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1.jpg
人民大学报告:深度贫困区农货上行取得重大进展,拼多多落地2.0版脱贫新模式
2020-04-30 14:21:00  来源:中国江苏网  
1
听新闻

导语:拼多多所取得的进展显示,越是深度贫困地区,动销商家增速、成团订单数量增速和成团GMV增速越高,电商平台主导型的超短链模式对深度贫困地区农产品市场的积极影响,远大于非深度贫困地区,具有强利贫性。

“在拼多多等新兴平台带动下,深度贫困地区脱贫取得重大进展,正成为农产品电商发展的‘富矿区’”,4月29日,中国人民大学中国扶贫研究院发布《中国深度贫困地区农产品电商报告》(下称“《报告》”)称,深度贫困地区正逐步形成农产品上行的电商“超短链”、“直播带货”等新模式。

《报告》显示,截至2019年上半年,832个国家级贫困县网络零售额已达到1109.9亿元。2019年,仅在发展最快的农产品上行第一平台拼多多上,商家注册地址位于国家级贫困县的年订单总额高达372.6亿元,“三区三州”年订单总额达47.97亿元,其中绝大部分成交订单为农(副)产品。

中国人民大学教授、《报告》课题组组长汪三贵表示,以拼多多在深度贫困地区推进的“多多农园”模式为代表,在实现消费端“最后一公里”和原产地“最初一公里”直连的同时,从农产品生产源头开始,深耕全产业链,构建向农民倾斜利益的经营与分配机制,“这形成了极有特色的农产品新电商价值链,农产品电商发展2.0版本正在深度贫困地区落地”。

深度贫困地区电商增速走高,拼多多“超短链”效果显著

十八大以来,我国脱贫攻坚取得了决定性成就,截至当前,贫困县已从832个减少到52个,电子商务发挥了极其重要的作用。

《报告》以拼多多为例,展示了深度贫困区农产品上行领域取得的重大进展。其在2018年投入价值86亿元资源助农扶贫,累计带动1.8万名新农人,为贫困县提供超过30万个新增就业岗位,贫困县开店数量与返乡新农人增量明显。截至2019年底,拼多多平台注册地址为832个国家级贫困县的商家数量达36万家,年订单总额达372.6亿元,分别较2018年同比增长158%和130%,其中绝大部分成交订单为农(副)产品。国家级贫困县农(副)产品年订单总额占平台农(副)产品成交总额的比重明显上升。

拼多多平台国家级贫困县农(副)产品订单总额及比重 | 来源:人民大学中国扶贫研究院《中国深度贫困地区农产品电商报告》

同比2018年,拼多多平台国家级贫困县和“三区三州”地区农(副)产品订单总额与商户数量变化 | 来源:人民大学中国扶贫研究院《中国深度贫困地区农产品电商报告》

近年来,拼多多倾斜大量资源,对“三区三州”地区(西藏、四省藏区、南疆四地州和四川凉山州、云南怒江州、甘肃临夏州)为代表的深度贫困地区进行定点扶持。截至2019年底,拼多多平台注册地为“三区三州”地区的商家数量达15.7万家,年订单总额47.97亿元,分别较2018年同比增长540%和413%,增速明显高于国家级贫困县整体水平。拼多多通过与新疆喀什等地政府共建扶贫车间,以及开展“多多农园”试点等项目,聚焦深度贫困地区的产品上行。

《报告》指出,以拼多多为代表的新型电商平台颠覆了传统线下销售的模式,在贫困地区推动形成了农产品上行的三种“超短链”模式。第一种是平台利用自身的营销优势、资金优势、人才优势等,通过帮助当地甄选特色农产品,扶持特色产业,提供品牌、销售、培训、流量、宣传等全方位支持,帮小农户对接大市场,实现消费端“最后一公里”直连原产地“最初一公里”。

此外,近年来拼多多一直大力扶持和协作的新农商及邮政等物流伙伴,形成了另两种“超短链”模式。在物流服务商主导的“超短链”模式中,邮政系统与拼多多平台深度合作,利用全国100多个拼多多邮政扶贫店,大力推进贫困地区农产品上行,充分发挥其网点覆盖全国全部深度贫困县乡村的优势,在深度贫困地区的农产品电商发展过程中发挥了不可替代的作用。

拼多多所取得的进展显示,“越是深度贫困地区,动销商家增速、成团订单数量增速和成团GMV增速越高,电商平台主导型的超短链模式对深度贫困地区农产品市场的积极影响远大于非深度贫困地区,具有强利贫性”,《报告》总结到。

“市县长直播带货”兴起,打造贫困地区“新基建”

一场突如其来的新冠病毒疫情,让很多地区农产品销售雪上加霜,推动2020年成为“直播带货”元年。除了传统意义上的主播,各地市长、县长也纷纷成了本地农特产品的最佳代言人,这成为深度贫困地区农产品上行的有力方法之一。

拼多多第一时间推出“市长来直播、农民多卖货”模式。4月9日下午,不久前刚从贫困县序列中退出的新疆喀什地区麦盖提县委副书记、县长艾尼瓦尔·吐尔逊来到拼多多直播间,为当地的特色产品麦盖提灰枣代言,最终吸引了69万拼多多网友的关注,包括麦盖提灰枣在内的麦盖提特产共计销售出约43吨。

新疆喀什地区麦盖提县委副书记、县长艾尼瓦尔·吐尔逊和主持人正在为69万拼多多网友展示大枣和小枣的区别。(摄影:张建军)

4月24日,陕西省农业农村厅与拼多多在柞水县金米村正式签署战略合作框架协议,双方联合发起农产品上行扶贫专项行动。签约仪式刚结束,陕西省农业农村厅厅长黄思光即走进多多直播间向广大网友问好,倾情推荐柞水木耳。

《报告》显示,截至4月24日,拼多多已经与山东、浙江、安徽、广东、云南、贵州、湖北、陕西等地合作组织了超过五十场市县长直播助农活动,超百位市县长亲自带货。2个月之内,市县长直播间已累计吸引近2300万站内消费者参与消费,直接带动农产品销售超过1700万斤,带动平台同区域农产品产生7300余万份订单,为相关店铺吸引719万新粉丝关注。

人大中国扶贫研究院课题组认为,市县长直播能充分利用政府官员的多元化信用背书,为深度贫困地区农产品代言,电商平台也依托直播这样的数字化能力对滞销农产品地区、深度贫困地区进行赋能,打破了渠道困局,“更打开了贫困地区与外界交流的通道,让更广泛的人群了解这些地区的发展实际,为多主体合力开发深度贫困地区资源,提供了重要的信息传播环境”。

利益分配农民优先,拼多多落地扶贫助农2.0版

《报告》认为,从发展趋势看,深度贫困地区将是农产品电商发展的“富矿区”,以拼多多为代表的新型经济平台加速向深贫地区渗透,以更简单高效的流通、组织形式,有效降低深度贫困地区电商上行的结构性成本。

在“多多农园”怒江项目中,由132个建档立卡贫困户组成的扶贫助农合作社“橘缘”,借助云南省农业科学院柑橘创新团队的帮助,引入智慧水肥一体化滴灌技术,比普通果园减少15%左右的肥料用量,减少30%以上劳动量,每亩增收800-1500元,极大地提高了柑橘的单品价值。

产业链利益的分配问题是“多多农园”聚焦点之一,重点在于让小农户(包括贫困户)从劳动力和初级农产品提供者,转变成为全产业链利益主体。汪三贵表示,深度贫困地区正形成极有特色的农产品电商价值链。“以拼多多在深度贫困地区推进的‘多多农园’模式为代表,在实现消费端‘最后一公里’和原产地‘最初一公里’直连的同时,从农产品生产源头开始,深耕全产业链,已经形成了具有典型电商价值链特征的农产品电商发展2.0版本”。

《报告》同时分析,随着电商产业链在深度贫困地区的逐步崛起,基于产业属性,对女性劳动力的需求会逐步增加,将成为解决深度贫困地区女性就业问题的重要渠道。

标签:贫困地区;电商;走高
责编:易煌 易保山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