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网.jpg
福岛核事故发生十余年灾区重建缓慢 避难民众难返家园
2022-05-23 07:33:00  来源:法治日报  
1
听新闻

日本数万避难民众依然难返家园

福岛核事故发生十余年灾区重建缓慢

□ 本报记者 苏宁

据日本媒体报道,5月16日,日本政府原子力灾害对策本部、福岛县及葛尾村三方达成一致,决定于6月12日解除福岛县葛尾村野行地区“特定复兴再生据点区域”(以下简称“复兴据点”)的避难指示。2011年福岛核事故后,日本将受核污染严重区域设为“返还困难区域”严禁人员进入,为逐步恢复重建还在上述禁区内设立了复兴据点,先行开展除染、灾后重建等工作。然而,由于复兴重建缓慢、安全忧虑等问题,截至目前,仍有3万灾区民众在外避难无法返乡。

当地民众难掩担忧

据《福岛民友》报道,面对将要解除的避难指示,福岛县葛尾村复兴据点的民众心情复杂。他们在接受采访时说,在解除避难指示说明会的现场,既有“终于解禁了”的激动,也有“解禁为时过早”的担忧。

准备返回复兴据点开启新生活的半泽富二雄表示,回想辗转各地的避难生活,非常盼望解禁,但这颠沛流离的11年真的太久了,现在稍稍干一点农活就会感到疲劳。当地民众大多年事已高,11年的避难生活已经使这些灾民疲惫不堪,面对重新开始的生活,心情之沉重可以想见。“住民老龄化问题是核污染地区的共同课题”,葛尾村村长篠木弘表示。

除避难时间过久、人口老龄化问题外,当地住民(特指居住在一定区域内的人)对核辐射安全的担忧依然挥之不去。

葛尾村复兴据点自2018年以来已经开展了除染、基础设施建设、住民公共区域修建及农业恢复等工作,经葛尾村除染检证委员会认定,环境核辐射数值“已符合居住要求”。但是,当前愿意返乡的住民并不多。据《福岛民报》报道,葛尾村复兴据点内登记的共30户82人中,表现出返乡意向的仅有4户8人。

不仅葛尾村,福岛县其他町村的复兴据点也存在住民返乡意愿不强的情况。据同样设置了复兴据点的福岛县双叶町实施的问卷调查显示,住民中表示未来有返乡意愿的占48%,表示不确定的占30%,表示决定不返乡的占22%。

另据日本NIPPON网站报道,日本政府为推进灾区重建共在6个町村设置了复兴据点,按照计划,所有复兴据点将在今明两年内陆续解除避难指示。但是,实际情况是,真正愿意返乡的住民数量非常有限。

住民心情复杂返乡意愿不高的现实并不难理解。复兴据点解除避难指示固然是好事,但是东京电力公司福岛第一核电站报废处理完结遥不可期、核污染水排海计划引发争议、地方风评恶化、复兴重建困难重重等都是政府和住民不得不面对的现实难题。

复兴重建进度缓慢

2011年福岛核事故发生后,日本政府以核电站为圆心设置禁区,后经多次调整,当前仍在事故地点下风向受核污染严重的狭长地带设置“返还困难区域”,地域涉及福岛县下辖7个市町村,总面积达337平方公里。“返还困难区域”内设置的复兴据点是灾后重建的优先区域,但地域面积并不大,如葛尾村复兴据点占地面积为0.95平方公里,仅占葛尾村“返还困难区域”全部16平方公里的6%。

按照日本政府公布的计划,今明两年解除全部6处复兴据点的避难指示后,将在2030年之前完成复兴据点外的“有住民返还意愿区域”的解除避难指示工作,为此,日本政府将在征求避难住民意见后着手展开除染作业。但是住民对政府公布的计划缺乏信心。据《福岛民友》报道,尽管复兴据点区域复兴重建取得进展,但据点之外的更广大区域依然处于受灾后最初的状态。很多破旧的民房等待拆除、除染,但由于在制度层面政府尚未出台相关办法,目前无法着手开展相关作业。

对此,住民不满情绪较大,有的批评政府效率低下,照此进度根本无法在2030年之前完成;有的提出不应只对“有住民返还意愿的区域”开展除染工作,而应扩大到全部“返还困难区域”。

目前仍有超过3万灾区民众在外避难无法返乡,长期的避难生活给灾民带来巨大的不便与压力。尽管2011年以来政府持续调整缩小核禁区范围,但很多地区解禁之后仍然无法恢复正常的农业生产生活。

作为福岛县支柱产业的水产业尚在艰难的复兴途中。据日本复兴厅数据,经过数年的恢复,福岛、宫城、岩手三县的渔业产量在2019年时仍停留在受灾前的三分之二水平,特别是受核污染影响严重的沿岸渔业、拖网渔业在2021年3月刚刚结束试验作业,产量和销量的恢复尚需数年时间。

除染工作困难重重

灾后重建伴随着核电站报废处理、不断产生的核污染水、灾民巨额赔偿等诸多难题,其中最棘手的是除染作业。日本政府计划从2024年开始,启动对复兴据点之外有住民返乡意愿地区的除染工作,但除染工作能否真正使环境中放射线数值低于国家标准、确保安全,一直是住民心中的隐忧。

据日本环保团体现场调查,在完成除染工作数年后的地区,仍能持续检测出超出政府放射性污染去除标准(每小时0.23微西弗)的核辐射量。如2020年11月,在浪江町某小学周边检测发现,在858个点位中有93%的数值超标。

森林地区的除染工作难度更大,根据日本环境省网站公布的信息,对森林的除染工作只能从林地边缘深入20米,更深处无法开展除染作业。“据推测事故后降落在森林地带的核污染物还有近8成残存在森林中,今后因台风、大雨、山火等可能释放出来的污染物会再次污染已除染地区,森林已经成为放射性物质储藏库”,日本环保团体专家不无担忧地表示。

与森林除染同样困难的是对河底、海底堆积放射性物质的祛除工作。2021年2月,日本在福岛县海域捕获的黑鲉体内检测出高出标准5倍的铯,随即停止了该海产品的销售。此外,近年来,在福岛县出产的一些山菜、蘑菇等农产品中,也曾检出过高出正常数值的放射性物质,有关福岛县农产品的安全性问题受到日本国内外的普遍关注。

尽管首次解除复兴据点的避难指示为灾区重建迎来了一线曙光,但福岛县依然在核污染阴云的笼罩之下,灾区住民的返乡之路依然漫长。今后,如何尽快完成核电站报废处理、如何处理不断产生的核污染水、如何对所有区域开展除染工作、如何祛除住民心中的阴霾,都是摆在日本政府面前的难题。

标签:避难;民众;返家
责编:吕霞 易保山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