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江苏网>新闻中心 > 专题2017 > 治国理政进行时 > 江苏篇文 > 正文

0

【治国理政新实践·江苏篇】危管“南京模式”:一项创新规范一个行业

来源:龙虎网   2017-03-22 10:38:00

  检查礼炮弹发射装置

  龙虎网讯(通讯员 苏宫新 记者 张璐)周向阳,现任南京市公安局治安支队危险物品管理大队大队长。2013年,他被南京理工大学聘为安全工程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委员;2015年,被公安部治安局聘为全国民用爆炸物品安全监管教育训练讲师团成员;2015年4月,在江苏省公安厅组织的四项建设考核竞赛活动危险物品管理条线考核中获个人第一名,荣获江苏省公安机关危险物品管理业务标兵称号。

  检查剧毒化学品

  今年1月26日,公安部治安局给江苏省公安厅治安总队和南京市公安局发来函件,高度肯定周向阳作为公安部爆炸物品安全监管教育训练讲师团成员所做的工作——该同志赴全国10余个省(区、市)讲课,传授在基层长期积累的实战经验,用生动的案例开展现场教学……取得了良好的授课效果”。

  “别看我现在对于危管这一行业务比较熟悉,其实我也是半路出家。”周向阳告诉记者,他在警校时学的并非危管专业,而刚从事危管工作时还是上世纪90年代初期,当时危管内容相对单一,主要就是枪支弹药和管制刀具。而现在,危管涉及的领域非常大,民爆物品、剧毒化学品、易制爆化学品、烟花爆竹、放射源等等。“涉危安全监管是一项专业性非常强的工作,只有全面、细致地掌握诸多列管领域的业务知识,才有‘着眼点’。”周向阳举了个例子,比如氯气的储存库的安全管理。如果不懂行的,可能觉得放在密封的仓库内,再用防盗门锁起来就行了。但事实是,氯气的储存库如果没有专门的氯气抽风中和装置的,应当需要通风,因此公安机关在抓治安防范时,就不能简单地要求存放在仓库内。

  于是,为了让自己这个“门外汉”变成“门内汉”,周向阳刻苦钻研,不断加强自身学习。通过自学,他考上了南京理工大学化工学院应用化学专业的硕士研究生,成了危化品管理方面的专业人士。如今,从各类涉危物品的数量、种类,到安全防范的标准、管理要求,再到安全检查工作所需要注意的环节,无论是宏观要求还是细枝末节,周向阳无一不朗朗上口、如数家珍。

  2016年3月,周向阳因为业务过硬,根据公安部相关业务局的安排,参与公安部警务技术职务序列改革《爆炸防控技术专业考试大纲》和《爆炸防控技术专业教材》以及《治安部门办理形式案件统编教材》的编写工作,并承担了公安部《易制爆危险化学品名录》修订以及《易制爆化学品治安管理办法》的调研、起草工作。他出色地完成了各项任务,受到部、局领导的充分肯定。近期,以他为主要研究撰写人的《爆破作业技能人才管理与培训考核方法新研究》项目,被中国爆破行业协会评为科学技术进步二等奖。

  “危管方面的隐患,别人到现场看不出来,但周向阳去总能找到问题,这就是专业的力量。”南京市公安局治安支队副支队长吴辉祥说。

  危管“南京模式”:一项创新规范一个行业

  南京是危险物品生产、使用大市,2016年度生产炸药10000余吨、雷管1260万枚、导火管1200万米,使用炸药7000余吨、雷管60万枚,生产使用剧毒化学品112万吨左右,安全监管责任重于泰山。危管人员的专业固然重要,但要把控全局,还需好的管理方法。

  为此,周向阳在工作中不断创新管理方法,积累管理经验。他结合南京实际情况,牵头制定了一系列民爆物品、剧毒、易制爆化学品、枪支弹药、烟花爆竹等危险物品安全管理的相关规范,打造了一整套危险物品安全监管模式。

  周向阳在全国首创爆破作业人员无纸化上机考试,通过录入爆破作业人员指纹进行比对登陆的方式,采用无纸化上机考试的方式,系统后台随机出题,避免了相互抄袭。“当时推这项管理制度时,有爆破企业老总找我投诉,说目前爆破作业人员水平就这样,我这么搞会把整个行业毁掉。”周向阳说,但新制度实行一年后,这位老总却高兴地找到周向阳,说整个行业规范了很多,他的企业事故率也下降了,省了好多钱,还要给他送锦旗。

  原来,长期以来爆破作业人员文化层次不高,考证抄袭现象严重,这直接导致爆破企业为了压低成本,雇佣一些根本不达标的爆破作业人员工作,存在巨大的安全隐患。“无纸化上机考试后,考试的难度增加了,通过考试的人员素质也上去了,事故率自然下降。”周向阳说,而且这一举措不仅仅消除安全隐患,还倒逼整个爆破行业走向规范。

  “‘南京危管模式’之所以有用、实用,都是周向阳在工作实践中摸索出来的。”南京市公安局治安支队危险物品管理大队教导员梅震华说,危险物品管理对专业要求很高,但对于一些基层民警来说,还达不到要求,那他们出去检查怎么办?周向阳创新制定了涉危单位治安防范安全检查菜单式标准,检查时只要对着“菜单”上所列的检查项目打勾就行了。该举措被公安部推广,多个省市借鉴使用。

  通过这些创新管理方法的应用,以及在实施过程中的不断完善,南京市危险物品监管民警的实际监管能力得到强化,全市危险物品安全管理工作整体监管水平不断提高。多年来,南京未发生危险物品丢失、被盗事件,没有发生有影响的涉危案(事)件,“南京危管模式”已成为许多省市借鉴的先进经验”。

  “不到现场,不亲眼看到,我心里就不踏实”

  从警至今,周向阳数十年如一日,爆破作业现场安全检查、剧毒化学品从业单位治安防范检查、枪支弹药储存库安全检查、烟花爆竹禁放检查……业务范围内几乎所有事他都会亲力亲为,既当“指挥员”又当“战斗员”。每到新春佳节,烟花爆竹安全管理都是重头戏,周向阳已经连续20年除夕夜在单位度过。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不到现场,不亲眼看到,我心里就不踏实。”周向阳说,危险物品管理责任巨大,不敢有任何的掉以轻心,“做这份工作,专业知识有了,管理规范有了,还需要我们有一份踏踏实实的责任心。”

  周向阳以涉危单位治安防范安全检查举例。“按照检查‘菜单’,这里要装个摄像头,你看到这个位置装了,是不是意味着这项检查就通过了?非也。”周向阳说,还要看这个摄像头到底能不能发挥作用,没有到现场,没有责任心,这里面的问题是发现不了的。

  而对于一些爆破现场,小小的疏忽更可能酿成大祸。近几年南京城市建设步伐加大,修桥、铺路、建地铁,都需要爆破作业。“和一些中西部地区相比,南京的爆破作业量不是最大的,但我们都是在城市里爆破,精准化的要求高。”周向阳说,南京地铁4号线因为经过重点文物保护单位鼓楼地下,修建时在这里的爆破掘进都是以厘米为单位进行的,爆破监管上出任何问题都可能酿成事故。

  不过,让周向阳直冒冷汗的事情也发生过。有一年,南京一家矿业公司要拆除一个180多米高的烟囱,周向阳组织专家团队审查爆破方案。“当时,我在现场查看后,发现有一根约2米直径的管道,通过爆破区。”周向阳说,经过询问,爆破公司负责人拍着胸脯说,这是一个废弃的管道。爆破当天,周向阳还是不放心,又专门问了一遍,这时有一名工人说,这是一个高炉煤气管道,一直在使用,而且是不能中断的。“当时我被吓坏了,冷汗打湿了背。”周向阳说,如果不知道这一情况盲目爆破,那么后果不堪设想。最后,通过调整方案,这次爆破圆满完成。从那之后,只要是爆破现场,周向阳一定要亲自到现场看一看。“我只相信我的眼睛,谁给我拍胸脯都没用。”周向阳说。

  对于周向阳的执着,同事们笑称,“他不是在工作,就是在去工作的路上”。而熟悉周向阳的人,也都知道他最关心的是什么,所以只要发现哪边有爆炸、哪边有鞭炮响,往往第一时间通知他。“既然选择了这一行,我就无怨无悔。”周向阳说,作为一个坐在“火药桶”上的人,“安全”两字是他永远的座右铭。

标签:

责任编辑:许珵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