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M图片20190916112322.jpg
【暖新闻】44岁交警调处好最后一起事故,累倒再也没能起来
2019-02-25 17:23:00  来源:现代快报  
1
听新闻

  现代快报讯(通讯员 徐公轩 记者 季雨)从警 23 年,徐州市公安局交警支队高速公路一大队一中队四级警长陈辉,一直战斗在道路交通管理第一线。在春节期间连续处理交通事故 500 余起之后,2 月 21 日,陈辉在成功调处好一起交通事故并送走双方当事人后,突感头晕恶心,面色苍白,无法言语,累倒在护航平安春运的工作岗位上。后经紧急送往医院抢救无效,呼吸心跳骤停,因公殉职,年仅 44 岁。

  △陈辉

  春节期间处理交通事故 500 余起

  忙碌是他永远的关键词

  乐观积极、忠厚老实、吃苦耐劳是领导和同事们对陈辉的一致评价,也是陈辉身上最为可贵的品质。

  △遗体告别现场

  2019 年春节长假期间,徐州高速日均车流量超过 30 万,高速一大队辖区日均 11.13 万量,占徐州高速流量 37.1%。2 月 8 日,辖区多个路段节点出现车辆排队通行状况,警力严重吃紧。陈辉毅然放弃和家人团聚,主动参与巡逻、上路处理交通事故。当晚 19 时突降大雪,部分桥梁路段结冰,短时间内引发大量交通事故,陈辉连续奋战至凌晨 2 点都没顾上吃口饭。当在最后一份事故认定书上签好字后,因长时间敲击键盘,手臂酸痛得他都拿不起喝水的茶杯。

  仅今年春节期间,陈辉就成功处理了大大小小交通事故 500 余起。23 年从警生涯,陈辉先后从事交通疏导、违法查缉、路面巡逻等工作,最后定格在事故处理岗位,共累计加班超过 8000 小时,处理交通事故近 2 万起,纠违 10 万余起,救助群众 580 余人次,收到感谢信及锦旗过百件。

  多次现场成功抢救群众

  曾跪地从沙石中将伤者徒手刨出

  陈辉多次在事故现场成功抢救伤者,好几次将逝者从车辆残骸中抱出。在抢救过程中,他丢过鞋子、撕破过警服、拉伤过肩膀、割破过手指,小腿也曾骨折过,但每一起事故都得到了成功处理,也从未听到过他一句埋怨。

  陈辉的同事李国庆到现在仍然清楚的记得,那是 2013 年 12 月 3 日,一辆重型半挂牵引车由南向北行驶至淮徐高速突发意外穿越中央隔离带,与对面正常行驶的小型客车、重型危险品罐车发生碰撞后翻入防护沟内。陈辉立即赶往现场,发现中央隔离绿化带和长达 10 余米的两节护栏均被夷为平地。因天色较晚,陈辉当即和同事利用警灯警笛进行事故现场预警,摆好反光锥筒防止次生事故发生,并迅速展开救援。

  重型半挂牵引车翻入防护沟,车体重创已完全变形,驾驶员被埋在散落的货物和沙土里,神智不清,因消防、排障大队还未赶到,无法将事故车体吊起。可是时间就是生命,陈辉毅然跪到地上用双手刨沙石抢救伤员。" 他戴的手套很快破损,右手食指、中指指甲也磨出了血,可还是跪在地上竭尽全力刨!" 李国庆回忆,因为危险品运输罐车内的货物属易燃、刺激性的有毒气体,整个救援过程极为紧张。最终,在陈辉奋不顾身的刨挖下,伤者被成功救出脱离危险。

  2 月 21 日 15 时 03 分,淮徐高速南行 180 公里附近发生两车追尾交通事故,无人员伤亡,车损也不大,本来是起简单的交通事故,但双方当事人均不是本地人,都有事情缠身,情绪比较急躁。陈辉在勘察现场取证结束后,第一时间做出明确的责任划分,并耐心劝解双方当事人,最后双方握手言和并对陈辉表示衷心感谢。未曾想,这起再普通不过的交通事故处置竟成为他人生的绝唱。

  警营开放日是他和儿子最后一面

  他永远地爽约了

  △陈辉与其儿子(右二)一起参加警营开放日活动

  " 我知道你只是累了,想休息了,我知道天堂一定没有事故,我只想你能陪在我们身边,好好过日子 ……" 妻子蒋静抚摸着丈夫冰冷的脸颊,不愿接受他已经离去的事实。蒋静原本是私企会计,因丈夫工作繁忙,常常聚少离多。儿子陈俊哲刚满 16 岁,正值学业冲刺阶段,为照顾孩子学习,支持丈夫工作,蒋静做起了全职太太。儿子也争气,成绩优异,谈到自己的警察父亲,总是充满自豪。

  2019 年春运安保勤务启动后,陈辉和同事们总是 " 晴天一身汗,雨天一身水 ",不分昼夜地疏导交通、处理事故。" 辉哥是个硬汉,干起活来什么都不顾,让他休息都不理会!" 大队长杨威评价。2 月 16 日,按照约定,为庆祝孩子期末考试优秀,陈辉原本打算带家人到外地转转,但今年春运异常忙碌,平时连正常休息都无法保证,旅游计划只能作罢。在请示大队领导后,陈辉和爱人商量,让她带着孩子及班里一些同学一起来大队参与交通安全宣传教育,参加警营开放日活动。尽管外出旅游泡汤,但孩子对参观父亲工作的地方很感兴趣,当天上午 9 点不到就赶到距家 20 多公里的高速一大队,可陈辉早已在高速路上处理事故了。

  一直等到 11 点多,陈辉才姗姗来迟。见到父亲,儿子激动得第一时间冲上去给他一个拥抱:" 爸爸,你怎么才过来?都等你一上午了!" 陈辉看着比自己高出一头的儿子,虽然疲惫不堪,依然疼爱地摸了摸他的头:" 这就是警察的工作啊,儿子,等忙完这一阵带你和妈妈下馆子!"

  " 我们都习惯了 ",蒋静说,儿子面对父亲的爽约,也早已习以为常—— " 总是忙完这一阵,可这一阵却似乎总也忙不完!" 虽然有时也会埋怨,但更多的是理解,可他怎么也想不到,这一天的匆匆一别,竟是和父亲生前的最后一面。(通讯员 供图)

标签:
责编:戴凌 崔欣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