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网.jpg
外部干涉和国内因素交织 “中亚雄鹰”险遭折翼
2022-01-13 07:28:00  来源:中国青年报  
1
听新闻

外部干涉和国内因素交织 “中亚雄鹰”险遭折翼

当地时间1月12日,哈萨克斯坦阿拉木图,来自俄罗斯等集体安全条约组织国家的维和人员。

阿拉木图市安全部门向媒体通报称,市区局势保持稳定,过去24小时内累计逮捕1678名涉嫌参与恐怖袭击、抢劫和其他犯罪行为者,缴获36件武器和1476发子弹。视觉中国供图

在古老的哈萨克族传说中,雄鹰是唯一能直视太阳而不被烈焰灼伤的神鸟,是翱翔在这片天空上的终极猎手。这只雄鹰在2022年到来的时候却险遭折翼——它往日驰骋的这片蓝天一度被骚乱和冲突的阴霾笼罩。

刚刚度过独立30周年纪念日的哈萨克斯坦,在2022年年初经历了自独立以来最大规模的骚乱。民众示威活动从西部边陲蔓延至全境,示威者将矛头指向首任总统纳扎尔巴耶夫,全国进入紧急状态,集安组织维和部队介入,近万名示威者被捕……

示威者诉求从民生转向政治

骚乱始于哈萨克斯坦西部产油区曼吉斯套州。

哈国内民用天然气历来采取限价供应,天然气价格相对低廉。但为解决燃气企业亏损问题,政府宣布自2022年1月1日起将民用气价从60坚戈(0.88元)/升提高到120坚戈(约1.6元)/升。消息一出,曼州数万名普通民众和石油工人涌上街头,提出降低气价保民生等经济诉求。尽管政府承诺调低气价试图平息抗议浪潮,但抗议活动在短短几天内还是演变成蔓延全国的大规模骚乱。这场民众抗议活动演变成暴力骚乱的速度,让很多人感到意外。

更令人吃惊的是,示威者在提出经济诉求后不久,迅速将矛头指向了前总统纳扎尔巴耶夫,指责其家族腐败、“垂帘听政”。示威人群喊出了“国父走开”的口号。在纳扎尔巴耶夫的家乡阿拉木图州的塔尔迪库尔干,他的雕像被示威民众推倒。为回应民意,1月5日,哈现任总统托卡耶夫在接受政府请辞后,宣布免去前总统纳扎尔巴耶夫的国家安全委员会主席一职,由自己兼任该职。

骚乱为何始于曼吉斯套州

哈萨克斯坦西部边陲的曼吉斯套州,是该国的“多事之地”,自哈萨克斯坦独立以来,该州曾爆发过多次示威游行活动,外界关注度较高的有两次。2011年12月16日,扎瑙津市举行庆祝哈萨克斯坦独立20周年集会期间,数千名石油工人和民众曾冲击政府大楼和警察局,要求时任总统纳扎尔巴耶夫下台,事件造成至少10名示威民众死亡。2016年5月,阿克套市爆发反对纳扎尔巴耶夫农业改革计划的游行,最终纳顺应民意修改了相关法令。

在世人眼中,油田往往意味着财富与金钱。作为产油重地的曼吉斯套州这个相对富足的地区,为何却频频发生针对政府的示威活动?

“部落意识”种下的“不稳定”基因,恐怕是此次示威、骚乱活动源起曼吉斯套并蔓延至哈萨克斯坦全境的深层原因之一。

哈西部地区频频挑战中央权威,可以追溯至“玉兹”(意为“地区”“部分”——编者注)这一哈萨克传统游牧社会的组成形态。现今哈领土自西向东曾分属于“小玉兹”“中玉兹”和“大玉兹”,历史上每个玉兹互不统属,彼此间保持征服与被征服的关系。东部“大玉兹”实力最强,自诩为正统哈萨克人;中部“中玉兹”地域最广,人口也最多;西部“小玉兹”尚武,但影响力最弱、俄罗斯化程度最深。

哈萨克民族的部落意识与这个民族相伴而生,在国家政治生活中也有迹可循。哈总统战略研究所学者森拉耶什金认为,哈政治精英选拔具有明显的部落色彩。纳扎尔巴耶夫曾经表示,“哈萨克是一个从未统一的民族,至今仍然以部落为划分”。苏联的建立,客观上把三“玉兹”整合成了具有同一民族意识的共和国,三“玉兹”在当时的哈政局中形成均势。但苏联解体、哈萨克斯坦独立后,三“玉兹”之间的平衡被打破。出身“大玉兹”的纳扎尔巴耶夫,早期曾大量启用“大玉兹”政治精英。1997年哈首都从“大玉兹”的阿拉木图迁至“中玉兹”的阿斯塔纳,国家政治精英选拔也开始向“中玉兹”倾斜,原本处于权力中央的“大玉兹”慢慢失去了往日政治上的优越感。与此同时,油气资源丰富、民众生活水平却不高的“小玉兹”,在独立后的国家政治生活参与度上却与日俱减。哈萨克民族根深蒂固的部落意识、“小玉兹”的尚武精神、三“玉兹”在国家政治生活中地位演变和失衡,几个因素结合起来,也就不难理解为什么“小玉兹”的曼吉斯套州会多次爆发反政府抗议,此次骚乱很快又得到了来自“大玉兹”地区的阿拉木图的响应与配合。也是在这种传统思潮之下,部分地区的强力部门工作人员甚至默许了骚乱的发生。

外部干涉和国内政治斗争交织

目前,哈萨克斯坦局势已逐渐稳定。哈总统网站9日发布通报说,目前哈全国范围内的安全形势已趋于稳定,局势得到控制。此前被占领的行政设施已被执法部门夺回,公共设施和医疗系统已恢复运行。哈执法部门和武装部队正继续采取措施恢复国内秩序。骚乱渐渐平息,迷雾渐渐散去,哈萨克雄鹰依然驰骋在那片蓝天上。

简要回顾一下,从事件发生进程和时间点上看,此次骚乱从最初组织、民众诉求变化,再到多点串联、迅速蔓延,都表现出了不同寻常的专业性与机动性。

1月1日,天然气价格上调,曼吉斯套民众走上街头。

1月2日,阿拉木图也迅速爆发抗议示威活动。

1月3日,政府作出了天然气降价的让步,示威浪潮却愈演愈烈。

1月4日,示威人群将矛头指向哈首任总统纳扎尔巴耶夫,要求与现任总统托卡耶夫对话,并清理纳扎尔巴耶夫“家族腐败”。

1月5日,阿拉木图的示威者控制当地国际机场,冲入当地市政府、检察院和国家电视台。总统托卡耶夫当日接受政府辞职,宣布全国进入紧急状态;宣布免去纳扎尔巴耶夫的国家安全委员会主席职务,由托卡耶夫本人兼任该职。

观察人士注意到,在抗议活动转化为大规模骚乱后,表现出了一定的组织性。俄罗斯“360TV”新闻网1月6日曝光的一段视频中,在哈萨克斯坦某地,有不明身份人员从一辆无标志车辆的后备厢中拿出武器,向抗议者有序分发。哈萨克斯坦国家电视台“哈巴尔24频道”1月7日对外公布的一段视频中,哈南部城市奇姆肯特一辆无牌照车辆装载大量枪支弹药,并向抗议者分发。很多分析人士指出,外部势力是哈萨克斯坦此次事件的幕后黑手,流亡海外的哈反对派和西方NGO组织也在其中扮演了不光彩的角色。

对于哈萨克斯坦此次全国性骚乱活动,俄罗斯方面反应迅速。1月6日凌晨,托卡耶夫向集安组织提交军事援助申请;俄罗斯国防部6日当天即发布公告说,作为集安组织维和部队第一批部队的俄军人员已抵达哈萨克斯坦,总计近4000人的集安组织维和力量在次日(7日)全部完成进驻。俄总统新闻秘书佩斯科夫1月5日表示,俄方坚信哈方有能力应对国内危机,但他同时特别强调,在此次哈萨克斯坦骚乱事件上,外部势力的干涉是俄方不愿意看到的。

中国国务委员兼外交部长王毅1月10日与哈萨克斯坦副总理通话时表示,此次哈突变生乱,表明中亚地区形势仍面临严峻挑战,也再次证明某些外部势力并不希望我们这个地区和平安宁。中方愿同哈方加大反干涉双边合作,维护两国政治制度和政权安全,预防和反对任何“颜色革命”图谋,共同反对任何势力的干涉渗透。

本报北京1月12日电

中青报·中青网记者 赵祺 来源:中国青年报

标签:雄鹰;哈萨克斯坦;中亚雄鹰
责编:吕霞 易保山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