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江苏网>新闻中心 > 专题2017 > 治国理政进行时 > 江苏篇文 > 正文

0

【治国理政新实践·江苏篇】把孤独经营得风生水起 “空巢青年”黄博:不“空心”就会更精彩

来源:无锡商报   2017-05-04 15:30:00
1988年出生的徐州小伙黄博在江苏无锡过了近十年“空巢”的日子。工作上,他曾月入万元,也曾食不果腹;生活上,他曾和三个陌生人挤在一个房间,却也喜欢独处时的悠然自得。如今,他的创业公司步入正轨,明年即将搬进在无锡购置的新房,他更愿意把这段“空巢”时光看作是人生奋斗的一个过渡阶段,是成长的正确打开方式。

  临近毕业季,“空巢青年”这个词在网络火了起来。“空巢老人”听得多,何谓“空巢青年”?根据网络定义,“空巢青年”通常指离开父母亲人、在大城市打拼、租房独居的单身青年。他们一个人生活、一个人吃饭、一个人生病、一个人搬家……在无锡,也有不少这样的群体。

  1988年出生的徐州小伙黄博在江苏无锡过了近十年“空巢”的日子。工作上,他曾月入万元,也曾食不果腹;生活上,他曾和三个陌生人挤在一个房间,却也喜欢独处时的悠然自得。如今,他的创业公司步入正轨,明年即将搬进在无锡购置的新房,他更愿意把这段“空巢”时光看作是人生奋斗的一个过渡阶段,是成长的正确打开方式。

  为了城市里的“一张床”

  见到黄博时,他穿着贴身的西服,鼻梁上架着一款时尚的眼镜,头发纹丝不乱,谈吐斯文,举止从容。说起毕业之初那段窘迫的日子,他很快陷入了回忆。

  2009年从无锡商业职业技术学院毕业后,上进的黄博又去南京艺术学院读了传媒专业的专接本。学业完成后,一个问题迎面而来:是回徐州老家还是留在求学的城市?没有丝毫犹疑,黄博选择了后者。“只有在无锡,在这里,我才能大展拳脚,发挥自己的专业所长。”

  黄博从租房子开始,品尝“空巢青年”初入社会的艰辛。刚毕业那会儿,即使有父母金钱上的支撑,每一分钱他也都数着花。记得第一次跟人合租,一套房子3个房间,满满当当住进了11个人,黄博所在的那间屋就有4个人,环境比学校宿舍还要脏乱差。“一旦房东来查房,总有几个人要躲出去,跟打游击似的。”就算如此,每个月270元的租金还是让他觉得贵了点。

  就这样,黄博每天奔波忙碌着,“出租屋”——“公交站”——“单位”三点一线,为的是在偌大的城市里能有一个落脚的地方。幸运的是,由于工作上进、专业扎实,黄博得到了一份月入万元的工作,这让很多初出茅庐的年轻人羡慕不已。但是他并没有飘飘然,还是每天加班,回到出租屋倒头就睡,4个人挤一个房间的日子过了近两年。

  两个“空巢青年”的惺惺相惜

  随着工作的顺利进展,黄博的收入在提高,积蓄也在增多,原本以为就这样一帆风顺下去的脚步,却在遇到了另一个“空巢青年”时打住了。

  他叫张峰,南通海门人,也是1988年出生,黄博的商院学弟,他们在学校的书法协会上认识,两人性格相近,有共同爱好。毕业后,同样留在无锡的张峰,不断地换出租屋,不断地换工作,然而每一次折腾,他觉得自己的专业成长又进了一步,能力又有了提升。

  一有空,张峰就会给黄博打个电话,或者简单得见个面,聊聊工作、谈谈理想。“我们在设计、视觉包装这一行摸爬滚打了几年,也积累了不少经验,我们想要做出自己的品牌。”2015年底,两个年轻人各自拿出3.5万元,在蓉运壹号文化创意园区合办了无锡肯木文化传媒有限公司,专注品牌设计与影像文化,开始了“空巢青年”的创业之路。

  一切又仿佛回到了毕业之初,找不到客户,没人信任,两个人加起来一个月的收入就2000块钱,吃饭都成问题。“有个客户,我们前前后后谈了4个月,为了让对方相信我们的实力,我们一开始免费为他设计,引导客户要树立对自身品牌形象的认识,渐渐地,客户被我们的诚意所打动,成为了公司的长期合作单位。”在两人的创业过程中,也遭遇过被客户欺骗,到头来白忙一场的经历。他们把这些看做是教训,加强公司的合同规范,学会对客户进行分类管理,在张峰看来,“空巢青年”身上有股韧劲,即使失败100次,也有第101次站起来的勇气。

  如今,公司的业务已经慢慢上轨道,华润燃气、恒隆地产、世纪新娘等近30家知名企业都是他们的长期合作客户。2017年以来,公司的业务咨询量比以往翻了一倍,月均营业额维持在5万元。两个“空巢青年”在异乡开始寻找到了追求自我的满足感。

  孤独之外学会经营生活

  没有了父母的管束,“空巢青年”的生活是自由的,但也意味着孤独。“纵使一个人,也可以把孤独经营得风生水起。”黄博说。

  于他而言,孤独让自己懂得了如何发现真实的自我和感受,学会了将这些时间利用起来给自己“充电”。闲暇之余,黄博会拿起毛笔,写写隶书,工作室墙上那幅“肯木成就不一样”的书法作品就出自他手;也会去周边城市来个短途旅游,爬山看水寻找心灵的慰藉;更喜欢“翻墙”搜索国外最新的设计资料和设计理念“武装”自己的头脑,或是下载一两部文艺小电影,细细品味。

  “独处让我学会与自己对话,思考真正的人生诉求。”起初,黄博专注于如何进行属于自我的社交,“空巢”久了,加上开始创业,他意识到必须跳出原来的舒适圈,学会主动地接触他人,构建新的社交生活。

  为了公司业务,内向的黄博开始不断地参加聚会和应酬,找到了许多志同道合的朋友,他们不同的文化背景扩大了黄博的视野,打破了他交友圈过于同质化的倾向。这种生活让黄博学会关心他人,学会与陌生人沟通。

  在无锡打拼了多年,黄博依旧会很想念家乡,想念父母。“有的时候半年才回一趟老家,总想着赚了钱一定要孝敬父母,可他们根本不收,生怕我在外面不够用,所以我就买点补品,买点珍贵的药材回去,希望他们身体健康。”

  目前,黄博和张峰都有了脱离“空巢青年”的打算,他们在无锡按揭买了房,张峰还有了稳定的交往对象,今年年底即将步入婚姻的礼堂。他们希望将公司在业界做出口碑和影响力,做大销售规模,赚更多的钱,以后再换更大的房子,把父母一起接到无锡来,享受天伦之乐。

  “选择‘空巢’是需要勇气的,我会把这段‘空巢’时光看作是人生奋斗过程中的一个过渡阶段,只要你心里‘不空’,生活就会给你带来喜悦和收获,让你的人生变得更加精彩。”黄博意味深长地表示。

  不必用放大镜来看待“空巢青年”

  临近毕业季,又将有大批青年像黄博、张峰一样走出象牙塔,步入社会,成为“空巢青年”。有人总结称,一个典型的“空巢青年”,大概二三十岁,在城市有份体面工作,租住在一居室或群租房隔间,唯一熟悉的室友是自己养的猫狗,饮食主要靠便利店和外卖,长时间在手机和电脑之间无缝切换,作息失调,不出门不洗头,眼睛常年布满血丝……

  针对中国“空巢青年”增多的现象,“过来人”姚先生说,社会没有必要过度恐慌,应该给予宽容和支持。他认为,相较在父母监督下把每分每秒都“利用好”,自己反而更欣赏独居青年在勤劳和懒惰、节俭和奢侈、死宅和社交达人之间略显稚嫩和笨拙的平衡。因为这意味着他们开始真正独立地掌控自己的生活,承担起自由的重量。

  “比起自怨自艾,仍有许多‘空巢青年’活出了自己的精彩,他们通过各种各样的途径排解孤独感,并没有出现一些专家所说的心理问题、婚恋问题。”姚先生就是这样,下了班他在网络上加入了徒步社团,平时和团友们登山、露营,还学会了潜水,并因此结识了现在的女友。“让自己变得更好,遇见幸福和赢得美好生活的几率就会大很多。”姚先生鼓励眼下的“空巢青年”。

  黄博和张峰也提出,对于“空巢青年”,大可不必用放大镜或有色眼镜来看待。越是在“空巢”时期,风华正茂的年轻人就越是要在历练中积累技能、锻炼能力。在追梦的过程中切忌浮躁的心态,同时要注意健康、快乐地工作,不要把身体搞垮。总有一天,“空巢青年”会在复杂生活中找到平衡,创造出新的生活方式,让这个世界更加色彩斑斓。(记者 陈菁菁)

  链接

  全国“空巢青年”达2000万

  日前,中国青年报社社会调查中心通过问卷网,对2000人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64.3%的受访者表示自己身边的“空巢青年”多,缺乏感情寄托(57.9%)和居住条件差(57.8%)被认为是他们面临的两大困境。生活上的“巢空”,也带来精神上的空虚和迷茫。有统计显示,我国有超过5800万的人过着“一个人的生活”。其中,独居青年(20-39岁)已达到2000万。

标签:

责任编辑:潘军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