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图片20180926163105.jpg
【暖新闻】当军检医生30年无一例责任退兵,送万名合格年轻人进军营
2018-08-09 11:17:00  来源:江南晚报  
1
听新闻

  从1989年开始为应征入伍的年轻人检查身体,今年65岁的马祥生在此岗位上已踏入第30个年头,送走了约万名新兵。“保质保量完成征兵任务,没有拖过一天征兵时间,征兵质量一点都不能差,符合条件的人员一个都不能少”,30年来,他铁面无私,没有出现过一例因体检问题而导致的责任退兵。

  能去的一个都不能少不能去的千方百计劝阻

  7日上午滨湖区召开征兵体检结果通报会,几位主检医生和区人武部工作人员一起讨论今年的体检结果。“有一个孩子的痔疮情况比较严重,不能让他去部队”,马祥生如今已是滨湖区征兵体检的主检医生,他认真地提出自己的意见。他介绍说,这个孩子当兵的念头很强,得知体检结果后还特意去大医院重新检查,医生说没有问题。不过,熟悉部队情况的马祥生表示,军事体检的要求比一般体检要高。“部队训练量大,再加上饮食、生活不规律,很可能会引发痔疮反复出血感染,对孩子的身体有影响。”

  对一些身体有点小瑕疵却不影响进部队的应征青年,马祥生会努力助他们一臂之力。前几年,有个江南大学的应届本科生报名参军,年轻人非常想去军营。但体检时发现他是倒足弓,脚底下能放进一个乒乓球。“平时生活没问题,但有时可能会出现站不稳的现象”,马祥生说,关于这一条,体检标准并没有相关规定。他想了又想,觉得这是个高学历人才,部队现代化建设需要这样的人,将来他很可能走上管理岗位,这个身体小瑕疵应该没有大问题,准予放行。小伙子当兵后的第三年,果然走上了领导岗位,马祥生很开心,自己没看走眼,孩子是个人才。

  体检发现有孩子患了癌症他助力开通绿色通道

  一般认为,年轻人得病的几率小,体检也比较马虎。但每年在应征体检中,马祥生经常会查出一些本人和家人都不知道的毛病。前年,锡城一所高校有名盐城籍的大学生做B超时发现有些异常。马祥生看着报告感觉不对劲,立马为他加做了一个CT,结果出来:肝癌。马祥生通知了各方,并让其父母来无锡。孩子的家长对马祥生很信任,咨询他的意见。从上海第二军医大学毕业的马祥生有许多同学都在大医院,他立马联系了权威的上海东方肝胆外科医院,为年轻人开辟了医疗绿色通道。

  还有一次,一位男青年应征体检透视发现右心室肥大,马祥生为他免费加做了一个彩超,发现是心肌肥厚。这种疾病看着没事,但运动量一大就很有可能引起猝死。部队当然是不能去了,男青年得知了自己的身体状况很着急。马祥生让其尽早就医,在平时生活中多加注意。

  其实有些疾病的检查项目都是体检中没有的,但如果发现比较重大的异常,马祥生一定会想办法帮助其进一步检查,得到一个较明确的结果。这些事和应征体检其实本无关系,但马祥生认为,关乎生命,一点都马虎不得。

  没有暗箱操作过一个兵打招呼走关系的都没门

  马祥生从1989年开始参加征兵体检,以前一年要送400多个年轻人进军营,现在慢慢只要200多人了。在这30年里,他已为约万名年轻人进军营保驾护航。“我没有暗箱操作过一个兵”,马祥生说,所有应征青年身体有什么问题,都会和本人、家属和各级人武部门讲清楚。“没有拖过一天征兵时间,征兵质量一点都不能差,符合条件的人员一个都不能少”,这是马祥生的“三一”原则。

  马祥生说,这30年,自己经手的士兵没发生过一例因体检把关不严的责任退兵。但在关键时刻,他又很有担当。有一年,无锡有个年轻人在新兵训练初期因感冒引发急性心肌炎,他赶去调查此事。部队看过地方体检报告,觉得当时确实没问题,可能是大强度训练引发的。再加上这个新兵挺优秀的,本人也想留在部队,就建议在部队治疗后继续当兵。但马祥生没答应,他说心肌炎要好好休养,一定要静养6个月,才不会让孩子留下后遗症,建议部队退兵。他又给孩子做思想工作,治好了病明年还能入伍。尽管退兵会对地方应征合格率有点小影响,但马祥生说,孩子健康的事是大事。后来,这个孩子养好了病,身体恢复得很好,第二年入伍去了南京,还入了党。

  如果是不合格的年轻人,想走个后门都不行。有人来托马祥生的家人说个情,放宽一点标准让孩子进部队。他的女婿就常说,“我们家老头子搞不定的,不会给我面子的,我也不敢去说。”

  退休后放弃高薪参加体检为国防事业尽一点力

  去年,滨湖区成为江苏省信息化征兵培训的一个试点,当时马祥生因胆囊性腹膜炎发作住院才出院10天。一听到动员,他毫不犹豫到南京参加培训。熟悉马祥生的人都知道,体检时如果出来的心电图放歪了纸,他都要求重新打印,因为这些资料要放在年轻人档案里很久,放歪了别人看到会不舒服,“细节决定成败”,他要对别人负责。看到自己送出去的士兵在部队提了干,要来看望他,他会开心很久。

  只要有机会,他还常会去部队回访,和战士们一起在食堂吃顿饭,看看他们的身体情况,了解部队的训练强度,这在以后体检时能够更好地给出建议。

  马祥生1953年出生于常熟和无锡交界处的一个农民家庭,1971年高中毕业,因时代原因无法再读大学。“要么当个教书先生,要么去部队”,于是他当了兵。

  到了浙江当兵没多久,他就被送到上海第二军医大学学医,后来又在部队医院做了10多年。回到地方后,在乡镇卫生院工作。有人邀请他参加应征青年的体检,他毫不犹豫地答应了。他退休后被一家民营医院聘用,月薪1.5万元。可这两年,应征青年体检从准备到送兵要3个月左右的时间,这个时候他就向医院告假,不拿医院工资,义务做好体检工作。他说:“部队培养了我,要为国防事业尽自己的一点力。”

  (晚报记者 黄孝萍/文、摄)

标签:
责编:王迅 崔欣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