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图片20180926163105.jpg
走进长江委:把脉长江保护与开发
2018-08-10 18:01:40  来源:经济参考报  作者:向家莹 武汉报道  
1
听新闻

  从格拉丹东水滴落下的一瞬起,长江便开始了她纵横跌宕的万里行程。海岸线如弓,长江恰似箭,这条集聚了全国四成人口、经济产值和进出口总额的江水日夜奔流,释放着中国发展的巨大能量。财富顺江东流,问题和挑战也在积聚。肆意建设非法码头、过度开采河道砂石,不达标准的污水排放,一江清水由清变浑。

  是时候改变了。两次召开的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座谈会为其发展指明了方向——“把修复长江生态环境摆在压倒性位置,共抓大保护,不搞大开发,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要用改革创新的办法抓长江生态保护”“发展也要讲兵法,兵无常势。有所为是发展,有所不为也是发展,要因时而宜”。

  方向已然明了,那么,长江之病究竟该由谁治?作为水利部派出的流域管理机构,长江水利委(以下简称“长江委”)责无旁贷。成立于1950年的长江委,近60年来已逐渐形成集规划、防洪、工程建设、涉水管理多方向于一身的职能,在长江保护与治理开发中的重要性日益凸显。

  “如果说长江病了,近两年来长江委一直在给长江进行体检。”长江委规划计划管理局局长马水山说,体检过程中发现了“滥采、乱占、乱排”几种病症。但可喜的是,近两年来这些情况正逐步得到控制。

  以“乱排”为例,长江委开展专项核查行动,对长江流域8802个入河排污口进行了全面排查,鉴定核定了6092个规模以上入河排污口。“其中,我们对在饮用水水源地、一级保护水源区和自然保护区域里面核心区的58个规模以上入河排污口提出了整改要求,目前为止已经整改了52个,还有6个正在进行整改。”马水山表示。

  “乱占”方面,从云南一直到上海,长江委对九个省市8311公里的干流岸线进行核查,重点核查了3500个岸线利用的项目。“摸清了底数,也发现了问题;分析了原因,也对症开出了药方。这为下一步清理整治奠定了良好基础。”马水山说。

  一直备受关注的河道采砂,目前在长江干流也已基本绝迹。长江之病需“既治已病,也治未病”, 马水山表示,下一步将标本兼治,解决供需失衡问题,“目前长江委正与多部门联合,对疏浚河道的砂石进行综合利用,以缓解砂石资源不足的供需矛盾。”

  尽管在多个方面取得显著成效,但长江经济带和长江流域不是独立单元,涉及的十余省市仍需树立“一盘棋”思想,全面协调协作。

  “‘共抓大保护,不搞大开发’,长江的事,很多时候难就难在这个‘共’字。”长江委水政与安监局局长滕建仁感叹,长江治理开发和流域水资源统一管理涉及19个省、自治区、直辖市和环保、林业、国土、交通、电力、水利等多个部门,上、中、下游情况各异,地方和部门利益关系错综复杂。

  “现有监测体系难以满足新时代共抓长江大保护的新要求。”滕建仁说,统筹规划、整体联动,加强部门间、区域间合作,实现各种监测资源的最优化配置,加快建立长江流域综合监测体系,已成推进共抓长江大保护战略的迫切需要。

  庆幸的是,长江保护法——这部长江流域涉水事务的“宪法”正加快推进。滕建仁表示,这部法律首先要着力解决长江流域管理与保护的体制问题,明确国家有关部门、流域管理机构、地方人民政府的保护责任,流域与行政区域的统筹问题。其次是从法律层面设计好多规合一、标准、调度等涉及流域管理的问题,填补我国此前已有的30多部涉水法律法规的条款缺失。

  稳扎稳打分步走,一锤接着一锤敲。让长江流域健康起来,进而推动长江经济带的高质量发展,既是一场攻坚战,更是一场持久战。只有咬定目标不放松,才能积小胜为大胜,方能不负一张美好蓝图。(记者向家莹 武汉报道)

标签:长江;保护;发展;长江流域
责编:中江网编辑 崔欣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