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网.jpg
俄欲单飞,NASA“苦追” 美国宇航员怎么上天?
2022-07-28 09:36:00  来源:中国新闻网  
1
听新闻

中新网7月28日电 (记者 孟湘君)当地时间7月26日,俄国家航天集团公司宣布了一个大消息:俄方决定,2024年后退出与美欧等合作的国际空间站项目,并开始组建自己的空间站。

从美国的回应来看,这个原本被认为秘而不宣的消息,来得有些突然。

当然,从对俄航天工业发起制裁的那一刻起,美国早该料到会有这一天,从合作伙伴变竞争对手,接下来的太空竞赛,将更加激烈!

【俄准备单飞 普京:很好】

对俄总统普京汇报相关决定的,是新官上任的俄国家航天集团公司总裁鲍里索夫。

鲍里索夫指出,俄航天工业正处于“困难局面”下,他将寻求提高标准,为俄经济提供“必要的空间服务”,包括导航、通信和数据传输等。

他表示,俄罗斯会履行其承担的所有义务,但已决定在2024年之后退出空间站。到那时,俄太空计划的主要优先事项,是组建一个自己的轨道服务站(ROSS)。

俄航天集团公司披露了将完全由俄方运营的轨道站草图,由三到七个模块,以及一个航天器维护平台组成,将不早于2028年开建,或于2030年投入运营。

新轨道站可用作登月基地,可能将驻扎一艘月球飞船,并可监测包括北极在内的整个地球表面。此外,站内还可能安装一个可容纳四名游客的模块,实现商业太空游。

普京对此评价称,这些计划和决定“很好”。

鲍里索夫7月中旬才刚被任命,接替在这个位置上干了4年的罗戈津。外媒形容,对鲍里索夫的任命“令人意外”,因为从2011年到2018年,罗戈津一直是监督航天工业的副总理,4年前其“被贬”为航天集团公司总裁之际,正值鲍里索夫当上监督军工和航天的副总理。

两个职位,罗戈津都没干到底,而鲍里索夫正在重蹈前任走过的路。接连让两个前副总理来航天局坐镇,包括有军事背景的鲍里索夫,足以说明航天工业在普京心目中的地位。

【西方“眼中钉”下台了】

要回溯俄美在航天探索上的恩怨史,不得不再提一下罗戈津,他是出了名的对美鹰派,西方眼中绝对的“麻烦制造者”。2014年克里米亚入俄时,罗戈津遭到美国制裁,怼起北约和美国来,完全不留情面。

在俄成功试射“萨尔马特”洲际导弹和北约成立73周年之际,罗戈津都曾在社交媒体上贴图,给北约送“大礼”。前一张图,是一名军人手持炸弹,炸弹上写有“给希特勒的礼物”字样;后一张图,是俄飞船在太空拍的北约总部俯瞰图,配文是“我们正在监视你们”。

罗戈津指责美国发动制裁,让俄无法进入国际微电子市场并失去商业订单,粗暴践踏了“太空无关政治”原则。他曾建议美国“使用蹦床”或者“派发扫帚”,将宇航员送往国际空间站。因为自2011年美国航天飞机历史性退役之后,所有美国宇航员必须搭乘俄飞船,才能往返国际空间站。

此外,美国对俄发起制裁后,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NASA)曾迫于国会压力,在俄载人飞船上为美国宇航员买了一个天价座位,用卢布支付。这正是罗戈津想要的效果,他亲自宣布了这个“打脸”美国人的消息。

罗戈津强烈的个人风格让这些年来俄航天局与NASA的关系跌至冰点。NASA最难以忍受的是,罗戈津曾警告,西方制裁将影响俄对国际空间站轨道的控制和校正,最终或导致500吨重的空间站“不受控地脱轨坠落”。

美媒一度质疑,俄罗斯是否会因被制裁而拒将美国宇航员送回地球。但这是低估了罗戈津。3月30日,俄航天局安全地将一名美国宇航员和两名俄宇航员送了回来,帮助55岁的NASA宇航员马克范德海成功创下美国单次太空飞行最长时间纪录。马克范德海正是NASA给“买座位”的那位。

罗戈津下台后,美媒叫好声一片,美国《国会山报》以“德米特里罗戈津被解雇无法拯救俄太空计划”为题嘲讽道,事实证明,罗戈津关于不对美国提供飞船的威胁是“空洞的”,因为他们今后可搭乘美国私营公司的飞船,往返空间站。

还有分析称,俄军入乌以来多次作战动向被西方捕捉到并偷偷通知乌军,造成俄军战场上陷入被动,而罗戈津领导的俄航天局似乎未起到应有的反制作用。此外,黑客组织NB65据称一度成功入侵俄航天集团与卫星通信控制系统。这些会是罗戈津离开的原因吗?

【还要撑8年,美国不想早分家】

1998年启动运行的国际空间站,是俄罗斯和美国及其盟友罕见、长期、深度合作的范例。其源于苏联解体和美苏冷战太空竞赛过后,为改善美俄关系提出的一项外交倡议。

组成国际空间站的美国和俄罗斯模块:

跨越一个足球场大小

在地球上空约400公里轨道上运行

空间站各部分在技术上相互依存,缺一不可

美国陀螺仪提供对空间方向的控制、太阳能电池阵列为俄模块提供电源

俄装置提供使空间站保持在轨的推进力

这个项目随着设备老化已撑不了太久了,但拜登政府还是决定,要让空间站运营到2030年再退役。

2022年元旦前夕,NASA承诺,在未来近10年里,继续与俄方在空间站开展研究。

但随着美国宣布制裁俄航空航天业,双方合作分崩离析,俄方的反弹超乎预料。美国并不愿意这么早就与俄“分家”,早在2月25日,俄军入乌第二天,NASA就赶紧表态称,制裁无关国际空间站,将继续与俄确保空间站安全运行。

一路到现在,莫斯科这次退出还是选了一个相对稳妥的时间点,不是立即撂挑子,而是两年后,因为目前美国会批准对国际空间站的拨款就到2024年。这一定程度上减轻了冲击力,但即便如此,华盛顿似乎还是措手不及。

NASA国际空间站主任罗宾盖滕斯表示,俄方未按照两国政府间协议的要求传达信息,美方“尚未收到俄方任何官方说法”。而被问及是否希望结束美俄太空合作关系时,她回应:“不,绝对不希望”。

白宫对俄方公开消息表示“意外”,称将寻求其他选项减轻潜在影响。

【未来赛道“备选项”】

当前阶段,离了俄罗斯的飞船,无论是美国还是其盟友国的宇航员,都“上不了天”了?并非如此。

NASA现在更倚赖私营公司,已给美国三家宇航业公司拨款超4亿美元,象征性资助私人开发和运营商用太空站,期望主导低地轨道上的商业经济。

获得拨款的公司有:↓↓

一、亿万富翁贝索斯的“蓝色起源”公司(Blue Origin)。

该公司获拨款1.3亿美元,将与内华达山脉集团的航天子公司“山脉空间”以及波音公司合作开发“轨道礁”空间站。其目标是打造一个可供制造、娱乐、体育、游戏和探险等工商用途的综合性太空中心,计划2025年至2030年开始运营。

二、太空硬件与服务公司(Nanoracks)。

该公司获1.6亿美元,将与洛克希德-马丁和Voyager Space这两家公司一起建造“星际实验室”空间站,计划2027年运行。空间站将有充气式栖息地、对接点、用于运货和起重的机械臂以及实验室。

三、诺斯罗普-格鲁曼公司(Northrop Grumman Corp)。

这是一家宇航与国防科技公司,获1.3亿美元拨款。该公司将开发空间站以实现可持续商业任务,届时NASA将成为众多客户之一。

至于最广为人知的全球首富马斯克的SpaceX公司,不是因为财大气粗不需要拨款,而是因为它的任务不一样,此外,它之前闹出了争议。

SpaceX迄今已四次成功用自己研发的可重复利用载人“龙”飞船,运输多国宇航员往返空间站,降低了美对俄“联盟”号飞船的依赖度,把NASA变成了最忠实客户之一。

因此,当NASA得到SpaceX远低于其他公司的29亿美元报价后,就把“阿尔忒弥斯”登月计划的月球着陆器合同,独给了SpaceX一家。

这下竞争对手比如“蓝色起源”就不满意了,一纸投诉闹到了美国政府问责局,逼得NASA不得不开放竞标,把羹分给其他人,否则2024年前进行载人环月飞行的宏大计划,一定会被拖累。

但未来,美国宇航员肯定还会乘SpaceX的飞船“上天”。

虽然美俄这对前冷战对手横眉相向,但就在7月,双方刚签署一项机组人员交换协议,允许两国宇航员未来共享彼此的航天器往返国际空间站。关系恶化了,但合作未断绝,底线也还在,这正是大国博弈的独特和精彩之处。

标签:普京;空间站;罗戈津
责编:李旸 易保山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