程导弹条约》,该条约是冷战时期美苏第三次缓和的产物,双方于1982年开始谈判,历时五年,1987年12月正式签约。该条约要求两国削减射程为500到5500公里的陆基巡航导弹和弹道导弹,被誉为 “冷战时期最成功的军控协议”。

  自条约生效日起,双方就不断指责对方违约,特别是在乌克兰危机以后,打嘴仗的频率越来越高。2014年7月28日,美国时任总统奥巴马就曾致信普京,指责俄罗斯违反了 《中导条约》,称 “这是非常严重的事情,我们已多次试图与俄方讨论这一问题”。对于美方的责难,俄罗斯前国防部长谢尔盖·伊万诺夫曾表示:“美俄对《中导条约》产生了严重分歧,继续履行该条约的难度非常大。俄方会遵守,但这份协议不可能永远有效。”俄罗斯官方当时的表态被普遍解读为俄罗斯将要退出《中导条约》。

  然而时移世易,自从 “通俄门”发酵、美国发动对俄新一轮制裁以来,俄方关于《中导条约》的口径变得 “保守”。自去年瓦尔代国际辩论俱乐部上普京罕见申斥美国在该条约上做足文章,并将“以牙还牙”以后,俄方的调门就变为:俄罗斯不会采取 “先发制人”的措施,除非美方先退,否则俄罗斯不会退出。这一态度自去年10月起延续至今,只是时隔一年,这次特朗普首先提出了单方面“退约”。

  评论认为,博尔顿此时访问莫斯科,名义上是就美国对于《中导条约》下一步采取的措施进行解释,实则是以此为借口,要挟俄方在国际安全和战略稳定领域作出让步。因而,无论是博尔顿访俄还是为之铺垫的“普特会2.0”,实为美方发起的新一轮国际战略博弈进程,而这一进程尚在谈判之中,这也是莫斯科选择克制的原因。

  国际观察家普遍认为,特朗普此时“发难”,很大程度与美国中期选举有关。俄总统新闻秘书佩斯科夫称,俄罗斯和俄美关系必将成为美国中期选举祭坛上的祭品。可以想象的是,中期选举后与普京再会时,特朗普的调门或会下调。评论认为,俄方深悉这一选举运作技巧,因而也没必要拿 “底线”与之针锋相对。(记者 刘 畅)

标签:中导条约;俄罗斯总统普京;伊核;特朗普
责编:中江网编辑 崔欣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