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1.jpg
“打包出售”或“打烊离场”之外 TikTok交易出现新可能性
2020-09-17 07:32:00  来源:中国青年报  
1
听新闻

“打包出售”或“打烊离场”之外 TikTok交易出现新可能性

美国总统特朗普为中国企业字节跳动旗下的抖音国际版TikTok设置的最后期限9月20日将至,但连日来,美国政府这一“围猎”TikTok的事件再次出现重大转折,“交易”的时间和方式都已发生根本性变化,在“打包出售”或“打烊离场”之外,出现了新的可能性。

甲骨文为何成为“首选”

9月15日是美国总统特朗普原本给TikTok交易划定的“最后期限”。9月10日,特朗普在前往密歇根州前再次对媒体表示,字节跳动出售TikTok美国资产的最后期限不会延长,“要么关门,要么卖掉”。

然而,美国财政部长姆努钦当地时间9月13日却向媒体透露,特朗普总统“主动”将TikTok最后交易的期限延后至9月20日。在一般商业博弈谈判中,推迟交易最后期限的操作并不奇怪,但此次美国政府的最新决定,仍被业界解读为特朗普强取豪夺式的所谓交易“有重大变化”。

13日早些时候,最早接触TikTok并初步达成协议的微软公司发布声明称,TikTok的母公司字节跳动已拒绝了微软收购TikTok美国业务的邀约。微软在其声明中表示:“字节跳动今天(美国时间9月13日,北京时间9月14日)告知我们,不会把TikTok在美国的业务卖给微软。我们相信自己的提议将有利于TikTok的用户,同时保护国家安全利益。”

另据英国《金融时报》9月14日透露,3位知情人士表示,字节跳动已经与美国甲骨文公司就TikTok的美国业务达成了初步的“技术合作伙伴”协议,但这一协议不包含全盘出售TikTok。路透社随后发布独家报道,证实甲骨文和字节跳动已达成协议,甲骨文将作为字节跳动的技术合作伙伴,负责管理TikTok在美国的业务数据,以应对美当局对于其美国业务数据外流到北京的担心。

美国财政部部长姆努钦9月14日晚接受美国媒体采访时也证实,美国财政部在上周末(9月12日-13日)已收到有关交易计划书,财政部辖下外国投资委员会(CFIUS)将在本周展开审查,并向总统特朗普提交建议。姆努钦称,甲骨文作为TikTok可信赖的数据安全合规合作伙伴,回应了特朗普政府有关“国家安全方面问题”的顾虑。同时,甲骨文公司也保证会让TikTok成为一个总部位于美国的公司,并为美国创造两万个工作岗位。当然,这一交易最终仍需要通过特朗普总统要求的“国家安全审查”。

甲骨文公司随后也发表声明,证实其是字节跳动向美国财政部提出TikTok交易计划的参与方,他们将担当“可依赖技术提供者”的角色。

率先出手的微软为何交易被取消?甲骨文为何后来居上成为TikTok北美业务唯一公开竞标者?美国消费者新闻与商业频道(CNBC)的报道分析说,甲骨文的优势之一在于其与特朗普政府有重要联系,其联席首席执行官萨夫拉·卡兹2016年曾在特朗普的过渡团队执行委员会工作。

“全盘出售”还是“业务重组”

不论是美国财政部长还是甲骨文方面,都没有透露与TikTok交易书的具体细节,但美欧多家媒体9月15日给出了“合理的分析”。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分析说,TikTok与甲骨文之间的协议性质尚不清楚,但并未被描述为完全意义上的“收购”。《华盛顿邮报》称,甲骨文被字节跳动“官宣”为TikTok在美国“可依赖的技术合作伙伴”,并不涉及之前特朗普提到的要求TikTok打包出售。路透社称,甲骨文将负责管理TikTok在美国的用户数据,未涉及TikTok的核心技术转让……这意味着,甲骨文要么可能仅仅作为服务提供商,要么和TikTok进行重组,双方协调股权和投票权的分属。

对于TikTok与甲骨文究竟会以怎样的模式展开具体“合作”,一种较为可信的推测是,TikTok同甲骨文的合作将基于“合资+数据共享”的模式:甲骨文收购TikTok在北美、五眼联盟国家、印度业务的低于50%的股权,字节跳动保留低于50%的股权,剩下的流通股则在纳斯达克公开上市。与此同时,TikTok可能考虑将把北美、五眼联盟国家、印度甚至中国以外的数据和基础设施全面转移至甲骨文云端。这一方案被美国媒体称为类似于苹果在中国由云上贵州进行数据合规的方案。除甲骨文之外,字节跳动选中的合作伙伴还包括沃尔玛,消息人士称,与沃尔玛的合作将主要集中在电子商务方向。

这么一来,TikTok的新交易方案,似乎既不是特朗普总统要求的打包出售,也很可能不必“打烊离场”,出现了一种被美国媒体称为字节跳动“只卖汽车不卖发动机”的交易新可能性。

有美国媒体分析称,TikTok交易案发生如此大的逆转,或许与两大因素有关。其一,中方8月底发布了《中国禁止出口限制出口技术目录》的公告,把美国政府想拿到TikTok公司算法的路彻底“堵死”。其二,字节跳动明确表示会对特朗普政府强行买卖提出法律诉讼,双方很可能因此陷入旷日持久的“法律大战”,从而令特朗普希望在今年11月大选前借此事达到的政治效果大打折扣。

“政治生意”与“生意政治”

TikTok在过去几年里迅速崛起,全球下载量已经近20亿。尤其在美国,仅2020年6月,其月度活跃用户总数就达到9100多万人,2018年1月还只有1100万美国民众在使用TikTok。数字背后是庞大的用户流量和利润,使之成为一块美国各大互联网公司都想抢食的“蛋糕”。

当这块大“蛋糕”赶上了美国大选年,急于寻求连任且从来不需要政治遮羞布的特朗普,选择直接出手替美国公司抢食“蛋糕”。这也成为他对选民高呼“美国优先”的又一个证据。至于为何是甲骨文公司被特朗普“选中”,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等媒体披露,甲骨文公司的创始人拉里·埃里森与特朗普交往甚密,且是美国互联网公司中少有的直接为特朗普站台的高管,埃里森今年甚至曾在自己家中为特朗普主持了一场竞选筹款活动。这家公司同时还聘用了与特朗普有“亲密关系”的人,比如,说客之一的戴维·厄本,是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在西点军校的同学;另一位说客马特·施拉格普的妻子梅塞德斯·施拉格普,是特朗普竞选连任团队的高级顾问。目前在杜克大学任教的前“脸书”(Facebook)政策执行官马特·佩罗特说,与许多大型科技企业不同,甲骨文的商业模式——向企业和政府销售软件和服务——可以允许其在不危及公司品牌的情况下与特朗普建立关系。

虽然特朗普拒绝透露甲骨文是否比微软更适合收购TikTok,但他上个月曾表示,甲骨文“肯定能处理好这个问题”。对于特朗普这样的做法,多家美英媒体批评说,围猎TikTok是特朗普美式“政治生意”与“生意政治”融合的最直接写照,完全坏了这个世界的规则。

9月14日,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在谈到TikTok美国业务出售问题时表示,TikTok在美遭遇的围猎,是典型的政府胁迫交易。他强调,美国个别政客一方面鼓吹要实现公平对等,构建所谓的“清洁网络”,另一方面却又在拿不出任何证据的情况下,泛化国家安全概念,滥用国家力量,对某一领域取得领先优势的非美国企业进行无理打压和百般胁迫。这充分暴露了美方少数政客强取豪夺的真实用意和经济霸凌的丑陋面目。中方将坚定地支持相关企业维护自身合法权益,坚定维护国际经贸规则。

本报北京9月16日电中青报·中青网记者 陈小茹

标签:
责编:陈康 易保山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