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jpg
高颜值女孩整形后很“后悔” 花光8万元积蓄“还变丑了”
2021-11-25 07:35:00  来源:武汉晚报  
1
听新闻

两次手术花光8万元积蓄,“结果还变丑了”

高颜值女孩整形后很“后悔”

“花钱变美,结果还变丑了。”颜值自评80分的小丹,大学毕业后积攒8万元进行美容整形,经过两次手术后,越来越觉得没脸见人,把社交减到了最少。近日,小丹接受记者采访谈起整形经历时,满脑子都是“后悔”。

“花钱变美,结果还变丑了”

上大学时,身边的朋友都说小丹像某位香港演员,要是在五官上“动一下”就更像了。

小丹一直觉得自己的鼻头太大,缩小一点会更显精致。她还想将自己的单眼皮弄成双眼皮,这样与那位港星就更像了。

一天,大学室友动了一个整形小手术后,小丹也跃跃欲试,无奈囊中羞涩,家人也不支持,只好作罢。

“人跟人接触的第一感觉是看脸,是重要的第一印象。”小丹希望大学毕业后攒足了钱再进行整形。

大学毕业工作后,小丹终于攒足了整形的手术费用。“导医说手术就是睡一觉的事,我就想着动一次刀不容易,不如一次到位。”思来想去,小丹增加了“开眼角”和“自体脂肪填充面颊”的整形项目,这样看起来面部更加饱满一点。经“朋友的朋友”介绍,小丹最后挑选了一位韩国医生主刀,在武汉一家美容医院做了整形手术。

小丹签下5万元的手术协议后兴奋不已,期待第二天镜子中的自己就是想要的面庞。手术后,小丹被镜子中的自己吓了一跳:眼角附近有疤痕,一只双眼皮脱落为单眼皮,手术后鼻头增生,没有出现期待的精致。

“花钱变美,结果还变丑了。”小丹索性辞职在家休养了一段时间。经过数次交涉,今年2月,美容医院同意给小丹做“返修手术”,但需要再支付3万元费用。

考虑再三后,小丹拿出了自己最后的积蓄,做了第二次手术。结果更大的问题来了,小丹发现自己睡觉时眼睛没办法完全闭合,而且干涩难忍,视力也有所下降。鼻子也有点歪斜,填充物清晰可见,面部脂肪填充也显得不平。

身高1.63米、体重90多斤的小丹,原先一直觉得自己的颜值即便不整形也可以打80分。第二次手术后,小丹越来越觉得自己没脸见人,把社交减到最少,偶尔出门也要戴上帽子,即便与记者见面时也把帽檐压得低低的,试图遮住眼部疤痕。

“朋友的朋友”是美容医托

小丹大学的专业是珠宝设计,审美鉴美是基本的专业素养。小丹对自己的穿衣打扮一向在意,但现在再也提不起兴致,满脑子都是“后悔”。

“手术没有任何痛苦,睡一觉就成了。”“朋友的朋友”一一化解了小丹的疑惑。小丹后来得知给她介绍美容医生的“朋友的朋友”是一名美容医托。

小丹上手术台前试图与韩国医生交流,说了一堆要达到的美容效果的话,对方只是点头说“嗯”“没问题”“很简单”。后来,小丹才知道这位韩国医生不会说中文。

一名职业医托告诉记者,面对面的美容整形营销主要针对亲朋好友,量比较小。现在美容整形营销主要靠网络平台。

这位职业医托说,哪怕你只留下只言片语,他们也会穷追不舍。“无论是谁,做美容手术前都要去网上做功课,这些人群就是营销重点,转化率相当高,效果很好。”

记者以想做美鼻手术为名登录某红书,不一会儿一位网名为“美呗咨询顾问仙仙”的人员马上与记者搭话。“想做鼻部整形?”“住哪里?”一番寒暄后,对方让记者填一张表,还特意嘱咐手机号不能错。随后,对方说,已将记者的求医信息发给了武汉鼻部整形最好的四家美容医院。很快,四家美容医院的美容顾问便给记者打来电话,先后发来鼻部整形案例、价格、医生等信息,事后还不停给记者打电话进行推销。

长期在医疗美容行业工作的任远解释,记者遭遇的营销方式属于“大数据网上引流”,推荐的四家医院若一家成交,“美呗咨询顾问仙仙”便可获得30%左右的提成。

任远透露,线下医托提成一般可以达到50%到60%。一般鼻部整形费用不会超过1.8万元,小丹的美容开销一半进了医托的腰包。

任远表示,当时给小丹做手术的是一家美容门诊,而不是美容医院,这就是医托不停向小丹推荐韩国医生而不是医疗机构的原因。

任远介绍,美容门诊、美容诊所、美容医院之间差别很大。美容门诊实力不强,两个医生就可以,没有急救室。美容诊所实力更差,一个医生就可以开张营业。一般鼻部综合整形应该去美容医院而不是美容诊所。

有人从美容失败中看到商机

艾瑞咨询发布的《2020年中国医疗美容行业洞察白皮书》显示,2019年中国医美市场规模达到1769亿元,增速为22.22%,预计到2023年市场规模将达到3115亿元。

医美行业到底有多赚钱?年报显示,主营“美容针”的爱美客公司2020年净利润增长43.93%,其中占主营收入的两大产品“溶液类注射产品”“凝胶类注射产品”毛利率分别为92.85%和92.27%。

“最极端的美容案例,有医托可以提成80%。”任远透露,美容播主在年轻人心中的影响力越来越大,也引得美容机构主动寻求合作。如某高校的一名女生,自己整形成功后从中看出商机,索性开了各种视频号当起美容播主,吸引了大量粉丝,一年下来挣了百万元。

“从客户角度看,美容手术失败率占到40%,其实不一定是医学的失败,更多的是美学的失败。”任远认为,医疗美容中医疗技术占到50%,美学设计占到50%,否则做不好美容手术。

正是从众多美容整形失败中看到商机,90后女孩张子聪去年成立了武汉颜面美容咨询服务有限公司,专门教人如何选医院、如何选美容医生、如何砍价。

“因为有容貌焦虑作祟,有人就会不分青红皂白予以相信。”张子聪介绍,其实健身播主不收腹一样可以看到小肚子,美妆播主不修图脸上一样存在瑕疵。很可笑的是有些美容营销人员提供给客户的案例很多是假图片、假案例。

从小爱美的张子聪,创业动机来自亲朋好友的美容整形失败经历。她称,由于医生少、需求大,有医疗机构以所谓名医名师、专业医疗资质等作为噱头,甚至通过虚构、夸大医生资历、医疗机构资质荣誉等方式,给消费者以服务品质很有保证的假象。

张子聪已为400名客户找到了适合自己的美容机构,并指导了全国各地上百名美容客户进行维权。“我们不仅跟客户签约保障美容效果,还能节省15%的费用,每一个美容步骤都给客户把关,让爱美女生少走弯路。”

自然和自信的美胜过外在的美

谈起为何要进行美容整形的初衷,小丹坦言:“虽然自己活泼开朗,长相也不错,但人无完人,总希望自己更完美一点。”这其实是一种容貌焦虑。

今年3月,“中青校媒”发布一项调查显示,有59.03%的大学生存在一定程度的容貌焦虑。还有美容机构将容貌出众与“高素质”“成功”等不当关联,助推了年轻人的容貌焦虑。

“很多人并不适合美容手术,尤其是完美主义者。”武汉大学发展与教育心理研究所所长戴正清教授之前就留意到美容机构对顾客不加甄别的现象。

戴正清曾当面跟美容机构进行沟通,希望手术前给客户做一个评估,排除心理上不太适合的美容手术者,尤其是完美主义者。但出于经济利益考虑,没有一家美容机构听从他的建议。

美容机构也向戴正清反馈,确实有人反复做几次甚至几十次美容整形手术,但是他们依然没有拒绝客户的手术要求。

戴正清分析,青年人容貌焦虑有对自己长相、出身,甚至性别缺乏认同的原因,也有视频主播通过美容、美颜、美妆处理容貌后带来的影响。另外,社会竞争压力也加剧了容貌焦虑。

在戴正清看来,一个人给自己容貌打七八十分已经很不错了,要多关注内心的强大而不是外在形象,人的性格和气质可以弥补外貌的不足。

“容貌焦虑或者美容手术失败导致抑郁的案例比较多。”武汉市精神卫生中心心理创伤科主任张淑芳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容貌焦虑只是一种焦虑情绪并非心理疾病。

张淑芳建议,缓解容貌焦虑首先要学会自我减压。每个人的容貌都是独一无二的,也并非十全十美。容貌并不代表一切,不要过于纠结缺点,要能接纳自己不完美的一面。“自然和自信的美超过了外在的美,一个心情好的人,从内到外都透着光,这是自信和自然的美,不是美容机构能够给予的。”

记者杨佳峰

标签:积蓄;整形;美容
责编:吕霞 易保山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