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图片_20201215112340.jpg
“十四五”开局首年反腐新提法
2021-02-03 09:17:00  来源:法治日报  
1
听新闻

十九届中央纪委五次全会公报提出严明换届纪律严查科研管理严管家属子女

“十四五”开局首年反腐新提法

● 严查拉票贿选、买官卖官、跑官要官等行为,是十九届中央纪委五次全会公报中的新提法,也是今年反腐败的重点领域之一

● 党员领导干部能不能严格管好家属子女,能不能严格家风家教,是一个严肃的政治问题,可以体现出是否能贯彻落实中央的政策要求

● 随着我们坚定不移全面从严治党,坚持和完善党和国家监督体系,在建党100周年之际,有必要以此为契机,全面总结我们的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经验并上升至党规国法层面,为下个100年的发展提供法治化规范化保障

1月21日,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发布消息称,江西省万载县委原书记、二级巡视员胡全顺严重违纪违法被“双开”。值得注意的是,纪检监察机关的通报信息显示,胡全顺严重违背组织原则,“跑官要官、买官卖官”。

1月24日,十九届中央纪委五次全会公报发布,其中提出“严明换届纪律,严肃查处拉票贿选、买官卖官、跑官要官等行为”。

《法治日报》记者梳理党的十九大以来历年中央纪委全会公报发现,这是十九届中央纪委首次在全会公报中提及严明换届纪律。除此之外的新提法还包括,坚决查处科研管理方面的腐败问题,教育引导党员领导干部严格管好家属子女等。

接受《法治日报》记者采访的专家认为,今年是实施“十四五”规划开局第一年,也是我们党成立100周年,中央从全局考虑精准选取这些重点反腐败领域,旨在通过重点领域的突破,整体向纵深推进反腐败工作格局,实现反腐败政策的全覆盖,保障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新征程顺利开局。

紧盯违反换届纪律行为

杜绝跑官要官买官卖官

胡全顺是最新一个被通报违反换届纪律的党员领导干部。

胡全顺的简历显示,他是从基层乡镇走出来的干部,直到2008年7月担任江西省宜春市经济开发区党工委副书记、管委会常务副主任,才晋升为正县级。

随后,他的职务几经变动,于2016年7月开始担任宜春市万载县委书记。2020年4月,他在担任宜春市万载县委书记的同时,晋升为二级巡视员。

2020年7月31日,江西省纪委省监委通报,胡全顺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今年1月21日,胡全顺被开除党籍、开除公职。

江西省纪委省监委通报胡全顺“跑官要官、买官卖官”的违纪违法行为:违反组织纪律,在干部选拔任用过程中,违反干部选拔任用规定,为谋取职务晋升给予国家工作人员财物,在干部职务调整、晋升等工作中,利用职权为他人谋取利益并收受财物。

根据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信息,党的十九大以来,首个被通报涉及违反换届纪律的省管干部是重庆市工商联原副主席杨钟馗。

2017年12月7日,中央纪委发布对杨钟馗的“双开”通报:经查,杨钟馗严重违反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对抗组织审查,搞迷信活动,采取非法调查手段,以报复为目的持续进行不正当举报,严重违反换届纪律,在中央和重庆市委三令五申严明换届纪律的情况下,肆意妄为,换届考察前向多人拉票搞非组织活动。

通报称,杨钟馗官欲熏心,罔顾中央和重庆市委三令五申,违反换届纪律,收买人心、拉动选票,利用职权捞取政治资本、攫取经济利益,严重败坏换届风气、破坏政治生态。

党的十九大以来,首个被通报涉及违反换届纪律的中管干部是辽宁省原副省长刘强。

根据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信息,2018年2月5日,中央纪委通报称,经查,刘强严重违反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为提任副省级领导干部,利用职权搞有组织的拉票贿选活动;违反组织纪律,不按规定报告个人有关事项,长期卖官鬻爵,严重破坏所在企业和地方的政治生态等。

2019年4月9日,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宣判刘强受贿、破坏选举案,数罪并罚,决定对其执行有期徒刑12年,并处罚金人民币120万元。刘强表示服从判决,不上诉。

《法治日报》记者根据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审查调查栏目信息统计发现,党的十九大以来,截至今年1月31日,总计36人被通报涉及拉票贿选、买官卖官、跑官要官,其中中管干部6人,省管干部30人。

北京大学廉政建设研究中心副主任庄德水就此接受《法治日报》记者采访时称,严查拉票贿选、买官卖官、跑官要官等行为,是十九届中央纪委五次全会公报中的新提法,也是今年反腐败的重点领域之一。

在庄德水看来,其背景是,今年是地方各级党委政府的换届年,各级领导班子成员的变动会比较大,不排除个别党员领导干部会趁着换届年的特殊年份,拉票贿选、买官卖官、跑官要官,为自己牟取非法的政治利益。

“严查换届期间的违纪违法甚至腐败行为,依据党规国法对党员领导干部提出政治纪律和组织纪律方面的要求,旨在警示和杜绝这种问题的发生。”庄德水说,“把紧盯违反换届纪律作为年度重点反腐领域,还可以考察一个地方的政治生态如何,也是对一个地方的政治体检。”

北京科技大学教授、廉政研究中心主任宋伟告诉《法治日报》记者,这类行为是当前腐败高发的重点领域,是人民群众十分憎恶的腐败类型,也严重影响了政治生态,公报这一新提法体现了党中央和中央纪委坚决查处拉票贿选、买官卖官、跑官要官等行为的坚定决心。

严查科研管理腐败问题

严管家属子女规范经商

十九届中央纪委五次全会公报称,坚决查处基础设施建设、项目审批、国企改革、公共资源交易、科研管理等方面的腐败问题。

记者梳理发现,党的十九大以来,这也是中央纪委全会公报首次提及科研管理方面的腐败问题。

根据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审查调查栏目信息,党的十九大以来,贵州省地震局原党组书记、局长王尚彦被通报涉科研管理腐败。

2019年10月11日,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发布信息称,王尚彦被开除党籍和公职。其中一项违纪违法行为是,违反廉洁纪律,虚报冒领科研课题经费。

在庄德水看来,今年把科研管理问题作为反腐败重点工作之一,是因为过去几年查处了一些科研管理腐败案件,这些案件显示,个别人利用非法途径获得一些重大的科研项目,甚至一些重大科研项目的评审环节存在欺上瞒下、数据造假问题,严重损害了国家利益。

据庄德水介绍,科研管理方面的腐败问题,不仅包括科研经费使用问题,还包括科研经费审批、管理等问题。

十九届中央纪委五次全会公报还称,督促落实规范领导干部配偶、子女及其配偶经商办企业行为规定,推动以上率下、严格执行。教育引导党员领导干部坚决反对特权思想和特权行为,严格管好家属子女,严格家风家教。

记者梳理发现,这也是党的十九大以来中央纪委全会公报首次提及督促落实规范领导干部配偶、子女及其配偶经商办企业行为规定,同时,首次提及严格管好家属子女。

庄德水认为,梳理近年来纪检监察机关查办的违纪违法案件可以看出,在不少案件中,领导干部通过自己配偶、子女及其配偶经商办企业的形式逃避组织追责,甚至形成一条固定的利益输送通道,危害不小。

在庄德水看来,党员领导干部能不能严格管好家属子女,能不能严格家风家教,是一个严肃的政治问题,可以体现出是否能贯彻落实中央的政策要求。

2015年5月,上海市公布实施《关于进一步规范本市领导干部配偶、子女及其配偶经商办企业行为的规定(试行)》,就规范领导干部配偶、子女及其配偶经商办企业问题进行试点。试点至今已经5年有余。

庄德水称,十九届中央纪委五次全会公报提及这个问题,意味着地方试点已经取得一定实效,即将在更大范围内推广试点成果,以加强对党员领导干部身边人的监督。

“中央从全局考虑精准选取这些重点反腐败领域,旨在通过重点领域的突破,整体向纵深推进反腐败工作格局,实现反腐败政策的全覆盖,保障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新征程顺利开局。”庄德水说。

在宋伟看来,公报提到的这些领域都是当前腐败发生的重点领域,公报表述也是从党的十八大以来查处案例基础上深刻总结得出的论断,反映了当前反腐败的规律与趋势。无论是科研管理的腐败,还是由于家风家教不严导致的腐败,都是对社会发展带来重大挑战的腐败领域,必须予以重点打击。

全面总结百年反腐经验

完善党和国家监督体系

1月28日,原山西银监局党委书记、局长张安顺被开除党籍。

1月27日,国家开发银行山西省分行原行长王雪峰被开除党籍、开除公职。

1月25日,原内蒙古银监局党委书记、局长薛纪宁被开除党籍,原内蒙古银监局副局长宋建基、陈志涛被开除党籍。

记者根据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发布的信息统计发现,今年1月,金融系统已经有8人被通报,其中金融监管部门5人,金融机构3人。

与此相对应,十九届中央纪委五次全会公报提出“深化金融领域反腐败工作”,这也与2020年1月发布的十九届中央纪委四次全会公报的表述一致。

梳理党的十九大以来历年中央纪委全会公报可以看出,金融领域反腐一直是反腐败的重点。

2018年1月,十九届中央纪委二次全会公报称着力解决“金融信贷等重点领域和关键环节的腐败问题”。2019年1月,十九届中央纪委三次全会公报的表述是,“加大金融领域反腐力度”。

党的十九大以来一直成为反腐败重点的领域还包括:整治群众身边腐败和作风问题;严查黑恶势力“保护伞”背后的腐败问题;深化整治形式主义、官僚主义顽瘴痼疾等。

十九届中央纪委五次全会公报还提出,一体推进不敢腐、不能腐、不想腐,深化纪检监察体制改革,扎实推进规范化法治化建设,切实加强干部队伍建设,为“十四五”开好局提供坚强保障,以优异成绩庆祝建党100周年。

庄德水认为,随着我们坚定不移全面从严治党,坚持和完善党和国家监督体系,在建党100周年之际,有必要以此为契机,全面总结我们的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经验并上升至党规国法层面,为下个100年的发展提供法治化规范化保障。

在庄德水看来,从总体上来说,要运用法治思维和法治方式推进反腐败工作,增强反腐败本身的法治效应和影响力,让查办的每一起反腐败案件都经得起历史的检验,从而形成警示效应,同时可以防止反腐败政策因人为因素而变化或者受到人为因素的干扰,保持相对的稳定性。

庄德水称,与此相适应,要不断完善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制度体系,不断提升反腐败本身的法治化、规范化、专业化水平。在制度层面上,继续完善党内法规制度体系和监察法体系。就党内法规体系来说,要强化党内法规的执行力;就监察法体系来说,要尽快出台监察法实施细则和监察官法等一系列法律法规,尽快把纪检监察体制改革成效转化成治理效能。

去年12月22日,监察官法草案已经提请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初次审议。

值得注意的是,十九届中央纪委五次全会公报还提出,“研究制定中国共产党纪律检查委员会工作条例、查办党员和公职人员涉嫌违纪职务违法职务犯罪案件协作配合办法,促进规范化法治化建设”。

在宋伟看来,下一个阶段的全面从严治党、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斗争,一方面要更加注重建章立制,在总结党的十八大以来反腐败成功经验基础上,充分实现“三不”一体推进的战略目标,建立健全制度体系,减少腐败风险、铲除腐败机会。

“另一方面,要更加注重党规党纪与国家法律的衔接与应用,继续深化推动国家监察体制改革,充分发挥纪委和监委合署办公的优势,提高执纪执法水平。此外,要强化全面从严治党形成更强有力的压力传导机制,更加注重推动压力向最基层延伸,消除基层存在的不正之风和腐败顽疾,这也是反腐败的难点。”宋伟称。

在庄德水看来,随着越来越多的反腐败实践经验上升到党内法规和国家法律层面,法治化反腐败正在成为现实。(记者陈磊)

标签:
责编:王迅 易保山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