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江苏网>新闻中心 > 喜迎十九大 > 正文

0

【喜迎十九大·文脉颂中华】是父子是师徒,更是最佳拍档 “铜山石刻”非遗传承人

来源:中国徐州网-彭城晚报   2017-09-22 12:28:00

  ??昨天,董祥花了近半年时间的石刻作品宋徽宗《秾芳诗帖》终于完工。因为所用的石材体积大,市区的家里放不下,为了刻成这部“瘦金体”的代表作,从春节动工起,每逢节假日他都要往汉王老家赶。他想在自己眼花之前,把书法大家的代表作都刻一遍,在老家的院子里做个碑廊。董祥说着自己创作打算时,父亲董文生就在一旁笑眯眯地看着他。能把自己一辈子的手艺传到儿子手中,是这位“铜山石刻”省级非遗传承人最欣慰的事情。

  ??跟着父亲刻石谋生自幼练就童子功

  ??董祥今年44岁,在徐州电信公司工作,主业是一名通讯工程师,同时他也是“铜山石刻”的市级传承人。石刻对于父亲董文生来说,是谋生的手段。对于董祥来说,则是从小练就的童子功。

  ??董祥老家在汉王镇东沿村,山上出产一种名叫“汉王黑”的大理石。石头采出来时是灰色,但打磨平之后会呈现出天然的黑色光泽,非常适合做石碑。董祥小时候,村子里还有一座煤矿,矿井里需要巨石块加枕木作支撑。为了垒得稳当,巨石需要打磨平整。一到节假日,董祥就会给父亲帮忙,打磨巨石。刚开始学时,一不留神锤子会打到手上,常弄得血肉模糊。练得多了,手感就出来了,眼睛不用看锤子,锤子也不会砸到手上,而且石头的平整度也出来了。

  ??慢慢地,父亲开始教给他一些有技术含量的活,先是做屋檐下脊兽石上的简单石刻画,假期遇到碑林之类的大工程,也会带着他去。石刻是个力气活,而且只能在室外干。夏天,石头被太阳烤透了,滚滚热气往上翻滚,人在上面干活,一会儿就会被蒸得头晕眼花。冬天时,石头冻得像冰一样,干活时还不能戴手套,干一会就得往手上哈气暖暖。对于十几岁的孩子来说,最怕还是面子上过不去。在工地干活刻字时,董祥最怕的就是被人看见,一见到有人过来,他就把头埋得低低的。

  ??随着年岁的增长,董祥对于石刻的感情越来越深。去南京上学之后,周末再也不用跟父亲去工地了,刚开始他还觉得松了口气,慢慢的竟会觉得技痒。放寒暑假回家,他总会主动跟父亲要求干活。为了刻好一个笔画的左右两端,董祥要变换站立的位置,下刀打磨,而父亲只是将錾子刀尖轻轻一翻,也能达到同样的效果,省时省力。很多类似小窍门的传承,不光靠语言,更多靠日常的观察和父子间的默契。日积月累中,董祥的手艺也在慢慢向父亲看齐。

  ??专心在石碑上还原名家作品

  ??如今,董祥有了体面稳定的工作和收入,但业余的全部时间仍是给了石刻。他说自己不吸烟不喝酒不喜欢应酬,一拿起锤子和錾子刀,心里就很安静,耳朵里叮叮当当敲击石头的声音,心里却是一片澄静。这些年来,每到一个地方旅游,董祥也总会去当地的碑林和摩崖石刻看看,体会一下作者的刀工和技法。

  ??石刻是门枯燥的艺术。在动刀刻石之前,需要用复写纸先将书法作品印到石碑上,然后将笔画中间的石头刻出来,只留下字的轮廓。把字刻到石头上容易,但难的是保留原作的韵味,这就需要长期的积累和实践。尤其考验刻工的是蝇头小楷,通过刀子的细细雕琢,方寸之间体现汉字的神韵,谈何容易。

  ??为了更好地在石碑上表现书法艺术,董祥也曾跟着名家练习书法,但总觉得手腕太硬,写出来的字不太满意。术业有专攻,慢慢地也就放弃书法,专心在石碑上还原名家作品。每天下班吃过饭,他就会去地下室里,叮叮当当地刻上一会。

  ??最近几年,董祥花在石刻创作上的时间和精力更多了。其中一个重要的考量是,人到中年,马上就会有眼睛老花的困扰。他希望能在花眼之前,把自己喜欢的书法大家的作品刻上一遍。大字还好,像落款、题跋之类,字都非常小,要想在石碑上表现其原作的神韵,对视力的要求很高,他想趁着自己还没花眼,挑战一下。

  ??父子俩的石刻作品近1800件

  ??昨天,跟着董祥先生来到他的汉王老家。老家院子外堆满了他和父亲董文生做的石刻作品,代表作则被收藏在院子里。

  ??74岁的董文生做了一辈子的石刻。44岁时,他因为石刻技艺高超,被特招进徐州汉画像石艺术馆,担任工艺部主任。说起自己的这门手艺,饱含深情。老人说,石刻是村子里传了几辈子的手艺,但是现在愿意吃苦的人不多了,很多人用上了切割机刻石。但机器刻墓碑上的文字还行,想要还原书法作品的神韵还得靠人。从描字到刻石再到做拓片,全都是良心活。自己做了一辈子石刻,到如今还是谨小慎微,生怕坏了原作的意境。

  ??董文生老人想把自己的这门手艺传下去,收了十位徒弟,儿子董祥虽没有正式拜师,但却是自己最满意的徒弟。如今自己年龄大了,眼力劲一天不如一天,刻大字还行,但对于落款、印章、题跋已经力不从心,不敢轻易下刀。正文刻好之后,他总会把这些精细的部分空下来,等儿子周末休息时回家再补。父子俩合作得很默契,石刻作品近1800件。我市的淮海碑林、天涯行碑林、戏马台碑廊、江苏师大名人名言碑廊、徐州一中碑廊、丰县中学碑廊,萧县的圣泉碑廊,盱眙的天下第一山碑廊以及九里山摩崖石刻、小南湖碑坊楹联等,都是父子俩合作的作品。

  ??书法家手写评语贴满了堂屋和卧室

  ??父子俩越刻名气越大,慕名找来的大书法家也越多。在董老先生老屋的墙上,密密麻麻地贴满了自己做的名家书法石刻作品的拓片。老人说,每次刻完一幅名家书法作品,他总会做成拓片给对方寄去,问问还有什么地方需要修改的。有时候,书法家在写作品时局部笔画会稍有瑕疵,刻成碑文前,总会交代董文生将某些笔画加深或者连贯些。老人都会按照对方的意见,再做一些细节上的改动。

  ??面对如此锦上添花的修改,书法家们很惊喜很感激。在合作完成后,很多人会专门再寄上一幅作品,赞扬老人的技艺高超。中国书协理事、清华大学美术学院书法高研班导师倪进祥给他的评语是“刀锋精准”;著名书法家丁嘉庚给他的评语是“刻功精湛,神韵毕肖,乃大师手笔也”。这样大师的手写评语被董文生贴在墙上,堂屋和卧室全部贴满了。

  ??在省领导的提议下,汉王镇文化馆专门腾出两间房子,作为父子俩石刻作品展厅。石碑太大太占地方,展厅主要陈列的是他们石刻作品的拓片,展厅已于今年4月开馆。董祥告诉记者,石刻技艺要求场地要大,最好还能靠近石材产地。去年,他花钱在老家翻新了旧房子,就是打算退休后回到老家,把全部的时间都给石刻。

标签:

责任编辑:王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