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50.jpg
1200x50(1).jpg
【暖新闻】每周3次拄着盲杖进城血透——盲人患者给厚德盐城出了一道考题
2018-08-09 17:39:00  来源:盐城新闻网  
1
听新闻

  每周三次到医院血透,从家到医院,23公里路,盲人病患蔡竹清独自走了5年多。

  这一路,他一直感受着温暖和善意:医院门口,20多名保安轮流导引护送3年多;回家时,袁坎线公交司机会“破例”多开500米,让他少走一段路;还有许多为他让座、搀扶他过马路,给予他点滴温情的好心人……

  △说到在好心人帮助下顺利出行求医的经历,蔡竹清开心地笑起来。

  每周三次血透,20多名保安轮流导引

  8月6日上午7时10分,82路公交车缓缓停靠在市第三人民医院(南院)(简称“南三院”)站台。盲人蔡竹清拄着盲杖走下车。十几米外,医院门口值守的一名保安小跑上去,牵起他的盲杖。

  蔡竹清今年40岁,盐城经济技术开发区步凤镇友谊村人,5年多前因病失明,属二级视力残疾。2013年5月起,因糖尿病引发的并发症尿毒症,他每周三次去医院做血透治疗。

  “来了啊!”“是夏队长啊!”一听声音,蔡竹清熟稔地打招呼。“到了医院这站,我就踏实了!”夏队长名叫夏龙武,是市万泰保安服务有限公司的员工、南三院保安中队中队长。和往常一样,夏龙武引导他走到旁边的放心早餐摊前。蔡竹清买了一份手抓饼揣在口袋里——那是他的午饭。

  然后,夏龙武牵引着盲杖,带着蔡竹清缓慢走进医院住院部大楼,引导他走到二楼的血液净化中心。“他每周一三五上午都会乘公交车来,我们保安谁在门口值勤看到他来了,都会去帮着带他过来。”

  3年多前的一天,正在值勤的夏龙武第一次看到蔡竹清。“当时他刚下公交车,站在站台旁,用盲杖探路,小心翼翼,一步一敲,我问明他是来血透的,就主动上前搭把手。”聊天中得知对方的情况后,他便与其他27位同事约定,以后谁当班看到,谁就去搭一把手。

  中午12点,血透结束。有病友引导着蔡竹清走到楼下,值守的保安看到,一路护送他,穿过门诊楼,一直送到新都路南三院南侧的公交站台。夏龙武和同事这一小小的举动一做就是3年多。

  “真的很感谢这些保安兄弟!”蔡竹清说。“这是小事,能够帮到他,真的是缘分。”夏龙武说,只要还在医院执勤一天,他们一定会将导引任务做到底。

  破例多开一分钟,只为让他少摸一段路

  5年前,蔡竹清开始血透时,母亲杨秀兰和弟弟蔡存清曾轮流送他去医院。几周后,蔡竹清决定一个人去医院。

  “弟弟有自己的家庭、工作照应,妈妈年纪大了,腿脚也不好,还得侍弄家里三四亩田,太辛苦了。”蔡竹清想尽量减轻点家里的负担。

  拗不过儿子,杨秀兰将他送上路口的2路公交车。“开始眼睛还有点光亮,我一路摸索也走过来了。时间长了,这一路熟了,只要上了公交车,总会有人帮助我。”蔡竹清一般乘坐2路车,到东进路站转82路或B支4。

  “蔡竹清啊,我们线路上的都知道他。”韦春霞开2路公交车3年多了,从2015年开始,这位细心的女司机就一直关注着蔡竹清。“他上车,乘客很照应他,有给他让座的,下车也有人扶他一把。”每次到东进路站,韦春霞都会贴心地多提醒一声。

  “我们是最近一年熟悉起来的。”袁坎线司机陈健说。袁坎线是步凤镇上的一条镇村公交线路。因高铁建设,去年10月,2路公交线路改道,蔡竹清一般乘坐袁坎线到镇上公交车回车场再转车。

  袁坎线第一班车是早上6点20分发车,蔡竹清正常赶的就是这班车,站点是离他家一公里的环镇西路站点。远远看到蔡竹清拄着盲杖的身影,陈健都会尽量让车前门停在他面前。盲杖一探、腿一抬、步子一迈,蔡竹清就上了车,照例坐在靠门第一个位置。有时候人多,陈健会提醒乘客让个座,“不过一般不用提醒,大家都很自觉。”

  中午血透结束,蔡竹清沿原路返回。最后一站仍是环镇西路。看到蔡竹清在车上,袁坎线的司机总会破例多开一分钟,将车停在离站点500米处通往他家的小路路口,让他少走一段路。

  虽看不见光明,却感受着生活的善意

  在蔡竹清的黑暗世界里,有许多素不相识的陌生人给予他关照。对那些一路帮助过他的医院保安、交警、公交车司机、热心市民,他总会将感动放在心里。

  去年8月一天,因为人多拥挤,他回家时不小心下错了站点。结果走到了马路中央,盲杖四处探路,却始终在原地转。随后有交警赶来将他带离,原来有路过市民看到他的情况,打电话报了警。询问他的情况后,交警开车将他送到了最近的2路公交站台。

  5年多以来,蔡竹清的世界越来越暗淡,直至完全陷入黑暗。“但我的内心却一直感受着这世界的善意。”提起过往,他瘦削的脸上笑容依然阳光。

  蔡竹清父亲去世早,是母亲将他和弟弟拉扯长大。22岁那年他患上糖尿病,四肢无力、浮肿,后来严重到两眼视力越来越差,直至成了盲人,还出现了尿毒症等其他并发症。

  蔡竹清说,因为他生病,家里经济很紧张,弟弟上完初中就去当学徒打工。在很长时间里,需自己先行垫支的每个月五六千元的透析费,都是弟弟承担的。这个夏天,弟弟也早早让他搬到了自家,屋内装了空调,还有电视,方便他听喜欢的新闻节目。

  每周三次血液透析,每次透析400元,一年下来,加上各种药费得花十几万。蔡竹清特别感激现在的好政策,“通过大病医疗救助等,一年下来自己承担的费用只有七八千元,要在过去,这病可看不起。”

  “今年开始,可以直接在医院缴费时扣除报销部分,不用自己先垫支,再跑到区里的医保中心报销,方便多了。”蔡竹清说。

  除了可以享受到大病医疗救助,步凤镇友谊村的社事专干陈玉梅告诉记者,从2013年开始,村里帮蔡竹清申请了每月480元的重残补助,还有80元的护理补贴,他还是村里“精准扶贫”对象,年底区里慰问,也会发放一些慰问金,“通过医疗救助、托底救助等,他的生活基本能得到保障。”

  本报评论员

  一座城市的温暖答案

  身患糖尿病、尿毒症,还是个盲人,几年来,每周三次独自从步凤农村到市区医院血透,往返几十公里,辗转多路公交车,一路顺畅。本报今天刊发的盲人病患蔡竹清的经历,令人感动与暖心。

  在蔡竹清的身旁,是二十多名医院保安轮流导引,是几十名公交车司机持续接力,还有许多素昧平生的好心人的热心相助。他的故事里,体现了盐城市民大家庭的温暖,体现了社会的正能量。

  采访中,不只蔡竹清本人,他的年迈患病的老母亲,他的邻居,提起他血透路上受到的关心照顾,无不对这个一路上都是好人的城市充满感恩。从乡镇到市区,蔡竹清来回转乘过的公交车有7路,接触过司机几十个,都熟悉他,把他接上车送到站已然成为一种本能;医院的保安不管怎么轮班,逢到早班值守南门的,到时候总会留意他的身影;而与他一起血透的病友,有时结束时会牵着他下楼,甚至送到站台……

  接受采访的许多人都说,这样的小事太平常了太多了。正是这一件件一桩桩大家口中习以为常的小事,诉说着平凡中的不平凡。在那些医院保安、公交车司机以及其他帮助过他的人那里,他们所做的也许确实微不足道,但大家的一点一滴,密织了一张社会关爱的网络,让一个盲人病患活出了尊严。

  弱势群体能否活得有尊严有幸福感,是衡量社会文明程度的一把标尺。在蔡竹清求医这道考题面前,盐城人的答案让人欣慰。在一个又一个普通人身上,我们看到了几年如一日的可贵坚持,看到了一站又一站的爱心接力。这些平凡的力量,汇溪成河,抚慰了一个陷入困顿家庭的情感,点燃了一家人对生活的希望。

  对于我们每个人来说,给路边踟蹰的盲人施以援手,是一个再简单不过的动作,却点亮了他们黑暗的生活;对于我们每个人来说,给陷入困境中的人们一点力所能及的帮助,于我们微不足道,他们感受到的却是整个世界的温情。一个人,如果爱人如己,对别人的不幸感同身受并施以援手,从每一件小事做起,不以善小而不为,扶弱助困,天长日久都会积善成德。

  汇聚社会正能量,引领文明新风尚。近年来,盐城好人群体不断涌现,一个个我们身边的普通人,以一颗颗向上向善的心、以对信念和责任的坚守成就厚德大爱,站成了城市的文明标杆。哪里有榜样,哪里就有文明新气象。让我们每个人都能从点滴养成抓起,持之以恒,崇德向善,知行合一,弘扬新风正气,凝聚起强大精神力量,助推盐城早日高水平全面建成小康社会。

标签:盲人;盲杖;司机
责编:王迅 崔欣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