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网.jpg
虚假宣传、非法办学、违规考试...起底“小升初提前占坑”获利套路
2019-04-20 11:07:00  来源:成都商报  
1
听新闻

  重拳出击!2019小升初违规招生系列调查报道

  虚假宣传,非法办学,违规考试……全面起底“小升初提前占坑”获利套路

  严禁考试!严禁变相笔试!不准提前招生……尽管教育主管部门三令五申,但为了利益,依然有机构铤而走险。

  4月14日,成都芝麻帮教育咨询有限公司(简称“芝麻帮”)和成都新目标时代教育有限公司(简称“新目标”),违规组织300余名五、六年级小学生举行“小升初升学占坑考试”的消息,经成都商报-红星新闻报道后引发关注。目前,省、市、区教育部门联动,教育、市场监管、公安等多部门协同,重拳出击,进行了一系列调查处理。

  疑云并未完全打消。据多位家长所述,之所以愿意让孩子参加机构组织的此类违规“占坑”考试,是希望提前拿到民办学校的录取名额。那么,所谓的“占坑”考试,是否真的能让孩子们顺利进入心仪学校呢?

  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展开多方调查,为你揭开“小升初占坑考试”背后的种种经营套路与利益攫取链条。

  起底机构

  “缴纳12万包转入”

  多家违规机构被严查

  铤而走险的背后,是巨大的利益诱惑。那类似违规考试背后的利益究竟有多大?

  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了解到这样一个案例。2018年初,南充康成网络信息咨询有限公司在其微信公号“同城拼团”中刊载报名广告,自称能够组织“师大一中(龙泉、麓山、锦江)三校联考2018年小升初专场模拟考试”以及“西川(含西川南区)小升初专场模拟考试”等10余所中学的违规“占坑”考试,报名费100~300元。至2018年1月底被查处时,该公司的“39项课程”销量达到3682个,即使是按照最低100元计算,仅报名费,该公司至少获利36万元。

  巨额利益诱惑下,每年都有不少不良公司试图越过红线,且手段多样。

  日前,高新区基层治理和社会事业局,便对成都月半松鼠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简称“成都月半松鼠”)等多家违规公司进行了严厉查处。记者在天眼查看到,成都月半松鼠于2018年11月12日成立,经营范围为技术开发、技术服务、技术咨询等。但2019年寒假,成都月半松鼠却公然打印了虚构的四升五、五升六转学插班生宣传单进行宣传,并声称自己有锦城一中的转学渠道,家长只要缴纳12万元,就可以包转入。成都月半松鼠法人代表文某承认,公司确实存在欺骗家长的行为,但未介绍学生去民办学校就读。

  被查处的还有成都佳宜教育咨询有限公司(简称“佳宜教育”)。今年2月,佳宜教育宣称能帮“成实外”举办推优考试,对外则以“学生素质拓展活动”和“能力信息采集”为名,组织省内外约700名小学生开展升学测试活动。3月,佳宜教育又组织省内外600余名小学生在金堂县进行学科测试,按400元/生的标准收取测试费,涉及金额达24万余元。

  而记者在天眼查发现,佳宜教育早在2017年12月就曾因“通过登记的住所或者经营场所无法联系”,被金牛区市场和质量监督管理局列入经营异常名录。

  内幕揭秘

  多种套路,充分利用家长焦虑

  所谓的“占坑”,最后变成了家长“掉坑”。这些公司是如何一步一步让家长掏钱和掉坑的呢?一位曾在这类公司工作长达6年的业内人士,向记者披露了里面的多种套路。

  套路1 渲染升学难度,增加家长焦虑

  比如家长来咨询时,明明只有100多人报名,却夸大说有700人;明明没有学员被录取,却说升学成果显著,并不断拿“再不报名就晚了”等话鼓动家长。

  夸大小升初难度是制造恐慌的常用方法之一。一般在劝说家长参加测试时,工作人员会事先询问孩子成绩,若孩子成绩很优秀,公司便会有意将题目难度增大,让孩子得一个较低的分数,家长看到差距后,忍不住给孩子报名参加培训。

  套路2 利用信息不对称,虚假宣传

  为了让家长报名,一些公司会声称自己与某名校很熟,有内部消息与渠道,可以为孩子提供推优入学机会。如成都月半松鼠本来的业务是抖音、快手、西瓜、大鱼号等视频拍摄剪辑,文某为了补贴公司运转,打印了四升五、五升六转学插班生宣传单进行宣传,目的是为了添加家长微信,建立微信群。家长进群后,为了增加粉丝的黏性,工作人员在百度搜索成都各个学校的概况,在群里长期给家长客户分享。后来,公司还聘请了40多名在校大学生到各中小学校门口发传单,搜集学生信息。后期再利用学生信息给家长打电话,为家长推荐就近的培训机构补课,机构则会给予公司相应的补习费提成。

  套路3 不能进名校包退款,吃“概率钱”

  为了吸引家长,公司和机构有时会打包票称“X万包过”,如不成功则退款。事实上,这是一种更隐蔽的挖坑。

  以“3万包过”为例,假如有公司收10个学生,最后总有两三个拔尖的升学成功。另外七八位没有升学成功的,公司和机构也不可能全部退款,“建档费、管理费、活动费”,以各种名义拒绝退费或减少退费。“反正对公司和机构来说,绝对稳赚不赔,就是吃‘概率钱’”。

  套路4 转介绍培训,二次收割

  如前所述,一些公司和机构通过操作试题的难度,让家长们感受到孩子的“巨大差距”。而让孩子去“考一考”,了解一下“孩子的学习成绩在竞争中处于什么水平”,也是不少家长容易入坑的心理。

  以上周末违规组织“小升初占坑考试”的芝麻帮和新目标为例,其负责人就承认,他们的目的就是为了在拿到孩子的考试成绩之后,推荐孩子到“金榜名师”“捷恩教育”等培训机构补习,以此获利。

  重申禁令

  各级各类学校不得为义务段选拔性考试提供场地

  对于近期日渐活跃的各类小升初违规考试,成都市教育局再次重申“禁令”。2017年11月成都市教育局、成都市公安局、成都市工商行政管理局共同印发的《关于全面清理举办、承办、协办违规竞赛活动的通知》,各级各类学校(含幼儿园、培训机构)不得为义务段的民间竞赛、考级等选拔性考(测)试活动提供场地、宣传渠道、考前培训、考务服务等。成都市教育局相关负责人表示,这其中就包括但不限于以冬令营、夏令营形式组织的竞赛集训等选拔性考试测试活动,所谓的“小升初升学占坑考试”就属于这一类。

  4月18日,省教育厅也发出了《关于严禁提供教学场所开展中小学生校外培训的通知》,《通知》要求,要严格审查教学场地对外租借用途,严禁提供给社会组织和个人面向中小学生开展语文、数学、英语及物理、化学、生物等学科知识培训,严禁开展与中小学招生入学挂钩的考试活动。

  家长自述

  李女士:先考得你心慌,再推荐培训

  孩子还在五年级时,李女士就开始接触小升初信息,六年级时周围很多家长都在给孩子报相关补习班。“由于孩子成绩还不错,所以我一直没特别在意。直到有一天,孩子跑来问我,同学都参加了小升初考试,为什么没有给他报名。”

  于是今年3月中下旬,在其他家长的推荐下,李女士去了位于成都西站附近的一家培训机构实地了解。对方多次或明或暗地表示他们与多所优质学校有合作,有内部渠道和消息,可以对孩子进行推优入学。“对方趁机告诉我近期就有一个小升初考试,现在就可以提交资料。我交了400元报名费,可能是怕走漏风声,直到考试头一天夜里,对方才通知具体时间地点。”

  考试结果让李女士再也无法淡定了。“孩子平常在学校成绩都是名列前茅,但在这次考试里,数学100分的满分,最后却只考了20多分”。更烦人的是,不少机构知道她的孩子参加小升初考试后,纷纷打电话过来,发出小升初考试和推优培训邀请,有的公司甚至告诉她只要交一笔“占坑费”,就可以保证孩子读到理想的学校。

  杨女士:

  全程各种套路,不断让家长掏钱

  杨女士的遭遇跟李女士差不多。在其他家长推荐下,杨女士来到万和路附近的一家机构。“一测试,100分的题,孩子才得了20多分,而其他培训过的孩子可以考到五六十分,甚至更高。当时我觉得这差距太大了,于是决定让孩子参加培训。”

  孩子学习一段时间后,对方就问有没有意向学校,随后马上就说某某学校对孩子要求很高,目前差距还很大,需要加大培训力度,继而推荐其他课程。同时,还会让家长报名参加各种小升初考试。谈到小升初考试时,机构不会明确说出学校的中文名称,而是用CW、JX等学校首字母来替代。“假如孩子考得不错,机构会说碍于政策,学校不敢提前发录取通知,然后又说交一笔高达万元的培训费,进入他们与学校合作办学的基地班,被录取的几率很大。”杨女士说,全程套路,用各种理由让家长掏钱,她前前后后在这家机构花了上万元。(记者张瑾 沈兴超)

标签:
责编:孔婧 崔欣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