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江苏网>新闻中心 > 专题2017 > 专题稿库 > 正文

0

知青队伍里走出来的音乐家

来源:红网   2017-06-06 15:54:00

  

  2005年,作为圣路易社区大学访问学者的湖南师大吴跃跃教授,在美国圣路易举办二胡独奏音乐会。

   

  音乐会结束后,美国友人纷纷和吴跃跃合影。

  红网时刻新闻记者 陈彦兵 长沙报道

  2005年9月3日-9日的美国《圣路易时报》这样写道:“中国著名二胡演奏家,圣路易社区大学访问学者,湖南师大吴跃跃教授圣路易二胡独奏音乐会奏出二胡经典名乐”在那段民族音乐普遍不被看好的岁月里,吴跃跃将国粹演绎到太平洋彼岸。

  1959年,吴跃跃出生于书香门第,高中毕业后,为响应毛主席“上山下乡”号召,他打着赤脚,走在望城县莲花公社华林大队里,成为了一名知青。1977年,恢复高考的消息传遍全国,在那个录取率仅为5%的年代,他却意外收获了两份录取通知书。

  5月26日,长沙师范学院琴房里,记者见到了正在和瑞典钢琴师合奏的吴跃跃,他用流利的英语提示对方放慢节奏。透过玻璃窗,记者感受到这位音乐才子谈吐间优雅、气质不凡。

  在那个动荡不安的年代,究竟是什么样的际遇让他走上音乐的道路?1977年,他获得高考双丰收的背后,又有怎样的故事?带着这样的疑问,记者敲开了琴房的门。

  屋顶被掀翻 点亮煤油灯继续学习 

  1976年7月,初中毕业的吴跃跃下放到望城县当知青,秋收之际,他每天和农民一起出工。由于个子高,吴跃跃经常被派去踩打谷机,一天下来,直到满眼金黄的稻田变成凌乱的谷场,他才算完工。那段时间,吴跃跃经常累得精疲力竭、眼冒金星。

  在农村月光如水的晚上,吴跃跃经常望着自己逐渐粗糙的双手出神,这是一双弹钢琴的手啊,这是一双能将《G大调》《蓝色多瑙河》等钢琴曲演奏得如流水般倾泻的手,这是一双能够撩拨琴弦发出赛马嘶鸣的手,如今怎么会变成这样呢?吴跃跃一遍一遍地问自己。

  “我有时候甚至很羡慕农民,他们自己种了菜、养了猪,但我们当时没有任何荤腥,甚至连油都没有。” 吴跃跃回忆那段知青岁月,数次哽咽。

  1977年10月,恢复高考的消息传来,吴跃跃知道,他的机会来了。这一天,公社知青凑钱宰了一头猪改善伙食,然而对于太久没沾荤腥的知青们来说,一头猪,一锅肉,也仅仅只意味着打打牙祭,一个星期不到,他们又要开始勒紧裤腰带生活。

  “当年在农村,只有过年才能吃上肉,说是改善伙食,但人太多,其实每个人也没轮到多少,但大家都吃得很开心!有猪肉就有油,其实也是为备战高考加油,那时的我们,都坚信自己一定能考上。”

  临近高考,他不再出工,开始全力以赴复习。每天早上6时,天刚蒙蒙亮,为了节省早饭时间,他从米缸里舀出两碗面粉,放进烧红的铁锅里翻炒,待面粉发黄焦脆,兑上开水和糖,喝完就开始看书。

  “那时真不知道什么是苦,只知道我要主宰我的命运。”

  一天夜里,吴跃跃正在煤油灯下看书。突然,屋外狂风大作,周边树木“呼呼”作响,知青们住的茅草屋顶被大风刮得“嘎吱”乱颤,一阵旋风袭来,茅草屋顶被整个掀翻。

  知青们陆续从床上跳下,望着露天的房屋,开始四处寻找木材修整。然而北风太大,空中还夹杂着小雨,为避免着凉生病,吴跃跃找来一堆废柴生火。在跳跃的火光里,他一手拿着煤油灯,一手端详着书本,彷佛这无境的黑暗早已将他吞没,而出路在手上。

  “那段时间,我吃了很多餐的‘红锅菜’,铁锅烧红,放少量咸菜、辣椒粉、豆腐乳,盛上桌就是一碗菜,没有肉,没有油,能够吃上一个鸡蛋,就是最幸福的事。”

  苦尽甘来 收获两份录取通知书 

  11月,高考如约而至。两个月后,长沙教育局两位工作人员产生争执:在那个无数人落榜的时期,吴跃跃为何有两份录取通知书。

  1977年,吴跃跃的父亲是当地知名的音乐教师,十岁那年,父亲就教会了他二胡、小提琴、钢琴、手风琴等十多种乐器。高考备考期间,湖南师范学院(现湖南师范大学)艺术系设立单独考场,类似于如今的自主招生,从小怀揣着音乐梦想的吴跃跃报名前往。

  走进艺术系考场,十八般武艺精通的吴跃跃从容镇定,用娴熟的指法独奏了一曲《赛马》,当他拨动琴弦,发出骏马嘶鸣的声音时,监考老师频频点头。

  天道酬勤。全国高考统考那天,吴跃跃再一次在考场如鱼得水。由于两次考试表现出色,这一年,他斩获两份湖南师范学院的录取通知书,一份来自全国统一考试,一份来自艺术系的自主招生。

  1978年,经父母商议,吴跃跃选择了继续音乐家梦,前往湖南师范学院艺术系报到。

  “77年高考,是我命运的转折点。当大队通知我被录取的时候,我知道,我可以走出去重塑我的人生。然而,我的数学老师得知我去学音乐时,第一句话不是祝贺,而是‘你浪费了一个数学头脑!’”

  进入大学,吴跃跃格外珍惜来之不易的大学生活。

  “没有练琴的地方,就自己挖空心思到处找。”他找遍整个校园,终于在学校排练厅旁找到一处清幽的小阁楼,阁楼里四季幽暗,夏天蚊子聚集。

  “二胡发出的声音最招蚊子,练完我两手都是包。”

  为圆音乐家梦,他每天练习14个小时,参加各种音乐演奏比赛,每一次获奖背后,他除了感恩,脑海里总会闪过当年知青点那昏暗的煤油灯、那掀翻的屋顶,一切恍如隔世,却又清晰如昨。

  四年后,他成为学校77级应届毕业生里仅有的两个“全优生”之一。大学毕业至今,他将个人音乐会开到美国、英国、瑞典等国际音乐之都。高考已过去40年,他也成为一名不折不扣的音乐家。

  1977年高考,是吴跃跃改变命运的转折点,也是他人生梦想的新的起点。

  采访结束,记者临走时,他让带话“沉着应考,正常发挥,梦想成真!”寄语2017届高考学子。

标签:

责任编辑:潘军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