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M图片20190916112322.jpg
【暖新闻】50年前医生冒险抢救产妇 50年后当年婴儿已成祖父
2019-04-01 11:20:00  来源:金羊网  
1
听新闻

  谢金魁教授向金羊网记者讲述当年故事

  金羊网 记者丰西西

  50年前,在衡阳常宁县一个小煤矿医务室里,年轻医生谢金魁冒险为孕妇龙仕桂做了紧急剖腹产手术,在不到一米宽的办公桌上,婴儿谭祖国平安降生;50年后,50岁的谭祖国已当上祖父;他的母亲龙仕桂已年过古稀,身体依然硬朗;当年救他们母子的谢金魁医生已到耄耋之年,是南华大学第一附属医院退休教授、主任医师,岭南幸福第一村村民,是我国著名呼吸科专家。

  3月24日,一次偶然的机会让三人再次相见,时隔半世纪的重逢让谢金魁教授感慨万分,龙仕桂只是他从医生涯中一位普通病人,可在当时无比简陋的条件下,剖腹取胎成功,确算是个创举!在接受金羊网记者专访时,谢金魁说:“我从医近60年,与病人患难与共60年,深刻体会到,医生要掌握医疗知识和诊疗技术,更要有全心全意救死扶伤的医德”因为作为医生的责任感,因为患者给予的充分信任,在根本不具备手术条件的情况下,让当时年轻的他,最终拿起了手术刀。

谢金魁的先进事迹被载入《广东抗非群英谱》 受访者供图

  简陋医务室里要做剖腹产?

  1968年5月21日,从湘雅医学院毕业的谢金魁被分配到湖南衡阳常宁县柏坊煤矿当医生。说是当医生,可条件实在简陋:几间只有10平方米的房间就是诊室和药房。平时医务室以处理矿工们的皮外伤为主,器械和药物都非常匮乏:除了几把用于创口缝合的止血钳外,唯一像样的器材就是一口破旧的手提高压消毒锅。

  可就是在这样简陋的条件下,谢金魁兢兢业业地照顾好每一位来就诊的患者。久而久之,煤矿医务室里有个好医生的消息被越来越多人知晓,附近的村民也爱来这个医务室里看病。

  1969年9月20日中午时分,医务室里突然来了一群附近的村民,他们急匆匆地把手里的担架往医务室地上一放:“谢医生,快救救她,她要痛死了”!这时谢金魁才发现,担架上躺着一个痛苦呻吟的孕妇,看上去快要临盆。在村民们焦急而混乱的介绍中,谢金魁才理清了一个大概:这名叫龙仕桂的孕妇,此前怀过2次孕,都因为骨盆狭窄,去了县医院,最后都没保住胎儿。这一次又要生了,龙仕桂说什么也不肯去县医院生,家里人没办法,只好把她抬到煤矿医务室来。

  “当时我很紧张,连县医院都失败了两次,我这里条件这么简陋,怎么能接?”时隔50年,谢金魁依然清晰记得当时的情形,“我看着孕妇的脸色越来越不好,担心出事,立即通知矿山救护车,免费把她送到县医院去”。这时候,已经痛得说不出话来的龙仕桂拼命摇头,她扯着嗓子对谢金魁说:我死也不走了,就要你帮我把孩子取出来!”

受访者供图

  “就算救不了,你尽了力,不怪你!”

  就在谢金魁十分为难时,煤矿领导、孕妇所在的人民公社生产队长以及孕妇家属都过来了,他们都对谢金魁说:“谢医生,救吧!救活了,是你一份奉献,就算救不了,你尽了力,不怪你!”

  时近黄昏,孕妇宫缩更剧,胎心越来越微弱,看着在死亡线上挣扎、痛苦的孕妇,看着言辞恳切的众人,年轻医生谢金魁艰难地点了点头。“救死扶伤是医生的神圣天职,我是湘雅毕业的医生,怎能眼睁睁地看着两条生命在自己眼前含恨而去?”80岁高龄的谢金魁教授、回忆起当时的情形,依然有些激动,“道义感和患者给予的信任,让我最终拿起了手术刀!”

  当然,让谢金魁最终拿起手术刀的,绝不仅仅只是情感的激动。谢金魁是湘雅医学院60级的学生,在我国医学院校中,素有“北协和,南湘雅”之称,当时湘雅医学院以教学质量、医疗质量闻名中外。为了弥补1960年下放防治全国性水肿病影响的学习进度,谢金魁这一届学生延长学制一年才毕业,他们求知若渴,每一天都废寝忘食地读书。加上学校特别重视教学与临床相结合,外科、妇产科等常见病、多发病的手术,都需要学生们上台观摩参与,并接受严格的考核方可过关。谢金魁曾在妇产科毕业实习时,当过剖腹产手术的第一助手。“当时学校实施淘汰制,只要有一科不达标就得六留级。“我们60级724名学生入学,最终拿到毕业证书的不到500人。”谢金魁说。正是因为在湘雅的磨砺,在面对这个病例时,他还是有底气的。

  可难就难在条件实在太简陋了。当时医务室就谢金魁一个人医生,人手不够,他把腰椎骨折术后还穿着石膏背心在家疗伤的爱人黄华君医生,撑扶起来,坐靠在藤椅上作手术助手,煤矿矿长自告奋勇穿上无菌衣当起了护士;没有手术床,就把两张诊桌头对头拼起来;没有吸羊水和血水的吸引器,谢金魁就请母亲当场做了几块大棉垫,以备开腹时,填塞腹壁与宫体间的空隙,防止羊水污染腹腔。

  深夜两点,谢金魁在产妇腹壁正中线作好了局麻,剪开了宫体,迅速掏出已经青紫窒息的胎儿,顺势徒手剥离了胎盘并经阴道送出。

  胎儿被送到黄华君医生手中,她迅速接过全身紫绀的男婴,用口吸出了羊水,并进行口对口人工呼吸,大约5分钟后,胎儿皮肤转红,发出了“哇哇”的哭声,守候在医务室外的亲属、工人、农民们不约而同地欢呼了起来!谢金魁忍着热泪仔细分层缝合了子宫和腹壁,终于闯过了这一难关!

受访者供图

  当年男婴已当祖父 儿孙满堂

  “现在回想起来都觉得不可思议。做完手术以后,我越回想越后怕,一度还紧张地发抖。”谢金魁说,龙仕桂在医务室“住院”一个星期后,拆线了才回家,没有收她一分钱费用。

  不久后,谢金魁被调回衡阳医学院(现南华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工作,之后再也没有见过龙仕桂母子,直到2019年3月,一次偶然的机会让他得到了龙仕桂现在的地址,80岁的谢金魁被常宁市广播电视台记者接到了她家,时隔半世纪的重逢让双方都非常激动,母子俩见到救命恩人时,都热泪盈眶、亲热拥抱。当年的婴儿谭祖国已经50岁了,家人为他取名为“祖国”是希望他能时刻感谢祖国,感激祖国的好医生。如今谭祖国已做了祖父,儿子大学本科毕业后考上了国家公职人员岗位。73岁的龙仕桂做了曾祖母。

  看着这一家儿孙满堂的幸福景象,谢教授十分感动和欣慰。他说:“我从医近60年,与病人患难与共60年。深刻体会到:一个医生要掌握医学知识和诊疗技术,更要拥有全心全意救死扶伤的医德,只有这样,才会在救治病人时敢冒风险,让更多的生命得到救治,并彰显医生的职业价值!

标签:
责编:王迅 崔欣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