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江苏网>新闻中心 > 专题2017 > 专题稿库 > 正文

【新时代 我奋斗我幸福】再见,最不忍心逃的课!扬大83岁老教授昨上“最后一课”

来源:扬州发布   2018-03-11 19:29:00
昨天下午,扬州大学老教授吴建中的家里热闹非凡。客厅里坐满了学生,吴教授正在兴趣盎然地跟学生们讲述俄国的风土人情。这是吴老师的最后一堂俄语课了。为了让有兴趣的学生继续学习俄语,他特地花了半年时间,打了无数草稿,编成一本俄语单词教材,共45页,全部手写完成。”在课堂上,吴教授不仅教授俄语知识,还会讲述俄罗斯的风土人情。他现在使用英语俄语比较的方式教授,希望学生听到发音,就能记住中文。大四学生丁拓学习俄语已经有两年时间,还交了一位俄罗斯网友,有时候会直接与这位网友用俄语进行交流,这种成就感让他特别感激吴教授。

  昨天下午,扬州大学老教授吴建中的家里热闹非凡。客厅里坐满了学生,吴教授正在兴趣盎然地跟学生们讲述俄国的风土人情。这是吴老师的最后一堂俄语课了。

  2015年起,吴建中在扬大水能学院开设俄语课,免费教授大学生学习俄语。凭着幽默风趣的教课方式,他让这门课成为最受学生欢迎的课程之一。今年吴教授83岁,牙齿已经脱落,不能正确发音的他,向学校递交了申请,这学期将不再任课。为了让有兴趣的学生继续学习俄语,他特地花了半年时间,打了无数草稿,编成一本俄语单词教材,共45页,全部手写完成。

 
吴教授家中挤满了人

  8旬老教授义务教俄语

  成大学生“最不忍心逃”的一门课

  2015年,扬州大学水能学院开设了俄语课。它不是必修课,且开课时间定在周末,每次却吸引众多学生前来上课,座无虚席。教授这门课程的,是时年80岁的老教授吴建中。多年的莫斯科留学经历,让他有着出色的俄语水平;这次开课,是他义务教授。

  “1956年去苏联的时候,苏联人说请我们吃辣椒,每人发一个辣椒,大蒜也是一人一瓣。他们那里不产这些东西,所以特别贵,大蒜是一元钱一瓣,当时在我们中国一元钱可以买好几斤!”在课堂上,吴教授不仅教授俄语知识,还会讲述俄罗斯的风土人情。

 
吴教授需用放大镜才能看得清教材

  大四学生盛壮告诉记者,这门俄语课是他上过的课程中,使用手工道具最多的。“老教授不会使用PPT,所有教学都用板书完成。为了让我们记住单词,老师制作了很多单词硬纸板,一面写俄语单词,一面写翻译。两个小时的课程,所有学生都听得很用心。”

  这些教学道具,都是吴教授亲手制作。他说,现在俄语教材的印刷量只占外语教材总量的3%。他现在使用英语俄语比较的方式教授,希望学生听到发音,就能记住中文。

  “这门课程,是我们最不忍心逃课的一门课。”盛壮说。

 
学生向教授赠送自己制作的立体贺卡

  吸引的学生越来越多

  30多岁的网友周六也来听课

  “吴老师年纪很大了,从所住小区到扬子津校区的水能学院教学楼,这段路程对他来说并不轻松。”水能学院团委老师张运告诉记者,这门俄语课程开设一学期后,教学地点从学校改到了吴建中家里。每到周末,水能学院的学生都会自发前来听课。

  上课时,吴建中常常弹起电子琴,教学生唱俄罗斯歌曲《莫斯科郊外的晚上》《喀秋莎》。优美的琴声加上标准的俄语发音,让学生陶醉其中。吴建中也会对歌词中的俄语单词进行讲解,很快,学生们几乎都能跟着哼唱起来。

 
学生们学习吴教授编写的教材

  吴建中的学生远不止在水能学院。每个周末,外国语学院的不少学生也慕名而来。“吴教授虽然年事已高,但发音很标准,而且他的教学方法很灵活,我们特别享受这种上课方式。”外国语学生学生章颖说道。

  “除了这些学生,有位网友知道我免费教俄语,每个周六也过来学习。他今年30多岁了,一直希望能去国外拓展自己的事业。”吴建中告诉记者,自己一辈子教书,退休后,这种寓教于乐的过程,对他来说是一种享受。

  大四学生丁拓学习俄语已经有两年时间,还交了一位俄罗斯网友,有时候会直接与这位网友用俄语进行交流,这种成就感让他特别感激吴教授。“我把这件事告诉吴老师,他也特别开心,一直鼓励我们要多说多交流。”

 
吴教授讲课声情并茂

  本学期告别讲台

  他自编俄语单词教材送给学生

  去年年底,吴建中的牙齿已经完全脱落,他觉得自己的发音已经不太标准,向学校递交了申请——这学期将不再任课。他还给学院送去了一份特殊的礼物——一本由他自编的“教材”,封面上写着“赠俄语爱好者九百个单词”。

  吴建中说,这份教材,他花了半年时间进行编写,上面的单词大部分都是生活中会用到的常用词语。

 
吴教授编写的教材

  记者翻阅发现,这份教材共45页,全部是手写;为了让学生规范写法,所用俄语字母基本采用印刷体。

  “我的视力不好,一只眼睛已经完全看不见了,写英语和俄语还好,可以连续写;写汉字时就不行了,一笔下去,再写下一笔时,常常会对不准位置,可能有些字写得弯曲。关于这一点,有些抱歉。”吴建中说。

  可记者翻阅了20多页,找不到任何一个写得不好的汉字。“你看到的这本教材,已经是第三版本了,前面我做了不少草稿。”吴建中笑道。

  “今年世界杯就在俄罗斯举行。这本教材,我希望能送给对俄语感兴趣的学生,希望能给他们在学习俄语时带来一点帮助。”吴建中说。

 
手写的教材工工整整

  最后一堂课昨举行

  学生不愿离去,送上特殊礼物

  昨天下午,吴建中家里,水能学院10多位同学再次聚集在一起。他们拿着教授自编的教材,上了最后一堂课。

  “我毕业于莫斯科建筑工程学院城市建设与经营专业。莫斯科求学期间,我生了一场大病。在疗养院治疗时,和一位苏联战斗英雄在一个病房。为了交流,我每天逼迫自己去学俄语。也是从那个时候起,我的俄语水平突飞猛进。”

  “1991年,我有一个建筑工程在俄罗斯。当时和当地人的谈判以及合同内容的制作,都是我在操作,所以我的俄语水平并不比我的建筑专业水平差。”

  ……

  这堂课上,吴建中向同学们提起自己义务教大家俄语的“初心”。他说,教大学生俄语并不是他一时心血来潮,现在中国和俄罗斯也有很多合作的项目,“多一门技能,对将来找工作是很有用处的”。

 
学生与吴教授依依惜别

  昨天,吴建中还收到了同学们送上的一份特殊礼物——一张写有众多学生名字的贺卡和一本日历。有位学生在上面写道:“人生旅程上,您为我点燃希望的光芒,丰富我的心灵,增添我的智慧,谢谢您。”

  “我以前最不喜欢学生送礼物,觉得浪费钱,但是今天这份礼物,我收得开心,因为这都是你们的心意。”

  两个多小时的课程结束后,学生们依旧不愿离开。大四学生朱德康拉着吴老师的手说道:“老师,您一定长命百岁,即使您不再教我们了,我们依旧会时常来看您。”

  扬州发布记者 乔云

  摄影 张卓君

标签:学生;教授;教材;老师;水能;课程;发音;特殊礼物;学院;扬州大学

责任编辑:苗津伟 崔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