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招聘:谨防陷阱骗局

在线招聘虽然帮助很多人找到了工作,但是虚假信息却从来没有断过。[详细]

聚焦省十二届人大常委会第23次会议

5月23日省十二届人大常委会第二十三次会议在宁开幕[详细]

治国理政进行时

我们人民共和国的航船正在破浪前进……[详细]

媒体披露河北“亿元官员”及其家属被抓捕细节
来源: 中国青年网
作者:
2014-11-16 07:08:47
【字号:  】【打印【纠错】

  马超群落马前供职的秦皇岛市北戴河供水总公司。本报记者卢义杰摄

  马家家属提供的一份查封/扣押财物、文件清单。本报记者卢义杰摄

  这栋外墙已掉漆的自来水公司家属大院,从没有像今天这么引人注目。

  因为一则由河北省纪检机关披露的消息,更多媒体正赶往这里——秦皇岛市北戴河供水总公司原总经理(副处级)马超群,其家中被搜出1.2亿元现金、37公斤黄金、68套房产手续。

  与电力、热力类似,自来水行业被视为相对垄断的国有公共事业之一。在这个相对封闭的系统中,马超群经营了将近30年,家中多人在此系统供职。

  近日,马家家属告诉包括中国青年报在内的多家媒体,马超群的巨额财产非其本人所有,也不是在他家搜到的,而系其父的财产;秦皇岛市人民检察院则公开表示,所有侦办工作都是依法进行的。

  “钱财和马超群老爸一点关系都没有。”11月15日,一位参与办案的检察官对中国青年报记者称,具体案情需过一段时间才可对媒体披露。

  家中8人被采取强制措施

  今年2月12日晚,马超群及其弟弟马重群被带走。

  马超群的母亲张桂英回忆,当天晚上9点至10点左右,她接到儿子的电话:“妈啊,我让公安局抓了。”电话中,马超群让张桂英联系马重群。

  1967年出生的马超群,籍贯是秦皇岛市抚宁县,中专毕业后进入秦皇岛市自来水公司,起初为行政处科员,后来当了科长。

  1997年,30岁的马超群进入了与抚宁县相邻的北戴河区。这一地区因承担给中央首长、中外游客的供水任务而略显特殊。直至落马,马超群在该地区任职17年。

  马超群2012年还被任命为秦皇岛市城市管理局副调研员。在2009年的秦皇岛市机构改革中,该局刚从公共事业局并入了供水的管理职能。

  马重群同样供职于秦皇岛供水系统。马超群2005年任秦皇岛市自来水总公司副总经理兼北戴河公司经理的时候,马重群为山海关开发区公司负责人。

  他的前妻孟秋红也是自来水系统的员工。孟表示,二人虽已离婚,但仍有共同经营的渔场,因此住在一块儿。

  2月12日晚上,马重群就是在这家渔场接到母亲的求救电话的。孟说,他与女儿出门寻找朋友帮忙,但一出门,“就被埋伏在外边的特警和公安人员摁住了。”

  孟秋红称,随即,她的渔场、家中受到搜查,用于渔场经营和工资发放的数万元被搜走。

  按马家家属所述,马超群在公司被抓,事后得知现场有200多名干警,“马路上都站满了”。进入马重群渔场的干警,至少50名。

  马家遭持枪干警搜查的事,在当地迅速升温。供水总公司附近一家洗车店的老板说,大约今年过年之后,不少顾客都在谈论此事。

  几乎在马氏兄弟被抓的同时,一场财产转移也在进行着。

  张桂英说,2月12日晚,听说两个儿子被抓之后,她心里十分害怕,决定把家里储藏的钱财从她居住的专家公寓搬到另一套住宅。

  专家公寓是秦皇岛市区的高档小区,住宅多为别墅。“搬了得有40多个箱子,还有书包,搬到了老头的另一个住宅。”张桂英说,她请女儿、外孙一起来搬,共用了两辆车,“搬往的那个房子,房产证写的是我爱人的名字”、“钱不是从儿子家里搜出的”。

  “我知道我的钱是合法的,但我不懂法,心里想大儿子有事儿,还不来查我们家?”张桂英解释转移钱财的原因,“女儿、外孙也不敢问我搬了是干什么。”

  张桂英称,后来不知具体哪一天,藏着钱财的住宅也被搜查了。

  4月15日,马重群涉嫌受贿罪被执行逮捕。大约一个半月后,检方以同样的理由逮捕了马超群。

  中国青年报记者注意到,在此前后,马家另有包括马超群妻儿在内的6人被司法机关采取强制措施,涉嫌罪名包括受贿罪、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等。马超群的妹妹马青茹涉嫌的是非法持有枪支罪。

  巨额财产是谁的?

  “钱是老头子挣来的,和马超群没有关系。”张桂英表示,她与丈夫马秉忠1966年结婚,丈夫当时是大夫,但很有经济头脑,曾经倒腾房子,如“买个院子等拆迁”。马也曾在上世纪80年代入股过一个矿,媒体报道称该矿卖了6000万元。

  她说,在计划经济时代,马秉忠还倒腾过缝纫机、发动机、菜板,“见缝插针,啥都干。”

  她解释,马秉忠不想把钱存到银行,他有时把钱借出去,利息肯定比银行高,倒腾房子的时候也在往外借钱,“钱一直放在家里,有旧版的,有新版的,都发毛了。”

  在孟秋红看来,马秉忠十分精明,连单位“发个电影票都要卖了把钱存起来”,现今家里吃东西如果掉了“都要捡起来吃”。

  孟秋红回忆,张桂英住宅二层的衣帽间经常锁着,张不常出门,如果出门也要选定由谁看家。如今,她才明白那是家中储藏现金的地方,“通过生活中的小细节,我感觉家人不知道这笔钱存在。”

  中国青年报记者在秦皇岛市人民检察院《查封/扣押财务、文件清单》上看到,在3月18日这天,检方查扣的现金有共计人民币9002万元、美元42.8万余元。

  马家家属称,2012年10月,马秉忠逝世,能证明这些交易的证据已经不在了。家人也不知矿产的具体位置。

  “这钱是卖蒜得的,卖葱得的,说不清。”孟秋红说,自己也是过日子的人,换做是她,也说不清自己的每笔钱是什么来历,“张桂英只是保管的角色,具体咋挣得这么多,老头不会给她建账本。”

  关于37公斤黄金,张桂英同样表示是马秉忠的财产。记者在《查封/扣押财务、文件清单》看到,其中有30余公斤的建行、工行金条,另有未标明重量的黄金手链等。

  张桂英称,在他们家的房产中,共有7套在北京,位置包括三里屯、崇文门等市区核心地段,有的房产租给了别人做生意。房产证的户主名字多为马秉忠、张桂英或者其女马青茹,“因为马青茹对我特孝顺,有些房子是她代管的。”

  “马超群名下只有1套房子,在秦皇岛。”张桂英说,那套房子是她给马超群买的,不知算不算在检方统计的68套房产内。

  记者在其中一份《查封/扣押财务、文件清单》看到,检方共查扣47份房产手续。不过,清单中,明确备注由马超群签订购房合同或支付房费的房产已经有两处。

  除此之外,前述清单还显示,检方查扣了玉挂件、象牙工艺猴、马到成功工艺品等收藏品。

  对于家属的说法,一位参与办案的检察官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这些钱财与马超群之父“一点关系都没有”,检方的做法是有依据的。

  他表示,由于上级领导有要求,更多的案情暂时不方便对外透露。

  为什么被抓?

  互联网上,马家家属对巨额财产来源的解释引起热议。争议之一是,房屋交易从什么时候开始,以至马家可以积累1.2亿现金。

  中国青年报记者了解到,我国曾经长期实行住房实物分配制度,1998年以前,福利分房还没有正式取消,商品房交易较为缓慢。上世纪90年代初,仅部分城市有商品房买卖。

  发生改变的是1998年。当年,国家出台23号文件,停止住房实物分配,逐步实行住房分配货币化。此后,商品房成交量日益扩大。

  据一些中介机构统计,秦皇岛2014年9月平均房价约为6900元。

  马超群的为人也成为争议焦点。一位接触过马超群的人士表示,马超群的外号是“马矬子”,留着平头,个子并不高,大约1.67米。

  自来水系统多位职工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马超群为人有些贪婪,会打人,在一些员工中的口碑不好。

  不过,马超群手下的一位中层干部表示,至少从表面上看,马超群的工作还是比较负责任的,多年来获得了先进企业、先进个人等荣誉,“供水、服务方面应该说没有出现任何瑕疵。”

  马家家属此前接受集体采访时认为,马超群之所以遭到调查,是因为试图举报秦皇岛市城市管理局局长马壮涉嫌贪污。但家属同时承认,举报材料并未正式向有关部门发出。

  当地多位人士也向中国青年报记者描述,马超群与马壮在北戴河供水总公司门口,发生过一次冲突。但是否因冲突导致报复,不得而知。

  连日来,包括中国青年报在内的多家媒体通过多种途径联系马壮,但马壮既未在单位露面,也没有接听电话。

  另据新华社报道,导致马超群落马的直接原因是,一家大企业在秦皇岛市建设一座高级酒店,马超群伸手向酒店要钱,被索贿的酒店无奈“从命”;但马超群收钱后嫌少,第二次又向酒店索贿数百万元,其索贿过程被录音,录音资料随后被送到有关部门。

  张桂英对此事予以否认,称从未听儿子说起此事。

  纪委公布的不是侦查情况

  11月11日,马超群被变更强制措施,执行监视居住。截至发稿,马家家属称,他们不知道马超群现在什么地方。

  中国青年报了解到,案件还在侦查阶段,尚未提起公诉。

  这一被披露为“小官贪腐”的事件正成为官方反腐的典型。消息显示,在近日举行的河北省落实中央巡视组反馈意见整改动员暨警示教育大会中,河北省纪检机关通报了这一案例,要求全省从案件中汲取教训。

  《中国日报》报道称,案件查办后,秦皇岛市认识到,在对基层干部监管上存在漏洞,并开始自查自纠。除了城市供水之外,土地开发整理、城市建设、交通项目建设、涉农专项资金使用、医保新农合、车管和公路治超、村官腐败等都成为整治重点领域。

  不过,对于纪检机关披露的1.2亿元现金等数额,舆论及检察机关都持保留态度。

  “1.2亿元、37公斤黄金等说法来自纪委,这些我们不能确认,因为案件还在侦查阶段,最后的数字可能会有出入。”《南方都市报》援引河北省检察院相关人士的消息称。

  中国政法大学教授洪道德告诉记者,纪检机关披露的数额,是党纪机关调查获得的案情,是把自己得到的事实向外界公布,“现在公布的,大家不要理解成为一个侦查情况。”

  针对一些网友对家属向媒体陈述的没有证据的辩解,洪道德认为,这是家属的权利,至于信不信就是社会民众的问题了,“家属有权利把一些所谓的犯罪事实做一个辩解、澄清说明。”

  “不过,不要光嘴上说,要拿证据。”洪道德表示,否则欲盖弥彰,或者可能帮助犯罪嫌疑人隐藏犯罪所得。

  对于这些外界的动态,自来水公司家属大院的居民并不陌生。由于多家媒体的记者到过此地探访,遇见陌生人询问马超群,居民便会询问是“哪家媒体”。

  马超群的住处在市区,不在大院内。院内自来水公司广告宣传牌已经发旧。大院外边,旅馆、网吧、商铺照常营业,生活气息浓厚。

  “很久以前的事情了。”一位老居民晒着太阳,平静地说,“他们与我们差距太大,这不是一件好事。”

  本报河北秦皇岛11月15日电

  原标题:媒体披露河北“亿元官员”及其家属被抓捕细节

  稿源:中国青年网

  作者:

  责任编辑:钟江为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