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图片20180926163105.jpg
燃!鏖战楚戈尔,“东方-2018”战略演习进入高潮
2018-09-14 16:51:00  来源:解放军报  
1
听新闻

  人烟稀少的楚戈尔,很少像今天这样喧嚣。

  9月13日上午,一场规模罕见的实兵实弹演练,把“东方-2018”战略演习推向高潮。呼啸而过的战机,急速开进的装甲车,以及发出阵阵怒吼的大炮、火箭弹,让大地为之震颤,让天空为之变色。

  火光冲天,烟尘弥漫。受邀前来参演的中国军队指战员,驾驭各式装备高标准完成陆空协同战斗任务,以过硬的战斗素养、顽强的战斗作风,赢得广泛称赞。

  跨出国门,合帐练兵。中方参演部队在异国演兵场磨砺捍卫和平的刀锋,展示着中国军队捍卫和平的决心和能力。下面,就让我们随着解放军报记者和采访小分队的笔触,“实地”感受我军将士砺兵境外沙场的风采。

  鏖战楚戈尔,磨砺捍卫和平的刀锋

  ——“东方-2018”战略演习中国参演部队投入实兵实弹演练目击记

  中方参演部队机动防御群——

  密集火力围歼前沿之“敌”

  空旷的楚戈尔训练场,一场大战即将打响。

  当地时间11时30分,受命对“敌”一线阵地进行防御性打击的某合成营官兵,在半地下工事内紧张进行着射击前准备,伺机出击。四周很静,战斗室里的通信技师、四级军士长王立夏守在电台旁寸步不离,生怕错过任何一个指令。

  机动防御群指挥员、某合成旅参谋长刘佩峰不时通过望远镜观察前方阵地。他知道,前方几公里处,潜藏着他们要射击的目标。

  记者了解到,这次实兵演练中,俄军根据演习地域特点,灵活设置了固定靶、移动靶、显隐靶等多种靶标,全是贴近地面的低位靶标和仿实物的模拟靶标,逼真程度高、射击难度大,是对部队实战能力的一次巨大检验。

  12时13分,电台传来作战命令。顷刻间,战车从半地下工事中破土而出,鱼贯向“敌”目标突击。原本寂静的草原顿时风雷激荡、炮火连天,绵延数公里的射击阵地上硝烟弥漫。

  榴弹炮急速射击,火箭炮满管齐射……由不同炮种组成的炮兵分队对“敌”实施强有力的火力打击,为步兵冲击撕开道道豁口。在炮兵强大火力的掩护下,隐蔽在各阵地中的机动防御力量快速突贯、密切协同、接力强击。

  参加演习的这个合成旅是新一轮国防和军队改革中调整组建的部队,该旅官兵驾驭的新型主战装备列装仅6个月。跨国参演前,他们重点展开各兵种专业间的协同训练、各战斗分队间的合成训练,初步形成了整建制作战能力。

  8门火箭炮全部满管齐射!该旅炮兵营火箭炮连连长郭强任连主官不到两个月,就带队参加规模如此大的跨国演习。他告诉记者,新装备列装以来,打出如此猛烈的火力还是头一次。

  率先对“敌”前沿进行车载导弹射击的是火炮技师李文杰,他所在连队在这次机动防御中担任前沿左翼防守任务,战斗动作最复杂,射击武器10余种。

  步步惊险,步步紧逼。机动防御群发挥轮式步战车机动性强、突击力猛的特点,在纵深2公里的山丘沟壑间和地面反击群密切协同,交替对“敌”进行火力突击,很快对前沿之“敌”形成围歼态势。

  (解放军报俄罗斯楚戈尔9月13日电)

  中方参演部队空中突击群——

  战机临空实施火力支援

  当地时间上午11时50分,在距楚戈尔训练场300公里的俄罗斯赤塔某机场,多架中国空军“飞豹”战机驶出停机坪,挂载航空炸弹待命起飞。按照演习方案,由北部战区空军航空兵某飞行旅组成的飞行编队将对“敌”实施火力突击。

  “起飞!”接到空中战役指挥所指令,该旅旅长郝云涛下达命令。迅即,战机拖着淡蓝色的尾焰梯次升空。

  郝云涛向记者介绍,此次跨国参演,飞行环境陌生、气象条件复杂、演习预定的打击目标种类繁多且特征不明显,实施精确打击的难度较大。

  “已到达石勒喀!”18分钟后,编队长机张宝玉报告。空中战役指挥所命令:“听从地面引导组指令,对地面部队实施火力支援!”

  随着地面目标引导组一声令下,多架“飞豹”战机投掷的炸弹从不同方位对目标实施攻击。

  空军航空兵的轰炸正在进行,驻扎在楚戈尔训练场的我陆军航空兵部队接到战斗指令,6架米171型直升机、6架直9型直升机、12架直19型直升机迅速升空。

  半个多月前,中国陆军航空兵某旅参演战机远程机动至此。飞行员们克服陌生场地飞行、独立自主保障等困难,在前期与俄军直升机部队开展了多次协同训练。

  记者通过塔台无线电了解到,直升机编队分成4个梯队接序到达待机地域,按照预先协同进入攻击航线,开展近距火力压制,为机降分队实施火力清场。

  几分钟后,搭载我陆军某合成旅作战小组的“31”梯队到达机降点。全副武装的机降小分队跃出舱门,迅速展开作战行动。

  演习场上空,弥漫着各种火器发射扬起的烟尘,我武装直升机掠地飞行,不时钻入烟尘中。正在塔台指挥的该旅旅长李新成介绍,在这种条件下飞行风险很高,对飞行员的战斗技能和心理素质都是一个考验。

  “‘21’进入攻击航线!”“拉起!瞄准!射击!”

  伴随着机载火箭弹出膛的火光,远处的靶标区域升腾起一团团浓烟……

  (解放军报俄罗斯楚戈尔9月13日电)

  中方参演部队地面反击群——

  并肩战斗展开立体突击

  抵达楚戈尔训练场已半个多月的中方参演部队、北部战区陆军某合成旅官兵,终于迎来了“东方-2018”战略演习最激烈的一天。此役,该旅担负地面反击作战任务。

  一波射击过后,4306号坦克车车长吕家根显得很兴奋。就在刚才,吕家根所在排在战斗中使用了俄军创造的“坦克回旋”战术,对“敌”支撑点实施了不间断的火力打击。

  营长王晓军介绍,此前的一次协同训练中,他正指挥坦克分队在一线展开射击,透过潜望镜他发现,战斗分界线另一侧的俄军坦克战斗队形不断发生变化:有的前进,有的后退,每三辆坦克绕成一个圈,对目标进行射击。通过研究,王晓军结合我军装备性能,对俄军坦克战术进行借鉴。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在俄方武装直升机的掩护下,中方参演部队30名机降队员在预定地域实施机降,对前沿之“敌”发起突袭。紧随其后,密集的炮弹飞向“敌”阵地,炮兵集群对“敌”指挥所和防空体系展开精确打击。轮式、履带两型火炮交替实施射击,首群覆盖目标。

  战鹰轰鸣,多路攻击;悬停机降,立体破袭;铁甲纵横,飞驰沙场……作为此次演习的重点课目,由中方参演部队参加的机动防御、火力打击和转入反攻备受瞩目。王晓军告诉记者,中俄双方出动多型装备,在同一地域对目标进行打击,两军协同配合、并肩战斗,拓宽了联合作战视野。

  在空中火力和坦克车载火器的掩护支援下,中俄地面反击群从正面和两翼同时展开反击。记者看到,中方攻击群成一线冲过通路,各车组自行搜索目标、展开射击,精确命中目标。

  大战过后,楚戈尔训练场恢复平静。回望这片烟尘弥漫的阵地,参演官兵的心中久久不能平静。

  (解放军报俄罗斯楚戈尔9月13日电)

  中方参演部队综合保障群——

  重装部队快速强渡水障

  “命令你部快速开设渡场,确保重装部队如期通过鄂嫩河水障!”演习打响后,中方参演部队综合保障群接到上级指令。

  命令传来,综合保障群舟桥分队渡河分队官兵迅速携装出营。在中俄双方共同实施工程侦察后,一张鄂嫩河流域预选渡场分布图展示在指挥车内。记者看到,5个预选渡场河幅、水深、流速、两岸进出路等情况一目了然。

  战况紧急,参演的某工程防化旅旅长刘豪杰迅速部署行动方案:“俄方在上游和下游开设两个渡场,派出装甲警戒哨,中方预选渡场在中间,负责部队渡河时发烟伪装,部队过桥后分别按1、2、3号路线前进……”

  兵贵神速。按作战需求,中方渡河分队需在5分钟内开辟进出路,并构筑简易码头。舟桥连连长徐鹏带领官兵驾驭门桥驰骋江面之上,对准码头一线进行门桥连接。

  快速构筑码头不易,中间的门桥连接更难。此时,鄂嫩河中心水流速度接近装备性能极限。一节门桥长十几米、重几十吨,在湍急的河水中将这些庞然大物合成一体,犹如在行进的火车上连接车厢一样。官兵们根据码头位置、水流速度,有的用船推顶,有的用钩镐拖。不到20分钟,一条160米长的浮桥横跨两岸。

  具有丰富作战经验的俄方指挥员弗拉罗夫上校,对我军舟桥官兵的快速反应和行动能力赞赏有加。

  “哒哒哒……”俄警戒分队先期占领前沿阵地展开防御,在火力掩护下,中俄多类重型装备分多路纵队同时渡河,由纵深向前沿投送兵力。

  中方浮桥东侧岸边,俄方主战坦克冒出水面,潜渡成功。我方参演的某合成旅官兵驾驶战车急速从浮桥上通过。

  (解放军报俄罗斯楚戈尔9月13日电)

  本组稿件由解放军报记者蔡鹏程、通讯员段 军、安 阳、邓庆颖、高 巍、孙伯语、王浩亿、王 鸿采写图片摄影:杨再新

  9月13日,在俄罗斯楚戈尔训练场,俄方直升机群在“东方-2018”战略演习联合战役实兵演练开始后进入演习地域,开始实施机动防御。新华社发

  中国军人在“东方-2018”战略演习

  沙场检阅中精彩亮相——

  今天,我们肩负和平使命而来

  ■解放军报记者 蔡鹏程

  楚戈尔,原本不被人熟知的远东一隅,因为一场规模空前的军事演习,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

  今天,一群远道而来的中国军人在这里精彩亮相,吸引了众多目光。

  当地时间9月13日13时许,俄罗斯“东方-2018”战略演习沙场检阅在楚戈尔训练场举行。来自59个国家的87名观察员受邀到现场观摩。

  受阅的中俄两军官兵,组成28个地面方队和51个空中梯队接受检阅。

  13时20分,由俄虎式指挥车组成的护旗方队缓缓开来,鲜艳的五星红旗和八一军旗迎风招展。

  600余名受阅的中国军人,是“东方-2018”战略演习中3200余名中方参演官兵的代表。此前,他们和参演的战友们一道,与俄军共同经历了演习硝烟的洗礼。

  在阅兵前的简短致辞中,俄罗斯总统普京分别用了“尊敬的中国人民解放军参演官兵代表”“感谢中国人民解放军参演官兵”这样的表述。

  这份尊重,源于中国军队维护和平、捍卫和平的责任担当。

  这份感谢,源于中国军人珍视友谊、真诚合作的实际行动。

  铁甲奔涌,战车轰鸣。13时24分,现场的广播中,传来了中方阅兵解说员、北部战区陆军某合成旅少校徐晓东洪亮的声音:“这是中国人民解放军陆军第78集团军某合成旅‘铁的连队’方队……”

  中国受阅方队头车驾驶员、该旅三级军士长杜波涛驾驶我军新型轮式步战车,以“分秒无误、毫厘不差”的标准驶过检阅台。

  紧随其后的我军地面装备方队,高扬着“百战百胜第三营”“铁锤子团”“攻无不克”“战斗模范连”等荣誉旗帜,依次开进。这些受阅官兵所在部队,曾多次参加中外联演、国际维和、国际人道主义援助等任务。中国军人的严整军容、飒爽英姿,定格在媒体记者的镜头中。

  军乐阵阵,将士肃立。站在中方受阅人员方阵中,陆军某工程防化旅上士杨占成脸上洋溢着激动之情。两年前,杨占成随队赴马里维和。在那次任务中,他的战友申亮亮献出了宝贵的生命,而他身负重伤。

  杨占成和申亮亮这两名普通的中国士兵,是肩负维护世界和平使命的中国军人的生动代表。

  对此次受阅中国军人来说,沙场阅兵并不陌生。去年7月30日,习近平主席在内蒙古朱日和举行的沙场阅兵中,向全军发出号令:为维护世界和平作出新的更大的贡献!

  中国军人牢记着自己的使命。在此次“东方-2018”战略演习磋商阶段,中国军方提供的一组数据令俄军方代表甚为钦佩——

  自1990年以来,中国军队已先后参加24项联合国维和行动,累计派出维和军事人员3.7万余人次,组建8000人规模的维和待命部队,13名官兵牺牲在维和一线。

  截至目前,中国军队已派出28批护航编队赴亚丁湾、索马里海域,累计护送6400余艘中外船舶。

  万里长空铁翼飞旋,由多架中国陆航直-9、直-19等组成的空中梯队呼啸而来;茫茫草原铁流滚滚,由我军新型轮式装甲突击车、自行榴弹炮等组成的装备方队隆隆驶来。

  一位俄媒记者兴奋地对身旁的中方摄影人员司磊伸出大拇指,并用不太熟练的中文重复着:“中国加油!”“中国军队加油!”

  拥挤的观摩席上,不同肤色的各国观察员们低声交流。“Chinaiscoming(中国来了)”这句反复出现的话语,让负责组织此次演习中方媒体报道的孙军阳大校满脸自豪。

  “走出国门,我们代表的是中国军队。”担任此次中方阅兵训练总指挥的陆军某合成旅旅长韩向春大校说,“这次沙场阅兵,我们肩负和平使命而来。”

  (解放军报俄罗斯楚戈尔9月13日电)

  参演中俄官兵强渡水障。

  受俄方邀请,3200余名中国军人赴楚戈尔训练场参加“东方-2018”战略演习。请看记者从演习现场发回的报道——

  舟桥飞渡鄂嫩河

  ——目击“东方-2018”战略演习中俄强渡水障

  ■邓庆颖 安 阳 特约记者 向 勇

  在俄罗斯后贝加尔边疆区楚戈尔训练场,一场战役级别的渡河工程联合保障演练正在进行。

  “开设浮桥渡场、保障部队渡河!”命令刚下达,负责门桥架设的中国陆军第78集团军工程防化旅营长计永刚即闻令而动。他曾在联合国马里维和任务区出色完成多项任务,在演训场上同样出手不凡。从工程侦察、手绘略图,到定稿传输至指挥车,不到10分钟,一张鄂嫩河流域预选渡场分布图便展示在大家面前。5个预选渡场的河幅、水深、流速、两岸路况等情况一目了然。

  与俄方指挥员沟通后,中方渡河分队指挥员、第78集团军某工化旅旅长刘豪杰开始部署行动方案:俄方在上游和下游开设两个渡场,我方预选渡场取其中间,构筑进出路要避免和俄方渡河部队交叉。舟桥一连负责渡场周边警戒,伪装一连负责渡场伪装……

  从河面望去,相隔500多米的中俄参演官兵同步展开行动。按作战需求,舟桥分队需在5分钟内开辟进出路,并构筑简易码头。面对泥洼沼泽地,他们仅用3分钟就开设完毕。

  紧随其后,曾连续两次参加中俄“开阔水域”比赛的舟桥六连连长徐鹏,带领官兵驾驭门桥驰骋江面之上,对准码头一线,进行下一个步骤:门桥连接。

  此时河风大、水流急,已接近装备承载极限。指挥作业手将不用的钩篙全部放于甲板上。门桥长和小组长在连接门桥的过程中均使用暗语指挥。中方参演官兵两两配合,勾住、对接、旋拧……只见插满伪装灌木丛的8组门桥,由河岸两端向中间迅速聚拢对接。20分钟后,一条160米长的浮桥横跨于鄂嫩河上。

  “嗖嗖嗖……”随着信号弹升起,装甲分队开始渡河。记者看到,河面瞬间被烟雾笼罩,俄警戒分队先期占领前沿阵地展开防御,在火力打击掩护下,中俄各类重型装备分多路纵队同时渡河,由纵深向前沿投送兵力。只见中方浮桥东侧岸边,突然从水中冒出一庞然大物,原来是俄方主战坦克跃然出水,潜渡成功。此时,炮火和烟幕中,从中俄浮桥飞驰的装甲车辆、俄方潜渡坦克直奔作战一线……

  俄方指挥员弗拉罗夫上校具有丰富的作战指挥经验,他对渡河保障演练期间中方官兵的出色表现印象深刻。他说:“感谢中国参演部队和我们一起战斗,只有肩并肩共同协作,才能达到好的训练效果。”刘豪杰告诉记者,善于学习、勇于创新是我军战斗力迅速成长的关键。近年来,随着我军对外军事交流范围扩大、频率增加,该旅很多官兵走出国门,亮相国际演兵场、扬威军事竞技场,有3次赴马里维和及7次抗洪经历。官兵通过与外军面对面演训比赛、零距离交流沟通,既展示我军官兵过硬素质和良好形象,又强化联合思维,开阔眼界,积累了与不同国家军队和军种联合遂行任务的经验。

  中方受阅方阵参加沙场检阅。新华社发

  “东方-2018”战略演习中方总导演

  介绍演习成果

  解放军报俄罗斯楚戈尔9月13日电记者蔡鹏程报道:9月13日下午,“东方-2018”战略演习联合战役实兵演练和沙场检阅结束后,中方导演部总导演、中央军委联合参谋部副参谋长邵元明向记者介绍了中方参演取得的成果,并对中俄两军深化务实友好合作进行了展望。

  邵元明说,这次演习非常成功,令人振奋、使人震撼。当前,在两国元首的战略引领和亲自推动下,中俄全面战略协作伙伴关系呈现更加积极的发展势头,进入高水平、大发展的新时代。中俄两国积极发挥大国作用,承担大国责任,树立了以合作共赢为核心的新型国际关系典范,为维护世界和平作出了重要贡献。

  邵元明说,近年来,中俄两军在双边和上海合作组织框架内多次举行联合军事演习,已经实现常态化,并已成为中俄两军年度交流与合作的重要内容。中方此次参演是落实习近平主席与普京总统达成的共识,推动中俄两军务实领域交流合作的具体举措,目的是为进一步深化中俄两国全面战略协作伙伴关系注入强劲动力。

  邵元明说,演习期间,两军官兵通过同场行动、联合作战,进一步加深了友谊、深化了互信、促进了合作、维护了和平,也进一步提高了两军联合行动和共同应对各种安全威胁的能力。此次参演也是对我军备战打仗能力的一次重要检验。中方参演部队组织多方式跨境立体投送,与俄进行多层次多军兵种联合攻防演练。我军官兵很好地完成了任务,也得到了俄军同行的好评。

  邵元明说,俄军实战经验丰富、作战能力强,在此次演习中,无论是指挥员、参谋人员还是部队都表现出了专业素质、过硬作风,俄军作战和训练有益经验值得我们学习借鉴。我们将进一步加强实战化训练演练,提高我军战略战役指挥和部队实战化能力。

  “此次演习取得了成功,达到预期目的,在新的历史时期,对深化中俄两军在军事安全领域的务实合作具有积极意义。”邵元明说,下一步,中俄双方将巩固深化“和平使命”上合组织联演、“海上联合”中俄联演,探索建立两军务实合作的新机制。

  (本文刊于《解放军报》2018年9月14日04版)

  “东方-2018”战略演习联合战役实兵演练

  和沙场检阅举行

  中方参演部队的精彩表现受到各方高度评价

  解放军报俄罗斯楚戈尔9月13日电 记者蔡鹏程报道:地面铁甲突进,空中战机轰鸣。今天中午,“东方-2018”战略演习联合战役实兵演练在俄罗斯楚戈尔训练场精彩上演。中俄两军紧密协作,共同奉献了一场现代化的陆空联合战役行动。在随后的沙场检阅中,一系列重量级“明星”装备悉数亮相,把这场规模空前的战略演习推向高潮。

  俄罗斯总统普京现场全程观看实兵实弹演练和沙场检阅。中国国务委员兼国防部长魏凤和率领中方观摩团参加活动。

  金秋的楚戈尔草原,天高云淡。当地时间12时许,伴随着直升机编队由远而近的轰鸣声,空降突击分队开始了机动防御部署,正式拉开实兵演练的序幕。根据实兵演练作战计划,中俄双方参演官兵将演练共同消灭“非法”武装,实施防御部署、机动作战、强渡水障、火力打击和联合反击。

  由中俄双方战略指挥机构共同组建的联合导演部,实时指挥导调双方受训指挥机构完成联合作战筹划、协同和指挥部队行动等演练任务。

  宽阔的鄂嫩河风高浪急。在空中警戒分队火力打击掩护下,中俄参演官兵并肩战斗、架设浮桥,开始了强渡水障课目演练。坦克、装甲车等重型装备兵分多路同时渡河,由纵深向前沿快速进击。

  密集的火力倾泻而下,演兵场上飞沙走石、硝烟弥漫。陆空联合、立体交织的火力网,快速突进、协同进攻的反击群,共同汇聚成歼灭来犯之“敌”的强大力量。短短40分钟,在方圆50平方公里的实兵演练区域,中俄双方的空中和地面火力共计发射了数百吨各类弹药,对数千种各类靶标进行了精确打击和立体毁伤。

  实兵实弹演练结束,中俄两军参演官兵整齐列阵,接受庄严检阅。俄罗斯东部军区司令员亚历山大茹拉夫廖夫和中国人民解放军北部战区司令员李桥铭、政治委员范骁骏一道,共同检阅部队。

  实兵实弹演练和沙场检阅结束后,俄罗斯总统普京为表现优异的中俄官兵代表颁发了奖章。中方参演部队的精彩表现,受到现场观摩的多国观察员高度评价。

  “东方-2018”战略演习,是俄军近年来组织的最大规模战略演习。此次受邀参加,也是中国军队历史上最大规模的一次出境参演。

  “演习非常成功,令人振奋、使人震撼!”中方导演部总导演、中央军委联合参谋部副参谋长邵元明说,演习期间,两军官兵通过同场行动、联合作战,进一步加深了友谊、深化了互信、促进了合作、维护了和平,提高了两军联合行动和共同应对各种安全威胁的能力。

  (本文刊于《解放军报》2018年9月14日01版)

  俄米-26重型运输直升机参加演习。

  俄媒体披露“东方-2018”战略演习细节——

  俄史上最大规模演习引关注

  ■闻 敏

  9月11日,中俄军队共同参与的“东方-2018”战略演习正式开幕,演习9月17日结束,为期7天。俄国防部长绍伊古表示,这是俄罗斯37年来规模最大的一次战略演习,俄总统普京极为重视,在参加完第四届东方经济论坛后视察了演习主会场楚戈尔训练场。俄国防部和《俄罗斯报》等媒体对此次演习的意图、规模、动用兵力和装备、演习内容等一一进行介绍和梳理。

  演习规模有多大

  “东方”系列演习属于俄军例行性战略演习,每4年举行一次,自2010年以来已举行两次。绍伊古称,“东方-2018”系1981年苏联“西方-81”以来规模最大的一次战略演习,俄军共动用兵力29.7万,航空技术装备1000多件,坦克和其他战车3.6万辆,舰艇和保障船舶80余艘。演习地域横跨西伯利亚和远东地区,在覆盖面积、部队机动距离(陆军7000公里、海军7408公里)、课目设置和演习强度等方面,均超过“西方-81”及其后的历次演习。

  与前几年在各军区轮流举办的首长司令部战略演习不同,“东方-2018”由两个军区同时在几个战略方向上进行,并由绍伊古亲自指挥,参演兵力包括俄中部军区、东部军区的所有兵团、空降兵、远程和军用航空运输部队,以及北方舰队和太平洋舰队。

  为保障部队机动部署,俄军事交通部门动用60多列军列(含1500节车厢和平台)、50架军用运输机和数十艘辅助船只。

  俄军还派出由第11、第83和第31空降突击旅组成的空降兵兵团,参加在楚戈尔训练场举行的实兵演练。这与之前俄空降兵司令安德烈谢尔久科夫关于空降兵遂行关键任务的说法相吻合,也为演习增添了一丝神秘色彩。

  演习准备有哪些

  针对西方媒体攻击此次演习系俄罗斯向西方大秀肌肉、对北约和欧盟国家构成威胁等说辞,绍伊古在俄国防部电视电话会议上指出,“东方-2018”战略演习旨在提升官兵的野外作战、海上作战和空中作战能力,考验部队集群在东部方向和重要海域的行动速度。俄军总参谋长瓦列里格拉西莫夫在驻俄武官新闻发布会上称,此次演习“按顺序排到这儿了,只是俄联邦武装力量的年度训练而已”。

  8月20日~25日,为给“东方-2018”战略演习预热,选拔队伍并检验部队训练成果,俄中部军区和东部军区部队,俄空降兵、远程和军用航空运输部队组织了为期一周的突击战备检查,其间动用26.2万人、1077架飞行器、900辆坦克、300艘舰艇和3.1万件武器装备,举行16场演练。

  演习具体怎么演

  格拉西莫夫称,“东方-2018”战略演习的主要特点是双边模式,不仅体现在演习的战略规模,也体现在指挥层次上。演习开始前,参演部队先采取混编方式,从7000公里外重新部署到陌生训练场;北方舰队和太平洋舰队也组织了7408公里的跨海机动。

  按照演习设想,参演部队组建了两个对抗集群,一方由中部军区和北方舰队组成,另一方由东部军区和太平洋舰队组成。演习过程中,将演练空袭、反导、攻击舰艇编队、空降(登陆)等课目,并根据叙利亚战场经验广泛使用机器人和无人机。此外,还将检验俄预备役队伍建设和战时国土防御战备水平,并为此在10个联邦主体内动员了21支预备役部队,数千名预备役人员应召参演。

  演习场地主要集中在中部军区和东部军区5个合成训练场、4个空防军靶场,白令海、鄂霍次克海和日本海三大海域,阿瓦恰湾、克罗诺基湾水域。演习分为两个阶段:第一阶段持续2个昼夜,由各司令部制订演习计划、组织部队进行战斗准备、组织协同和全面保障;第二阶段持续5个昼夜,各部队按计划进行实兵演习,演练空袭,打击巡航导弹,实施防御、进攻、突袭和迂回战斗。

  在鄂霍次克海和太平洋西北海域,参演部队遂行击退来袭武器、打击舰艇编队和海上登陆等训练任务;航空兵演练支援地面部队进攻和岸防课目;飞机和直升机演练打击行动。

  此次演习的重头戏在楚戈尔训练场。俄东部军区3支部队与中国、蒙古参演兵力联合对抗俄中部军区2个集团军。其间,俄方动用兵力2.5万人、武器装备7000多件、飞机和直升机近250架。中方出动3200多人、陆军技术装备900件、飞机和直升机约30架。多方将演练机动防御、火炮打击和陆军航空兵对敌突袭等课目。格拉西莫夫称,演习设置复杂且瞬息万变,需要采取果断有力、灵活机动甚至一些非常规手段才能应对。

  演习意图是什么

  俄举行“东方-2018”战略演习的消息公布后,西方国家提出强烈质疑和批评,认为其规模可媲美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的最大型战役行动,俄罗斯向全世界发出了强烈信号,这是对北约和欧盟的威胁和侵略。对此,绍伊古指示国防部召开驻俄武官新闻发布会,解释演习意图、规模和进程等情况。格拉西莫夫在会上指出:“‘东方-2018’演习中,所有对抗国都是假定的。它们分布在俄联邦领土西部和东部地区。演习不针对第三国,符合俄军事学说中所规定的防御性质。”

  俄国防部副部长亚历山大福明也表示,不管是此前的演习,还是“东方-2018”战略演习,均未有丝毫反北约的迹象和侵略性质。他说:“演习期间,扮演敌方的俄罗斯分队从不穿北约式样的军装,不使用北约制式武器,不讲英语。但在北约国家演习中经常出现讲俄语的人,并为他们配备苏式/俄式武器装备,制造彻头彻尾、易于辨认的敌人形象。”

  为确保演习的公开和透明,9月13日,俄国防部还组织驻俄武官代表到楚戈尔训练场实地观摩演习,有来自57国的91名代表参加,其中包括北约军事联络团和欧盟驻俄常设办事处的代表。

  (本文刊于《中国国防报》2018年9月14日04版)

  沙场检阅现场。新华社发

  和平:共同的愿景 胜战:永恒的追求

  ■杜善国

  沙场秋点兵,跨国展雄风。今天,中俄两国军队共同参加的“东方-2018”战略演习实兵实弹演练行动,在俄罗斯楚戈尔训练场拉开帷幕。中俄两军秉承互信、互利、平等、协商的防务安全合作精神,坚持不结盟、不对抗、不针对第三方,致力于维护本地区和平与稳定,受到国际社会广泛认同和普遍欢迎。

  “但立直标,终无曲影。”联演联训作为一种对外军事交流合作活动,其功能包括开展军事外交、增强军事互信、加强互鉴协作、提升实战能力等多个方面。经过持续不断努力推进,中国军队与外军开展联演联训日益频繁。从起初的单纯受邀参加,到根据安全需求主动设计、牵头组织;从以周边国家为主要合作对象,到与世界众多国家扩展合作;从以反恐、救援等非传统安全起步,到涉及传统安全和非传统安全的各个领域,中国军队始终保持着开阔眼界、学习借鉴的心态来开展联演联训,努力达成维护本国安全、增进国家和军队间友谊、促进地区和世界和平稳定相统一的愿景,为加强国与国、军与军之间的合作交流提供了崭新思路。

  演训是作战能力生成的“正向累积”,而作战则是训练水平的“逆向释放”。如果把演训与作战比喻为两张不同的影像,两者间的差距便是实战化训练必须跨越的障碍。历史一再证明,要提高军事训练效益,必须使两个影像高度重合。从中国军队的顶层设计分析,未来联演联训的组训方式应当严格按照实战化要求组织实施,精心选择演训课目,突出全要素演训和检验性演练,努力使演训内容与现代战争相吻合,探索联合协同机制,积累联合行动经验,以量的积累求质的飞跃。

  我军军事训练大纲强调突出创新驱动,用前沿思维、最新理念、一流标准研究训练问题。那么,这种“前沿思维、最新理念、一流标准”从哪里来?当然不是闭门造车式的主观臆想,而是要在紧贴自身实际的基础上放眼世界,比肩高手,用好中外联演联训平台。事实上,近年来众多部队自觉把中外联演联训作为群众性练兵比武的大舞台,通过学习外军作战理念、组训方式与作战战法,促进部队训练质量提升,提高战斗力水平。从此次“东方-2018”战略演习中俄两军的联演实践来看,这种并肩战斗式的合作交流,有利于部队官兵开阔视野,有利于共同提高战斗力。

  备战能战方能慑战止战,准备打才可能不必打,越不能打越可能挨打。利用联演联训提高实战能力,是以前瞻眼光透视未来战争、指导当前训练实践、创新发展作战方式方法的有效途径。和平,是世界人民的共同心愿;胜战,是各国军队的永恒追求。作为一支维护世界和平的正义力量,中国军队战斗力的增强,就是对世界和平的贡献。

  (本文刊于《解放军报》2018年9月14日05版)

标签:
责编:王迅 崔欣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