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江苏网>新闻中心 > 时政 > 国内新闻 > 正文

国务院三峡办主任谈机构被“改革掉”:早就该改

来源:中国青年报   2018-03-14 07:17:00
刚刚被方案“改革掉”的国务院三峡办主任聂卫国知道,这一天早晚会到来。这位与水利部“纠缠”多年的主任坦言, “确实该改,早就该改!国家行政学院教授、深圳创新发展研究院资深研究员汪玉凯认为,此次改革的思路与以往不同,是改革开放以来党和国家机构职能体系的一次全方位优化和重构。中国人民大学公共政策研究院执行院长、中国政府制度创新研究中心主任毛寿龙认为,这次改革集中各方面力量解决发展不平衡不充分问题,把“以人民为中心”的理念贯穿到治国理政中,建设人民满意的服务型政府,这个方向坚持下去, “最终要实现老百姓只跑一次。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胡春艳王鑫昕。

  国务院机构改革“啃硬骨头”

  刚刚被方案“改革掉”的国务院三峡办主任聂卫国知道,这一天早晚会到来。这位与水利部“纠缠”多年的主任坦言,“确实该改,早就该改!”

  3月13日上午,《国务院机构改革方案》提交十三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审议。根据方案,国务院正部级机构减少8个,副部级机构减少7个,除国务院办公厅外,国务院设置组成部门26个。

  “不是修修补补,而是系统性、重构性的改革。”全国政协委员聂卫国所在的三峡办拟并入水利部,不再保留。他注意到,一些听上去名字没变的机构,职能也可能发生很大变化。国家发改委的多项职责拟被整合到多个新建或重组建的部门中,“也就不是原来的发改委了。”他认为,此次改革的力度之大、范围之大、触及利益之深,极为罕见。

  国家行政学院公共管理教研部教授竹立家从改革方案中读出了党和政府改革的决心和态度,他认为这是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一场深刻变革。

  党和国家机构职能体系全方位优化和重构

  这是改革开放以来的第八轮机构改革,此前7轮机构改革分别发生在1982年、1988年、1993年、1998年、2003年、2008年、2013年。国家行政学院教授、深圳创新发展研究院资深研究员汪玉凯认为,此次改革的思路与以往不同,是改革开放以来党和国家机构职能体系的一次全方位优化和重构。

  1982年,当时的国务院有100个部门,人员编制超过5万人,一个部委的副部长最多达20多位。改革直接砍掉了41个部门,编制减为3万多名。1988年,首先提出了政企分开,转变政府职能。

  在此之前,政府像是一个“企业”,企业则像是政府的一个“车间”。1993年正逢市场经济体制改革确立,需要建立相应的政府管理架构。

  人员精简力度最大的一次改革在1998年,为适应市场经济体制,国务院组成部门由40个精简为29个,行政编制由原来的3.23万名减至1.67万名。

  2003年的改革,是在加入世贸组织的背景下,撤销外经贸部,组建了商务部。2008年提出用“大部制”思维推动政府改革、行政改革。汪玉凯说:“从1982年到2008年,都是以行政系统改革来推进其他改革。”

  2013年机构改革侧重于“放管服”,即简政放权、放管结合、优化服务,减少政府对市场各种干预,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一个主要体现是行政审批、许可大规模减少,5年下来国务院总计减少900多项行政审批许可。”汪玉凯说。

  在他看来,过去30年机构改革一直以转变政府职能为核心目标不断推进,但与国家治理体系、治理能力现代化的要求相比,还有一定差距,表现在结构不合理,职能交叉重叠,地方的积极性调动不起来,以及政府行为得不到有效控制,存在权钱交易、腐败、权力滥用等问题。

  “投诉率上升了,这说明群众投诉有门了”

  一个煎饼果子,到底该谁管?对于食品安全、质量、价格等问题,群众要想投诉,得像“接力赛”一样跑好几个部门,“一个部门只管得了一段。”全国政协委员、国家工商总局局长张茅用“几个大盖帽管不住一个大草帽”来形容监管覆盖不全面。

  为了“管好煎饼果子”的问题,几年前天津开始改革,成立市场和质量监督管理委员会,由原天津市工商行政管理局、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质量技术监督局“三局合一”而成。

  “现在70%以上的县级都进行了积极改革,1/4的地市都成立了市场监管部门。”改革后,投诉率上升了,张茅认为,“这说明群众投诉有门了!”

  然而,天津市场监管委成立后,必须面对“三个婆婆”,南开大学周恩来管理学院教授杨龙说,“谁要求去开会,都得到”。

  此次改革组建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张茅认为“是顶层设计吸收了基层经验”,适应了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发展的需要,有利于激发市场活力,“把过去以审批为主的监管,现在转移到加强事中、事后的监管,是监管方式和理念的重大转变”。

  中国人民大学公共政策研究院执行院长、中国政府制度创新研究中心主任毛寿龙认为,这次改革集中各方面力量解决发展不平衡不充分问题,把“以人民为中心”的理念贯穿到治国理政中,建设人民满意的服务型政府,这个方向坚持下去,“最终要实现老百姓只跑一次,只对一个窗口就能办成事”。

  不能“种牡丹归林业局管,改种芍药就归农业部管”

  “优化、协同、高效”被作为“改革着力点”写入改革方案,着力破解此前政府机构出现的职能重叠、交叉,导致扯皮不断。

  “一只蛤蟆跳进水里,归农业部管,蹦到岸上就归林业局管。”“我种牡丹归林业局管,改种芍药就得归农业部了,一个是草本、一个是木本。”全国政协委员、全国社保基金理事会会长楼继伟的一番话,引来一片笑声。他认为此次改革的好处在于,不是简单的合并同类项,而是把原来的拆掉一些,再重组一些。有时候几个部门开会,还没讲完大家就“打起来了”,互相质问“你的手怎么伸到我部门来了?”

  因为职能分界不清,聂卫国也没少跟水利部“扯皮”,一个三峡水库,水利部和三峡办都觉得该归自己管,“我们一个小小的三峡办都有这么多扯不清的事,其他那么多部门呢?”

  此次改革方案力图避免政出多门、责任不明、推诿扯皮等问题,杨龙认为这体现了改革的科学性。以规划为例,此前由多个部门做,常常出现“规划打架”,又不得不反复调整,“规划缺乏稳定性,容易造成资源浪费。”今后要坚持一类事项原则上由一个部门统筹、一件事情原则上由一个部门负责,“解决‘九龙治水’的问题”。

  竹立家认为,此次改革的职能设置和划分更加科学规范,政府职责的边界更加清晰,“适应进入中国特色社会义新时代的新使命、新要求,表明党和政府要以改革到底的决心和勇气破解新矛盾、新问题”。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 胡春艳 王鑫昕

标签:国务院机构改革;啃硬骨头;国家机构职能;改革;三峡;林业局;聂卫国;职能;水利部;优化

责任编辑:缪钦 崔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