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图片20180926163105.jpg
售假网红“猫娘”遭追逃自首 曾携700万现金逃48天
2018-10-16 07:19:00  来源:北京青年报  
1
听新闻

  售假网红“猫娘”遭跨国追逃自首

  被粉丝举报所售商品为假货后上演“自杀闹剧” 曾携700万现金海外逃亡48天

  在外逃亡48天的“猫娘”夫妇回国投案自首

  10月15日,网红“猫娘”被捕的消息在网上成为热点。

  在此之前,因为声称可以低价拿到各大品牌产品,“猫娘”一度备受推崇。鼎盛时期,其在社交网站上的粉丝量一度达到63万,每次“上新”,都有一大群粉丝等着抢购。

  5月底,有粉丝举报称,自己在“猫娘”店铺内购买的名牌眼镜是假货,此后越来越多的“假货指控”开始出现。5月31日,“猫娘”发微博称遭到他人故意报复,言语中流露出自杀倾向。但不久她又删除了这一消息,改称愿意赔偿。但事实上,此时她已经购买了出国的机票,并支取了700万现金。

  7月,深圳警方委托“猫娘”家属转告已经潜逃出境的“猫娘”夫妇:再不回来,将申请红色通缉令注销其护照。7月16日,在外逃亡48天的“猫娘”夫妇回国自首。

  10月15日,北京青年报记者从深圳市公安局龙岗分局了解到,“猫娘”已被检察院批准逮捕,目前案件处于检察院审查起诉阶段。

  回怼“差评”招致售假指控

  15日,网友古桑(化名)发微博称,被自己举报销售假货的网红“猫娘”,近日已被深圳龙岗警方跨国追回。消息一经发布,很快引发大量关注。

  在此之前,“猫娘”已经在社交网站上消失了100多天。这对于有63万粉丝的网红来说,实在是有些异常。但关注她的人,对“猫娘”的失踪却不会太意外。

  2018年1月8日,古桑在一家珠宝商的微博下留言评论称,猫娘所售产品品质不佳,“不要买猫娘家的钻石……她家碎钻肉眼可见的发黄有杂质,品质真的特别低。尤其是一对比更是伤害。”在她看来,这段发布于凌晨1时12分的“差评”,只是自己对其他消费者的善意提醒。很快,“猫娘”对这条评论作出了回应:在自己的微博发布古桑评论的截图。此后,古桑开始不断收到来自“猫娘”粉丝的“问候”私信。

  彼时,古桑微博粉丝几千人,与网红“猫娘”完全不在一个数量级。这场“口水仗”也很快以古桑的沉默告终。不料4个月后,古桑再次旧事重提。一开始她先是爆料“猫娘”拉黑顾客、辱骂粉丝,两天后又甩出新证据称“猫娘”店铺所售Gentle Monster(简称“GM”)眼镜系假冒产品。

  一石激起千层浪,此后对于“猫娘”售假的指控越来越多。

  首位被跨国追逃的网红卖家

  对于网红售假的爆料这几年时有出现,但差点被警方列为红色通缉令通缉对象的,“猫娘”是第一个。

  在被曝出售假后,“猫娘”于5月31日凌晨发布长文称,自己遭到他人故意报复,言辞中“此生的交代,愿再无来生”的表述,让不少人担心她可能因此轻生。但在网友、网警积极联系各方准备施救时,“猫娘”又删除了这篇文章,并重新发布消息称将会积极处理退款事宜。

  也就是在同一天,深圳警方开始陆续接到各地买家关于“猫娘”涉嫌售假的报案。随后,龙岗分局开始安排警力介入对猫娘的调查。但当警方赶到“猫娘”住所时却发现,除了保姆外,“猫娘”夫妇早已没了身影。办案民警调查后发现,早在5月30日,“猫娘”夫妇就已经离境前往韩国了,其银行流水显示,出国前“猫娘”夫妇支取了700万现金,两张银行卡余额加起来还不到1元。警方据此推断,“猫娘”早已有出逃打算,“她说自己不会跑路时,人已经不在国内了。”

  7月,办案民警钱兴意在多次尝试后,终于打通了“猫娘”公公的电话,希望能够通过家属劝说让“猫娘”回国自首。7月10日,钱兴意向“猫娘”转达了最后通牒:再不回国投案,将申请红色通缉令注销夫妇两人的护照,这样一来即使日后被抓捕回国也不能认定投案自首。

  4天后,“猫娘”家人赶到派出所提交了自首申请。7月16日,在外逃亡48天的“猫娘”夫妇经泰国曼谷中转,从日本东京搭乘航班返回深圳。落地后,两人被立即带往派出所。将近50公里的路程中,“猫娘”哭了一路。

  一次秒杀就可收获百万毛利

  今年35岁的“猫娘”真名为于某,出生在天津的一个普通人家。2013年,只有高中学历的她在微博上注册了“美Pi猫娘”账号,开始做彩妆分享和解答,偶尔出国时也会帮人代买一些化妆品回国。通过美妆问答、为救助流浪猫的活动报销费用等方式,“猫娘”一点一滴地积攒起了在网上的人气。2016年,已经拥有近30万粉丝的她,在深圳注册了一家珠宝公司,并自创了一个名为“Hanabi”的品牌。

  在很多粉丝的印象中,“猫娘”十分低调和贴心,“她会对重要粉丝嘘寒问暖,生日送花、失恋送礼物,日常还营造出不赚钱、贴运费亏本为粉丝送福利抽奖的慷慨形象。”而她的丈夫则十分善于处理假货投诉。以往,如果遇到粉丝投诉称买到假货,只要对方不闹大,他们通常都会选择赔钱赔货、息事宁人。

  回溯整起案件,钱兴意说,“猫娘”的一系列操作可以称得上是计划周密。卖货环节,她会先在微博发布商品秒杀信息预告,制造饥饿营销的氛围。准点上货后,刻意模糊描述所售商品、避免提及品牌。因其粉丝数量巨大,千余眼镜往往在几分钟之内就会被抢光。此后“猫娘”会迅速下架商品链接,以规避网店监管。除此之外,她在进货时仅使用现金交易,所售产品快进快出不留存货,造成执法机关取证难度极大。售假举报闹得人尽皆知后,“猫娘”第一时间销毁了电脑硬盘、公司监控,并转移尾货、烧毁账单、遣散员工、统一口径,“一边谎称要负责到底,一边宣称要自杀,实际上连夜转移上千万财产逃往国外。”

  落网后,“猫娘”供述,为了做好这笔生意,“这些年我几乎每天只睡四五个小时,大部分时间都是在跟他们进行感情沟通。”显然,她的努力没有“白费”。据警方调查,仅5月4日一天,“猫娘”就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眼镜三千余副,涉案金额达194万余元。钱兴意透露,“猫娘”售假所得利润十分可观,“一次秒杀就有百万元的毛利。”

  10月15日,北青报记者从深圳龙岗分局了解到,“猫娘”已于8月19日被检方批准逮捕。8月14日,其上游供货商也被抓获,据其指认,“猫娘”是知假售假。目前该案已处于检察院审查起诉阶段。

  文/本报记者 孔令晗

标签:
责编:李旸 崔欣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