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图片20180926163105.jpg
自媒体黑幕背后的“连锁反应”远不是你想得那么简单
2018-10-22 18:19:00  来源:新民周刊  作者:吴雪  
1
听新闻

  据刚从币圈离职的媒体人透露,一篇快讯报价2000元;约篇专访高达10万;写黑稿,向ICO项目方收取“保护费”,叫卖20万天价。

  记者 |吴 雪

  人人皆说,生在江湖,身不由己。但对一些自媒体“操盘手”们来说,他们已俨然在自媒体江湖“称王”,不是身不由己,而是无法无天——

  中国台湾领土被“大V”莫名划归他国麾下;居心叵测之徒变身“专家”,一遍遍唱衰中国经济;“黄赌毒”套上“白莲花”的外壳,藏身学习教育类APP,以“社交”为名,堂而皇之地毒害青少年……

  自媒体“逐利求名”,早已不是秘密,一波倒下,一波又起,曾经信誓旦旦的“痛改前非”,“风头”一过“死灰复燃”。

  他们的套路、题梗换了一茬又一茬,乍看之下“骗”的只是钱,殊不知,肮脏交易背后的“连锁反应”远不止亲眼所见那么简单。

  他们为之雀跃的流量变现,很可能成为腐蚀中国经济链条的“蛀虫”;他们随手炮制一条谣言,或许正在影响一件国际大事的外交走向;他们贩卖焦虑、狠戳人性弱点,却在无形中扮演了压倒“祖国花朵”的最后一根稻草。

  自媒体“金钱江湖”,岂止金钱。

  严打,箭在弦上,必须直发。

  拿热点政治当“儿戏”

  对脏黑自媒体来说,有钱乃大,娱乐至死,可以“无所不用其极”。

  自媒体对大众的“喂养”也“与时俱进”。当人们厌倦了“猎奇”“反常识”“标题党”等吸睛的惯用套路,他们便不断挑高新尺度。热点政治,以其较高的思想站位、世界性的号召力和影响力,被自媒体瞄上成为谋利新工具。

  特朗普“推特治国”众所周知,去年特朗普访问中国期间,朋友圈就疯传了一张@xijinping的推特截图,大致内容是:@xijinping未来3天我将在中国,Twitter在中国被禁止,真的很糟糕。真的!让美国再次伟大!

  借twitter贬低中国抬高美国,显然是在刻意挑起中美争端,虽未横生外交枝节,但炮制的头像和Donald J. Trump名称,几乎可以“以假乱真”。据爆料,这些截图的生产地,的确并非特朗普本人,而是一家名叫“即刻”的网站。

  上线4天,100万张截图,“即刻”这波超溜的营销,显然收罗了一众年轻人追捧,虽然可权当玩笑乐呵乐呵,但在审核松散之下,冒出无数个观点的“假特朗普”,充斥在网络被一传再传,谁还会记得,真实新闻的长相?谁还会去细究这些截图哪个是“李鬼”哪个是“李逵”?甚至连美联社都颇具讽刺地说道,尽管特朗普推行的政策在台湾、南海和移民问题上对中国并不友好,但对于一些年轻人来说,特朗普却有独特“魅力”。这是何等的讽刺!难道“有魅力”就可随便拿中美关系调侃,甚至连一些反华言论也放任置之吗?

  有人说,开个玩笑而已嘛。真的仅仅只是玩笑那么简单?恐怕不止,在长生生物假疫苗事件发酵期间,唯恐天下不乱之人便冒充特朗普跳出来发了一条“假推特”,试图浑水摸鱼,引导舆论歪曲走向。其声称,中国的假疫苗让很多人为之丧命,美国拒绝与中国交流,不愿与一个生产假疫苗的国家谈判。所以这样的无稽之谈也可以被认为毫无关系吗?倘若引起不必要的恐慌,又该谁来买单和收场?到那时恐怕造谣的始作俑者,早就赚了快钱,关门打烊了。

  “利用信息错位张冠李戴,刻意拼接图片、文字甚至视频,扩大冲突点,让人们深信中国制度不合法、没有人道主义精神,不如欧美国家。”复旦大学新闻学院杨鹏教授告诉《新民周刊》,以自媒体自居的“薅羊毛党”伎俩其实出自一些分工明确的“幕后组织”,仅靠一个普通用户的力量,很难炮制完成。

  覃照(化名)是一个7人组成的自媒体团队负责人,他的团队同时运营着300多个自媒体账号,月收入达10万元进账。他透露,表面上胸怀天下国事的自媒体们,其流水线式的操作不过是源自淘宝上单价3元、创作仅需10秒的“爆文神器”。如此一本万利,令人瞠目结舌。

  如今不少自媒体越来越大胆,将吸睛矛头对准了政治红线,想在越来越难获得大流量的环境中不断抢占关注度高地。5月11日,虎牙在纽交所敲钟上市,“游戏直播第一股”之争至此落下帷幕。但,曾经以“挖墙脚”“违约担保”筹码与斗鱼互撕而吹响的胜利号角,似乎并没有满足虎牙“野蛮扩张”的胃口,反而毫无收手迹象,其平台上主播@莉哥OvO竟拿“国歌”开涮,为其涨粉、谋利。

  篡改国歌曲谱,嬉皮笑脸演唱,并作为直播间开幕曲,等待莉哥的是“拘留5日,全网封杀”。作为一个年满20岁的成年人,难道不清楚,国歌是国家的象征和标志,所有公民和组织必须尊重的吗?显然不是,在这些自媒体的认知里,比起流量,“法”不算什么,没人关注是比挨骂更悲惨的事,为此,他们甘愿冒风险。

  据知情人爆料,虎牙以5000万高价签约费将“莉哥”收入旗下,必然是期望她能成为一个响当当的“头牌”,毕竟一个头部主播带来300万到400万的下载量,不是随便一个小网红可以比拟的,但令人唏嘘的是,莉哥刚入驻虎牙,成绩便惨淡到靠“托”来刷礼物,前后流量反差的冲击,必然使其“不择手段”。

  什么以榜样自居,什么对粉丝负责,在金钱面前通通成为了“一戳即破”的笑话。从以往的直播爆料看,莉哥曾三万快币,也就是10个穿云箭(直播间礼物名称)出售私人微信号,号称“莉三万”。试问,这样一个颜值在线,素质缺位,靠着一张脸蛋爆红走穴的人,何以有颜面和资格被万人追捧,堂堂正正地坐上大众传播标杆的“宝座”?

  越来越多的“反派主播”随着时间发酵浮出水面。10月10日,旭旭宝宝调侃国歌视频被爆,10月11日,快手主播“二驴”关于“钓鱼岛是日本”的言论被挖,10月14日,斗鱼B总001也被爆抗日战争的不当言论。看来,在利益的“胁迫”下,直播、大V、网红、达人……不清不白还真不少。

  正因这样的“标杆”越发增多,一种错误的认知也越发凸显,“一夜成名”、“三天暴富”的认知在更年轻的群体中“生根发芽”,在一则关于“95后”最向往的新兴职业调查中,一组数字令人汗颜,54%的人毕业后不愿找工作,只愿意当主播、网红。“这并非真正意义上的自媒体,商人唯利是图,以流量谋生,打击的点首先必须是与资本链接的点。”复旦大学国际政治系副教授沈逸告诉《新民周刊》。

  毕竟,主播人气再高,也只是平台的棋子。表面上的风光无两,私底下却只是为资本卖命的“打工仔”。据虎牙一位主播爆料,直播平台的总收益分别被虎牙平台和“招募培养主播”的白金公会,分了去,一个提成50%,一个提成35%,再除去20%—30%的税,到手真的少得可怜。

  而一旦有主播被封杀,所谓的危机公关也形成了“约定俗成”的套路——封杀主播、下架视频、微博致歉,整改教育。每走一步,完全符合一家大型自媒体人设。但倘若你知晓了,两个月前被拘留的“入江闪闪”再次换名复播,就了然这一篇篇雷同的戏码,只不过是避风头的“自保”,哪是什么真心悔改。

  面对一年218亿的庞大直播蛋糕,粉丝涨了,责任不涨;收入涨了,公德没长。手里的“麦克风”比别人大好几圈,肩上背负的责任却“甩个一干二净”,在金钱铸就的海市蜃楼之上,严肃的政治变成了玩笑,贪婪的欲望成为了常态。纵然有多个名头加持,也拯救不了“思想错位”的罪恶。

  身为大众传播的“口舌”,万万不可一天到晚盘算着,如何将影响力变成一摞摞钞票,而应把心思用在如何做到公平、公正、客观的清醒自持,真正让一次次“下不为例”的致歉,变成“绝不发生”。

  在这场争名夺利的混沌战中,从个体到机构再到组织,或许,都该把落下的“政治课”给补一补了。

  灰色利益的“新马甲”

  马克思曾说,如果能获得50%的暴利,资本家可以铤而走险;如果能获得100%的暴利,资本家敢于践踏人间一切法律;如果能获得300%的利润,资本家就敢冒被杀头的危险。”

  倘若政治是自媒体们谋利的“万金油”,与金钱直接挂钩的“经济”,更是难逃被利用。毕竟相较于政治的“流量变现”两步走,挂钩“经济”的回报率来得更直观、凶猛。当网络空间下的灰色利益,试图以“四两拨千斤”之姿,装进一个个形态各异的“新马甲”,中国经济新动荡如被“牵线木偶剧”,正在大众舞台上悄然启幕。

  对于大多数人来说,钱永远是刚需,而不费吹灰之力“赚快钱”,更是拒绝不了的诱惑。这点上,以资本支撑的自媒体,显然更加心知肚明,脱掉P2P网贷的敏感词汇,以“手机回租、虚拟购物”为幌子的APP,迎来了高利贷的新变种。

  乐回租、回租宝、闪电回购、爱回租……通过旧手机抵押的噱头,诱导用户填写包括身份证号码、人脸识别、银行卡认证等一系列私人信息,便可快速获得一笔贷款。看上去很美好的“躺着换钱、极速放款”,背后实际上是超过300%,甚至1000%的惊人利率。

  乐山某高校女大学生毛某,就在一网络平台贷款7000元,实际拿到手4500元。为了偿还贷款,毛某只有拆东墙补西墙,陷入了“以贷养贷”的恶性循环,最终毛某所贷的7000元摇身一变,实际负债竟高达36万元。

  知情人表示,诈骗网贷的操作套路,实质上是以违约金、保证金、中介费的名义,威胁受害人签订虚高借款合同,恶意垒高借款金额。由此推断,外貌上光明正大的自媒体,其操盘者很可能是“无资质”“无证件”“无经营权”的三无人员,甚至素质极低的无业游民。

  而打着“区块链技术”旗号的币圈自媒体,同样以APP、网站、微信公众号等多媒介形式存活。继金色财经、深链财经、火币资讯等多个大号被封之后,币圈的“黑色利益链”被扒,据刚从币圈离职的媒体人陈铎(化名)透露,一篇快讯报价2000元;约篇专访高达10万;写黑稿,向ICO项目方收取“保护费”,叫卖20万天价。

  在币圈自媒体的摇旗呐喊之下,利用炒币的火热效应,投资者、投机者,用养老金、学费、工资,砸下几万几十万试水币圈,却不知真正的玩家,早已用套现得来的现金大举购买房产、股份等实体经济。

  随手一搜,篇篇大标题新闻,统一指向金融自媒体的罪恶:25岁研究生借5万p2p网贷,暴力催收前自杀;小伙陷网贷自杀,亲友仍不断遭“呼死你”讨债;湖南娄底男子为逃网贷假死骗保,反致妻子携儿女投湖自尽;经济翻云覆雨之下,等来的不是铺天盖地的钞票,而是一个个美满家庭的疯狂撕裂、坠入断崖,为其买单的代价无疑是巨大的。“躺着赚钱”的白日梦,“一币一别墅”的泡沫,终将只会是天方夜谭。

  “新马甲”的信仰,是营造虚假繁荣的景象,从中捞取钱财,引发社会动荡;而自立门户的美国华裔律师兼作家“自媒体”章家敦,笔耕不辍唱衰中国经济16年,除了靠“中国崩溃论”名利双收,可能还另有所图。打开章家敦的言论,你能解锁一千种“中国崩溃”的新姿势。“中国经济,最多残喘一年”、“富士康正逃离中国”“特朗普一发推,中国就撤退”。

  更匪夷所思的是,部分自媒体大号,明知章家敦预言破产率100%,仍然强行搬运改编成“马云演讲”“专家预测”,炮制“中国经济不好,冒雨不如躲雨”等歪理邪说。“国外假新闻传播到国内,一般无从考证,而且往往以偏概全,断章取义,拿出一句话恶意放大,事实上与自媒体优质内容供给不足有关。”杨鹏说,自媒体拥有最易滋生虚假内容的土壤,它为一些特定人群提供交流场所,社群经济的产生,便是其最初根据地。

  如果以自媒体为工具误导受众,形成紧迫的舆论战,很可能会对中国经济市场秩序带来毁灭性的影响。毕竟,某些居心叵测的国外政治专家和研究机构,正在打着对付中国的“如意算盘”。中国社会科学院副院长蔡昉认为,唱衰者希望中国认不清自己经济转型的现实需求,迫使中国出台刺激性政策,实现粗放式高增长,自乱阵脚,以期在乱象中“渔翁得利”。

  而这些言论的爆发,从选择的时间点到编造的内容,都是有预谋的“带节奏”。北京大学经济学院曹和平教授表示,唱衰言论往往出现在中美关系纷争时期,一旦美国对华不信任度增强,就有人利用学者和媒体两个管道散播信息。无论在南海问题、网络安全问题、还是近期的中美贸易战,无数个“章家敦们”都盼望着落井下石,让中美关系出现倒退。

  当然,事实胜于雄辩,中国从未让“觊觎者”阴谋得逞,只是在维护中国经济市场新秩序的道路上,一些自媒体仍需“端正思想、摆正态度”,不盲目制造虚假繁荣,更不偏激歪曲唱衰,不管是为名,为利,还是为个体,抑或国家的命运,自媒体都该向传统媒体看齐,以“一审二审三审”为新闻把关制度,奉真实为生命,立客观为准则,保持清醒头脑,担当更多社会责任。

  疯狂社交的“伪装者”

  每个自媒体都有一个社交梦,但做社交既要心有猛虎,又要细嗅蔷薇。稍有不慎,便步步踏错,步步错。而有社交,便有人性,360创始人周鸿祎曾毫不避讳地直言,一个好产品应满足人性的七宗罪:淫欲、懒惰、贪婪、饕餮、傲慢、暴怒、妒忌。

  如果说,在政治、经济领域的炮制及诓骗,有其专业门槛,但狠戳人性弱点,如贩卖焦虑、挑唆欲望、迎合低俗,也许称得上一桩“一本万利”的买卖。毕竟只有琢磨出哺乳动物的原始本能,才能设计出让失乐园里的人类一针上瘾的精神毒品。而“深谙人性”的猎人如再瞄准“三观未定”的青少年,从成年到未成年一网打尽,便可乘胜追击,登上资本飙升的天阶,扶摇直上九万里。

  事实上,人性七宗罪,一直贯穿自媒体的微缩时代,从网红大V咪蒙的爆文产出套路,到谣言组织者的炮制手段,犹如管中窥豹,无非归纳以下几点:用户本位、挑战常识、制造二元对立。比如以“小三”“犯贱”“男人尺寸”等字眼,抢夺点击率;再比如,以院长、专家自居,解读治疗癌症新发明、造谣养生误区借机营销卖货;甚至被封杀的“嫖娼简史”,低俗无下限的“内涵段子”,吃人血馒头的“二更食堂”……数以万计的“追随者”,无不印证着自媒体“七宗罪”牢笼下的神秘力量。

  中山大学传播与艺术学院院长张志安认为,如今传统媒体大多转型互联网,但同时也坚守新闻职业操守,与互联网当下娱乐化、碎片化消费仍然保持着一定距离,以引导大众为己任,保持独立判断、独立价值的清醒自持;自媒体则不同,它是尽力满足客户,迎合受众,无需引导,吸睛为大,影响力变现是终极目标。正因自媒体“不肯自律、放任节制、藐视规则”,本质上也很难“斩草除根”。

  从小程序到公众号,再到APP,以“色情社交”著称、被封杀过无数次的拼房软件“睡睡APP”,近日又“复活”了,半年没更新的“睡睡”,不但没有元气大伤,仅上线3天,便以7966个、11358个、16738个……“床位拼单”呈指数式增长。

  两人拼房,均摊价格,何其美妙的“共享经济”,然而,挂着“美女免费”“一起做头发”标签的拼床,真就只是拼一拼那么简单?难道不是想借着“约”炮擦边球把所谓的线上红利导入到线下?很显然,在“利益和安全”面前,他们,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前者,然后,如鸵鸟埋沙,对隐患频出、对伦理崩塌、统统一概,假装不知!

  复活后的“睡睡”,在监管的“抽丝剥茧”下,竟成了“打不死的小强”。整改没有,“免责声明”倒是写得详尽,从线上线下到用户酒店,把可能想到的责任,全部规避了一遍,好像在说:对不起,我们只想赚钱,出事勿扰!看看这句“和TA一起睡,重返20岁!怎么了?怎么了?”的宣传语,“屡教不改”的狂妄与不屑,隔着屏幕都能闻到了。

  且“睡睡”越发变本加厉,新增“公安系统身份验证收费10块”,用户想使用“拼房”功能,必须充值VIP,铂金会员半年79块,钻石会员全年299块。如果有10000个用户去查看拼房信息,以半年铂金会员来计算,“睡睡”App也能拿到79万元的收入。

  盈利只是暂时的,毕竟,弥漫着荷尔蒙的恶俗营销,不能一劳永逸,建筑在低俗流沙之上的影响力,也终将成为过眼云烟。以APP寄居的自媒体,所谓的“强盗逻辑”“流氓模式”并不能从根本上解决用户痛点,反而很可能如滴滴一样,在不断吞噬的精神鸦片下,试探法律红线、撕裂道德底线,助纣为虐,不得翻身。

  如果拼房软件是字面上的“违法操作”,那么隐藏在青少年APP中的“蛀虫”更让人出离愤怒。自从鲁迅在作品《狂人日记》喊出“救救孩子”之后,这句话就成了中国人的最大公约数,底线,什么是底线,不伤害孩子,就是底线!

  预计一年1.4亿中小学生涌入的在线教育,以其“天然区位优势”,不断撕裂着“隐形欲望”。据众多家长举报,“互动作业”“小猿搜题”、“作业帮”等一众APP,不仅内含86款游戏,即点即玩,更糟糕的是还暗藏了许多“小黄文”“荤段子”。

  “作业小互”运营者表示,正因为带有“早恋”“叛逆”“污”关键词的阅读数往往轻松上万,远远超过正儿八经的知识传授、校园话题。他们便毫不犹豫地“弃笔从戎”,以“用户就是上帝”的“粗暴信条”苟且为生。

  但他们忘了,公众号上的115万粉丝,大多数是中小学生,75%的粉丝是小学五年级到初二的学生。打着“学习”旗号的自媒体,不管不顾,将戕害未成年人心理健康作为“赚钱靶子”,实在“罪不可赦”。事关青少年,需德行兼备,不可马马虎虎“审核不严”,更绝不可容忍“乌烟瘴气”出现导向偏差。

  在一波波的监管之后,教育APP似乎看上去“改邪归正”了,但这并不代表,疯狂的社交,就此罢手。据湖南郴州公安消息,网络色情交易藏在自媒体平台之下,已成跨国跨境的黑灰产业链。从小范围暴露身体,到大尺度的色情表演,再到直播男女性交画面,数万名各国籍女主播,通过家族长招揽,集聚在涉黄直播间非法牟利。

  空手套白狼的“色情经济”裹挟着利益,不断挑衅着“谋利者”的神经。加微信私聊100元,一对一发20多段淫秽视频,明码标价88元,女主播一天获利13.8万礼物打赏,打赏排行榜第一位观众贡献1.7万元,总收入再按6:2:2的比例分配给主播、家族长、平台运营团队。

  据公安机关调查,一个标题为“00后大队长15岁”的直播间,淫秽直播表演者不仅有未成年少女,更有母亲带着刚会走的孩子一起出镜,并裸露女儿的身体器官。更可怕的是,该淫秽直播平台接受任意年龄段网民加入成为会员,观看者大多为15到60岁男性,其中不乏未成年人和在校学生。

  残酷的自媒体乱象的现实告诉我们,由于网络生态价值观高度分化,普通大众面对海量信息,或失之盲从,或失之肤浅,或真假不辨,或是非不分。作为始作俑者,谋利极尽下限,手段极端残暴,如若自媒体迷信了一时的喧嚣,无法“安分守己”,“七宗罪”产出的“社会毒瘤”,恐怕以“罪该万死”定罪都不为过。

  “看似是互联网问题,实际上是全社会的问题,在资本家眼中,并没有什么成年与未成年之分,因为,他们获利的欲望已远远超出了道德底线。”杨鹏教授说,资本逐利是170年前发现的一种规律,需要政府、社会管理者多方联合采取措施,毕竟,资本恶的力量靠自律去扭转,几乎毫无可能。

  在互联网经济迸发的新时代,我们必须承认,自媒体为人类生活带来的极大便利,但倘若走了弯路,又不能做到自觉、自省、自律,自我重建及完善,执拗地“一条道走到黑”,恐怕以“金钱”马首是瞻的蝴蝶效应,终将使方圆百里的“前赴后继者”走向万劫不复的深渊。

  严打,必须严打!

  毕竟,这场江湖之战,我们,谁都不是局外人。

标签:
责编:戴凌 崔欣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