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江苏网>新闻中心 > 专题2017 > 专题稿库 > 正文

0

40年前那场高考意味着什么 来看他们的独家记忆

来源:浙江新闻   2017-06-06 15:58:00

   

  1977年的高考,改变了很多人的一生。40年前那场考试,是怎样的一份记忆,来听他们分享的独家记忆——

  父亲一句话让他坚定进考场 

  人物名片:郑君杰  温州医科大学附属二院原消化内科主任 温州市消化分会副主任委员 

  虽已从温州医科大学附属二院消化内科主任位置上退休,但郑君杰仍在医院继续着他的工作,担任温州市消化分会副主任委员。回忆起40年前那场考试,他说:“那是我人生中最重要的一次转折,如果没有那次高考,至今可能仍是平阳县城里一名没有文凭的无名医生。”

  郑君杰是平阳昆阳人,1954年出生。父母亲都从事医疗工作,使他从小也坚定了从医信念。

  1973年,郑君杰从平阳县万全中学毕业,而当时上大学须通过单位或组织推荐,能被推荐的可谓凤毛麟角。为获得推荐,郑君杰无奈加入平阳万全区南山公社新渎大队,成为一名下乡青年,利用高中时从父亲那学到的医学知识为当地百姓看病,即“赤脚医生”。

  1976年,父亲提前退休,郑君杰顶替进入平阳县人民医院工作。能有一份县人民医院的正式工作,是当时多少人梦寐以求的,拿当时的话来说,有工作和没工作,是“穿草鞋和穿皮鞋”的区别。

  1977年10月21日,恢复高考消息被宣布。郑君杰又喜又忧,喜的是上大学的梦想可能要实现,忧的是亲戚劝他“上大学不就是为找工作吗?你现在已经有这么好的工作了,不赶紧赚钱还读什么书?”

  郑君杰犹豫不决。但父亲的一句话让他坚定了参加高考的决心。父亲说:“没有文凭在我这个时代尚且如此受排挤,你在医院当医生如果不读大学就更难出头了。”

  在确定参加高考后,郑君杰遇上难题。当时医院只能给参加高考的考生一周脱岗复习时间,所以郑君杰白天上班,晚上才有学习时间。“其实,宣布恢复高考消息时,距开考时间也就一个多月,充分复习几乎是不可能的事。说实话,高考时我更多是依靠原先的知识积累。”郑君杰说,当时他的数学成绩非常好。他回忆,在参加正式高考前,每个县都要组织一次高考初试,在那次初试中,他的数学成绩名列平阳城关第一。“这得益于我父母的督促。记得我小学毕业是1967年,而学校1966年就停课了,正处学习黄金期的我们面临无书可读的局面。在辍学三年多时间里,父母一直督促我自学、给我们找书本读。正因为这样,我的数学成绩一直没落下。”

  那时没有公布具体成绩,只在县政府大院贴出公告,公告里会有被录取者的名字和录取的大学。“当看到公告上写着我的名字和温州医学院等字时,我心里的石头放下了,终于可以上大学了。”

  在那年参加高考的570多万考生中,仅不到30万人获得大学录取通知书。

  高考作文写下“难忘的故事” 

  人物名片:吴健 温州大学瓯江学院、浙江东方职业技术学院担任客座教授 

  今年68岁的吴健,家住温州市区,祖籍上海。高考改变了他的人生轨迹,使他从一名普通工人变成了曾经的上海通信业“大亨”。退休后,他在温州大学瓯江学院、浙江东方职业技术学院担任客座教授。他说,这是他们这代人扭转命运的机会,而他成为了幸运者。

  在参加1977年高考之前,吴健的学历只是初中毕业。1966年,16岁的他和一大批知识青年赴新疆支边,披荆斩棘、开荒辟土。5年后回到温州,吴健被安排到市区一家人民公社工作。当时的工资很低,为了生计,他在空闲时候都会去上海找老师学手艺。这门手艺就是现在大学里开的一门专业———古器物鉴定学。

  说起高考,1977年10月某天上海共和新路上的场景,就如电影画面一般浮现在吴建眼前。“那年我在上海学手艺,某天傍晚回家的路上,看到许多人围在路边阅报栏旁议论。”吴健说,阅报栏中登的正是恢复高考信息,当时有的路人很兴奋,因为通过这场考试就意味着上大学、包分配,进而捧起“铁饭碗”。但吴健自知学历不高,当时是抱着试一试的心态报名的。

  10月份报名,12月份考试,一切都很匆忙。没有太多的时间复习,报名时只发了几张油印的考试大纲。教材哪里找、要准备些什么考题,考生根本不知道,用现在的网络语言来形容:一切都是蒙圈的。

  成绩公布,他以400多分的高考成绩考取了华东师范大学历史系,当月就拿到了录取通知书。

  1977年的上海理科语文考试,100分的考卷作文题就占了90分。那一年吴建写的是一个“难忘的故事”。

  吴建16岁支边去新疆,当乘坐的火车停靠安徽宿县(今宿州)月台时,靠在车窗边的他看到一群小学生围着火车,他们衣着破旧,火车上的一些人将橘子、面包等食物向外丢去,小学生们便来拾取。后来,学生们的老师来了,把这些食物交还给了火车上的人,带着学生安安静静地离开。

  吴健说,这个片段,是他的真实经历,也是令他“难忘的故事”,因为那一刻他感到很沉重,感觉行善不能是施舍,要考虑他人的尊严。这段经历和感悟被他写进了高考作文。

  每每想到高考,吴健都会心存感恩。因为有了大学的学习机会,毕业后他在上海办了一家企业,制造电话通信器材配件。有段时间他还成为了上海当时为数不多的通信业老板。如今,吴建已退休,除了给大学生讲古器物鉴定选修课程,在家偶尔会研究字画,收藏一些有意思的玩意,生活丰富多彩。

  放下锄头仓促应战 

  人物名片:周胜兴 永嘉县瓯北第一中学的初中数学教师 

  1977年的高考,对当时的一代人来说意味着什么?“放下锄头,拿起书本试一试、搏一搏”“农村户口变城市户口”“草鞋换皮鞋”……这些或许是许多人的回答。没错,那是一个“翻身”机会。周胜兴当年参加高考失利后,他没言弃而是继续再考,第二年终于圆梦。周胜兴,现年58岁,永嘉岩头人,目前是永嘉瓯北第一中学的初中数学教师。

  1977年10月的一天,村里广播播放的内容,周胜兴如今还依稀记得——“国家教育部召开全国高等学校招生工作会议,决定恢复已经停止了10年的高等院校招生考试,以统一考试、择优录取的方式选拔人才上大学。无论是工人、农民,还是上山下乡和回乡的知识青年,还是复员军人、干部和应届高中毕业生,都可以参加高考……放宽年龄和职业要求,决定在年底举行‘文革’后的第一届高考。”

  周胜兴说,当时听到村里广播后,许多年轻人都放下了田间农活,拿起书本仓促应战。

  之所以称为“仓促”,周胜兴说,他和他的同龄人当时都有这样一门“必修课”,这就是田间的“义务劳动”,“那时候,大家都认为种田比读书更为实际。”所以,周胜兴在高中时断断续续只念了1年左右。

  当年参加高考,给周胜兴的备考时间只有1个多月。周胜兴说,当时考试教材都没有,他只好找到10年前曾参加过高考的人,借了数学、物理等教材进行复习。“过去的教材很有意思,数学是做买卖时用到的加减乘除,物理则是拖拉机结构与使用……”

  因为当时永嘉县报考人数较多,所以想得到参加高考名额,就必须先要通过县里组织的统一“预考”。幸运的是,周胜兴顺利通过了。

  然而,不幸的是,在1977年的高考中,周胜兴没能被录取。当时高考成绩出来后,永嘉县里会在几个人流量比较大的地方贴出“红榜”。考上大学的人毕竟是少数,上了名单就有一种“金榜题名”的感觉。周胜兴落榜,但他并没有过多失望。

  不过,当时他必须要做出选择:在家务农,还是继续复习考试?经过深思熟虑后,周胜兴拍桌决定:再考。

  此后,白天,他带着书本去田里干活,累了,就坐在树荫下拿起书本学习。夜里,他挑灯做题,倦了,就在木桌上趴一会,清醒了再做。“有时候,趴在那里睡了一夜,醒来一鼻子烟灰,因为那时候家里照明点的是煤油灯。”

  1978年7月,周胜兴再一次参加高考。这一次,他有了充足的准备,加上数学成绩名列前茅,最终上了“红榜”。

 

 

  

标签:

责任编辑:潘军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