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图片_20220121095940_副本.jpg
“熊猫血”大哥15年献血71次:工作间隙抽空去“救人”
2021-12-01 07:19:00  来源:中国青年报  
1
听新闻

“熊猫血”大哥的第71次救人

2021年11月11日,“熊猫侠”廖振飞第71次赶去“救人”。

前一天,他向工地上的头儿请了假。这一个月来,他在高速公路上安装波形护栏,工资按日薪算,假不难请。

11日,早上6点多,天刚蒙蒙亮,廖振飞骑摩托车从湖南省邵阳市洞口县和平村到镇上坐车,手有些发冷。他在镇上吃了6元一碗的木耳肉丝面,坐上了第一班开往市区的大巴车,缴了35元车费,颠簸1小时40分后,到达湖南省邵阳市中心血站。

8点45分,廖振飞和护士像老熟人一样打招呼,扫了健康码,熟练地填写献血信息登记表、抽血化验、上卫生间、戴上鞋套。一切准备就绪后,他进入机采血小板室,躺上床,左手接过了护士递的口服钙剂,右手手臂入针。

廖振飞血管里的Rh阴性血液缓缓通过一次性管道,进入血液分离机。血小板在此被分离收集后,其他血液成分又通过管道输还给他。

80分钟后,两个治疗量的血小板从廖振飞的身体里析出。在未来一周内,又会输入与他不相识的血液病患者和因放化疗而引起骨髓抑制的癌症病人体内,他们需要不间断地输注血小板来维持生命。

“救人”的任务结束后,这位身高1米62、体重65公斤的供血者起了身,去食堂吃了一顿血站提供的免费午餐,又花了35元,坐车回了和平村。

第二天早上,他依旧5点起床,坐车到高速施工路段,封上路,然后接着安装波形护栏。

如今,40岁的廖振飞独自供养着79岁的残疾母亲和正上初二的儿子。他将儿子送去武术学校,那里的学费是普通中学的几倍,正是需要钱的时候。

Rh阴性血因其罕见,被称为“熊猫血”。人们把熊猫血的志愿捐献者称为熊猫侠。

在过去的15年里,廖振飞献血71次。他献出的全血和成分血累计2.76万毫升,约等于6个体重60公斤成年人的全部血液量。2020年,廖振飞获得全国无偿献血奉献奖金奖。

2004年,23岁的廖振飞才第一次得知自己是Rh阴性血。他看到护士化验了6次,把这样的结果写在了自己的验血报告单上,只感到奇怪,并不清楚这个稀有血型代表了什么。

那时候他没有手机,无从查起,直到后来在电视上偶然看到了一则新闻:长沙一Rh阴性血工人受伤大出血,全城召集熊猫血市民为其输血救援。那一次,有3位市民捐献了900cc的熊猫血,救下了那位工人的生命。

从那时起,廖振飞心里便记着:献血,等于救人。

自2007年第一次献血后,往后的工作间隙,他都会抽空去“救人”。 献血和挣钱,是他生活里的两份坚持。

今年夏天,廖振飞做的是卸水泥的活儿。6月13日,邵阳最高气温34摄氏度,他卸了1410袋50公斤重的水泥,一直卸到天黑。

他将这天“记得清清楚楚”,是因为第二天是世界献血日,他还剩了150袋水泥没卸完。廖振飞拒绝了第二天的活儿,他向老板请辞:“我明天还有事,要去参加一个活动。”

献血多了,知道他的人也多了,廖振飞有时被身边的人当成“傻子”。“说我傻得很,血液这么珍贵的,怎能说送就送了出去。”

廖振飞一遍遍解释,“血并不是献了就没有了,人体是有造血功能的,只要注意饮食休息就行了,没有什么副作用。”

他明白献血的重要性,但并不计较多少。“没必要去争个谁多谁少,(献血)这个事情是要量力而行的。”

他既献全血,也献成分血,后者的频率更高。献全血时,廖振飞每次献300毫升。根据我国献血法,献血者每次最多采集400毫升血液,两次采集间隔不少于6个月。

捐献血小板要比捐献全血的恢复时间短得多,人体中的血小板处在不断新陈代谢的过程中,在48-72小时内就可以恢复到采前水平。因此,捐献者每间隔15天就可以捐出一个治疗量的机采血小板。

2017年6月9日,邵阳市第一间机器单采血小板成分献血室投入临床使用,廖振飞就开始成为第一批捐献血小板的志愿者。在适宜的捐献时间区限内,每当血站有需要,他就会赶过去。

“必须在自己身体健康的前提下,不是盲目去献的。”每一次献血前后,廖振飞会特别注意休息,控制饮食,酒、浓茶、咖啡之类一概不喝。这既是为了救人,也是为了自己。

2019年9月,廖振飞登记成为一名人体器官捐献志愿者——同样是为了“救人家的生命”。

至于“人家”是谁,廖振飞也不知道。

他在一家短视频平台上写道:“虽然我不认识你,但我衷心祝你健康幸福。”

实习生 杜佳冰 来源:中国青年报

标签:熊猫血;救人;Rh阴性血
责编:李旸 易保山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