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江苏网>新闻中心 > 专题2017 > 治国理政进行时 > 江苏篇文 > 正文

0

【治国理政新实践·江苏篇】基层“五长”整治 管好“小微权力”

来源:淮安新闻网   作者:记者 薛涛 杜勇清 刘华   2017-05-08 10:49:00

  因谎报养殖项目,帮村民王某获取扶贫资金4000元,王某随后拿出1000元用以酬谢村干部,5月7日,江苏省淮安市涟水县徐集乡王湾村党总支书记羊某被处以党内警告处分。

  “村居权力虽微,但连着公平公信;村居层级虽低,但事关执政根基。”涟水县委书记王向红说。去年10月以来,该县借力全市基层“五长”整治,向村居违规用权“亮剑”,探索出一套行之有效的村居“小微权力”运行监督机制。截至目前,全县已追责村居干部违规用权行为54起。

  淮安市市委书记姚晓东对此作出批示,要求全市基层“五长”整治工作推广运用涟水监督“小微权力”运行的创新做法。省纪委以专刊形式将村居“小微权力”运行监督的“涟水模式”推向全省。

  权力入“笼”—— 

  清单约束 边界规范 

  省里下拨了一笔资金,用于帮助村民创业,结果被村会计稀里糊涂拿去发了工资。事情发生在涟水县黄营乡王霍村。去年,村民一封举报信告到县纪委,村会计被党内警告,村党总支书记王隽仁也被扣发绩效6000元。“6000元买个教训,真心痛!”王隽仁说。

  感到心痛的不只是王隽仁,还有涟水县委。去年1-9月的统计数据显示,该县收到的群众信访件中,涉及“小微权力”运行的高达40%,被举报对象90%为村居“三大员”,反映的情况五花八门,涉案金额少的不过百元,而被审计查出问题的桃柳居委会,干部利用职务之便骗取、截留并私分征地补偿款达200多万元。

  “用权随意,信访多发,”涟水县委常委、纪委书记张超说,“根子在村居干部决策不民主、用权不公开、监督不到位。”鉴于此,该县由县纪委牵头,组织农工部、民政、扶贫等部门联合“会诊”, 按照系统化、流程化、精细化的要求,梳理出村居“小微权力”清单、运行流程图和风险点,总计五大类20项,编印成“口袋书”,乡镇、村居干部人手一册。

  “‘口袋书’就是‘红线图’,什么事能办、怎么办,里面讲得很清楚,”陈师镇尹荡村党总支书记尹明太不仅小册子随身带,还将其内容编成“顺口溜”,张嘴就来:“收入先进‘三资账’,支出必有原始票;报销超过五百元,‘两委’研究再进行;如遇违规通不过,敬请不要有怨言……”尹明太说得好,做得更是滴水不漏。今年清明节前,村会计手上有笔账找尹明太签字报销。老尹一看,是一张520元的普通收据。“这哪行,钱用在购买工具不假,正规发票呢?再说,这笔支出当初是集体研究的,有记录,咋没附上?”会计吃了个“闭门羹”,老老实实照规矩,走流程。

  决策入“档”—— 

  流程公开 运行留痕 

  今年2月,南集镇纪委书记李祥收到群众举报:“朱陈村村干部租用挖机时‘做手脚’。”然而,李祥调查后发现,究竟有没有“猫腻”,村民、村干部都拿不出证据。

  “没有证据,打‘口水官司’,”涟水县纪委副书记、监察局局长徐锋说,此事最终虽然不了了之,但类似情况背后折射出的问题引起了县纪委的重视。“村民关心的不只是结果,还有过程,”涟水县纪委党风政风监督室主任王文斌说,过程不公开,浑身是嘴也扯不清。

  对症下药,还需良方。实践中,涟水紧扣“公开”二字,要求村居事务的决策、办理过程不仅要上墙公示,还要造册建档,做到全程留痕。也正是靠这一“妙招”,油坊村党总支书记韩自清做事越来越有劲头——

  “前阵子村活动室铺地板、换房瓦,村民集体议,对外再招标,该走的程序一样没少,最终帮村里节约资金3000元,”韩自清说,“搁在以前,办事看结果,过程凭良心,你说省三千,村民要是不信,我还真没法子;这次从决策到操办,丁是丁卯是卯,全部有村民代表签字,存了档,随时可以来看账,不光我省事,村民也满意。”

  决策入“档”,干群心亮敞。数据显示,去年前三季度,涟水县基层“五长”专项整治中,占全县党员干部总数不足5%的村居干部,涉及信访案件的人数却占全县的62%,案件总量占全县的46%,而自去年四季度以来,该县村级信访量首次出现明显下降,降幅达34.6%。

  监督入“轨”—— 

  点线整合 交叉互查 

  薛天华是南集镇去年到任的民政助理。此前,该镇多任民政助理被问责处理,原因是对低保户资格审核把关不严。薛天华到任后,第一件事就是收拾“烂摊子”,走村串户核销违规低保。不过,薛天华坦言,自己一个人要负责全镇12个村,实在忙不过来。

  精力不够用,监管有盲区。类似情况也发生在乡镇农经、计生等多个条线。“条线不少,各自为阵,”陈师镇纪委书记高树森说,力量不整合,继续“九龙治水”,结果只能是监管“脱轨”。

  为此,涟水县纪委在乡镇季度自查、开展提醒预警的基础上,采取“分片包干”、“交叉互查”,打“组合拳”。一方面,由县纪委常委对乡镇进行分片包干、认领“责任田”;另一方面,每季度组织乡镇纪委书记、县直相关部门人员进行滚动式交叉互查,发现问题及时督促整改,并从严追究相关责任人责任。“组合拳”打出了“真功夫”——去年12月,县纪委常委班子分片督查的80多个村居,有45个被查出问题,次月25日前全部整改到位。

  体会最深的数东胡集镇纪委书记王永。今年春节后,他带队到全镇各村搞自查,压茬摸排了两遍,查出6个问题,逐一进行了追责。“原以为至少上半年可以高枕无忧,没想到一季度我们跟高沟镇之间开展相互‘挑刺’,还真被人找出了毛病,4名村干部被追责,”王永说,“自查再仔细,到底是自己查自己,狠不下心!互查不跟进,容易‘灯下黑’。”

  考核入“责”—— 

  机制创新 标本兼治 

  “村集体的6栋鸡棚,村干部自作主张给卖了,钱居然没进‘三资账’,真没想到,他们会犯这么低级的错误,”说话的是成集镇农经站长郑丹。事发后,涉事村干部被处以党内警告,郑丹也因负有监管责任被打了“板子”。

  被“打板子”的还有五港镇党委书记陆士江。今年1月,县纪委对16个乡镇下发整改通知,五港镇是其中之一。两个月后,该镇一无具体整改措施,二无针对性监督检查。上个月,作为全镇负总责的陆士江,被“请”到县纪委接受提醒谈话。

  “不这么办不行,”县纪委党风政风监督室主任王文斌说,“小微权力”运行,监督是系统工程,“头痛医头”治标不治本,实践证明只有在督查常态化基础上,推行“一案双查”、“责任倒查”,才能倒逼干部既扫“门前雪”,又管“瓦上霜”。

  问题要追查,查完有说法,结果与干部绩效、评优评先直接挂钩。今年3月,红窑镇颜下庄搞小型工程建设,决策、招标等过程未公示,镇农经站长刘忠成因监管不力被镇纪委诫勉谈话。在刘忠成看来,绩效被扣倒在其次。“我是连续多年的‘老先进’,这顶‘先进’的帽子,今年‘没戏’了,”刘忠成说,“这样的错误,可不敢有第二次。”

  顽疾下猛药,猛药出奇效。今年以来,该县纪委对22个乡镇(园区)、45个村居进行的巡查中,虽然有4名乡镇党委书记、分管领导被约谈和问责,但全县村居干部违规用权被责任追究的人次与去年同期相比,降幅超过50%。

标签:

责任编辑:潘军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