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图片_20201215112340.jpg
热门综艺带火线下剧本杀 年轻人为何都愿意做戏精?
2021-04-11 09:13:00  来源:钱江晚报  
1
听新闻

热门综艺带火线下剧本杀

有人迷上推理,有人找到男友

年轻人为什么

都愿意做戏精

“我是给你们发工资的人,你们都要听我的……”杭州的张先生在剧本杀《龙宴》上,拿到了皇帝的角色,自我介绍时,眉毛都要飞起来了。

影视编剧寒蝉也在其中,她拿到的角色是皇帝的“心腹”。玩过20多场剧本杀的她,对套路熟稔于心,看完剧本第一部分,对于自己马上要进行的5个任务,她似乎已经有大半的把握,用手指点了点其中两个问题,扫视了一圈,便圈定了她要私聊的玩家。

还有两个完全摸不着头脑的“小白”,一个把剧本翻来覆去地看,一个在白纸上写写划划作记号。剩下的几个玩家,开始拆桌上的零食,以彼此的角色开起了玩笑。

9平方米房间内的8个人,都有作案动机,谁才是那个最终谋权篡位的人?在主持人(以下简称DM)小熊的指引下,他们踏上了一场长达四个小时的捉“鬼”之旅。

四五个小时演场“戏”

我竟是个隐藏戏精

《龙宴》是一个架空古代权谋剧本。在每人选定一个角色后,大家会分到相应的角色剧本,从中了解“自己”的身世背景和爱恨情仇,再经过公开讨论(公聊)、私下对聊(私聊),寻找出剧本提示自己要完成的任务,比如“谁偷了这个机关盒?”“谁给了这个情报?”

每个人都有秘密,同时要获取别人的秘密和信任,拉到足够的帮手,才能保证自己安然无恙,甚至登上“皇位”……

听起来,这是个可以拍80集电视剧的浓缩剧本,但玩家们的时间只有四个多小时。

游戏进行到一半时,大家对公聊已然没了兴趣,一个个大喊着某个玩家的角色代号,在推理社窄窄的楼梯上上上下下,推开狭小但私密的房间彼此“打探”“审问”“交换”……

DM小熊靠着楼梯扶手,笑嘻嘻地看着玩家们“入戏”——腼腆的女生对着一个男生喊,“皇帝哥哥,我痴心一片,为什么这么对我?”另一个男生面对着女同事“咄咄逼问”,他突然语无伦次“我也不明白啊?”

最终,那天的赢家是95后的小陈,他套路了所有角色,获取了最关键的线索,完成了剧本交给他的任务。他笑到最后,赢了。而其他玩家,在DM小熊的揭晓下,得悉自己“悲惨的下场”:皆炮灰,无人幸免。

这时,影视编剧寒蝉有点不服气,因为游戏进行中,她接了一个重要电话,几乎缺席了整个后半段的剧情,她说自己后来做任务相当于“盲猜”。

上午10点多开局,一众人陆续走出深蓝广场某推理社时,已是下午近3点。在大伙儿作鸟兽散前,有的互加微信,有的徘徊在剧本书架前,挑着下回想来玩的剧本,更多的是几个凑在一起叽叽喳喳复盘着刚才的游戏。

小熊说,兴致高的玩家,会复盘到晚上;有人甚至认为,复盘才是剧本杀最好玩的地方,会帮助自己找到那个本来被疏忽,却至关重要的线索。

90后小又是一名资深玩家,两三年前就“跳”进剧本杀的坑,“复盘能让我学习,每次精进一点点,藏起自己的,挖出别人的。”她笑称,“我以为我没有一点演戏天份,玩过几次后发现自己是戏精。”

交到闺蜜找到男友

给平凡人生添点色彩

小熊送走了这一拨难得趁工作日来玩的客人。推理社最热闹的时段是在周末和节假日,工作日的晚上也会有客人。“从建国北路到中山北路这一带,我知道的就有6家剧本杀门店。整个西湖文化广场一带有二三十家。”他说,生意都很不错,周末基本全天满场。

刚走的这拨客人,在小熊眼里,年纪算偏大的,“有几个是80后吧”,而他的客人们绝大多数是90后和00后,“很多是看了芒果TV那档《明星大侦探》的综艺,喜欢上玩这个的。一套剧本杀,有人数要求,为了凑人就不得不跟陌生人玩,很多人一局下来,就成朋友了。”

今年21岁的王晨媛几年前第一次玩剧本杀时,就是和陌生人拼桌的,后来就成了回头客。“每次玩,都有一种未知的惊喜。吃饭看电影唱歌,可能来来去去就是那些地方,玩剧本杀,每次都可以体验不同的本子,不同的角色。玩着玩着,你会发现,哎,这个人的价值观和我很像,做事风格我也喜欢。你就会找到新朋友。”王晨媛说。

她在游戏中认识的玩家,有的不仅会约着一起玩,关系好的还会一起逛街约饭。更难得的是,王晨媛的男友,也是剧本杀“杀”出来的。“那是个情感类的本子,很少有男孩爱玩这个,他肯帮忙凑局,我就觉得这个男生人不错,脾气很好。”游戏里,两人很默契,结束之后,男孩就主动来加了她的微信。

见多识广的小熊说,他曾经碰到过,有男生带心仪的女生来玩剧本杀,事先偷偷买了剧本,一路所向披靡,智商超群。“好鸡贼,”小熊边说边笑,“姑娘,如果你遇到剧本杀玩得特别好的男生,可能他对你有意思哦。”

95年的绎亦,手机里保存着每次玩剧本杀的照片。她玩剧本杀,讲究仪式感,一定要按角色换装。或古风,或近代,或戏谑,大家选定各自服装后,游戏结束留影存照。

“换装就是帮助你体验各种各样的角色,对我们日常两点一线的平凡人生,算是一种补偿吧。”绎亦说。

开家剧本杀店

最大支出是房租和剧本

许栩儒笙也是一位剧本杀的资深玩家。2017年开始接触,2019年他将爱好上升为事业,开了一家实景剧本杀门店,就在杭州的凤起路上。不仅如此,许栩儒笙还创作古风悬疑剧本,签约了一家剧本杀的创作工作室。

这家工作室的创始人是卡修,他的推理馆算是杭城起步较早的,最近又在筹备新店。“开店主要成本是房租、剧本和人工,剧本的成本大概是房租的1/3~1/2,服化道、网络宣传也需要投一点成本。”他解释,一般的剧本杀门店至少要设置4到6个包间,房租支出也就比较大。

人工支出主要是主持人的费用。

位于滨江区的一家推理馆有6个包间,93年的老板虞先生聘请了6位专职的主持人以及两三位兼职主持人。“剧本杀非常讲究节奏,我们会根据本子的风格,分配给不同的主持人。”

虞先生算了笔账,想要在杭州开一家不错的剧本杀门店,大概需要50万左右。“如果全部实景,花费更大。”

美团上的数据显示,许栩儒笙开的实景剧本杀门店,人均消费为243元,几乎是一般门店的两倍额度。

至于客源,几乎碰到的店老板都表示,“熟人组局和陌生人拼桌大概各占一半。”剧本杀店都建有客户微信群,一般有组局信息,就会发在群里。有些客人还会主动告知他们的日常作息和时间规律,店里就会主动地有针对性地邀请有空的客人来玩。

去年受疫情影响,卡修开始思索,除了开出更多门店,这个行业还可以做些什么?于是,他开始拓展行业上游的内容输出——剧本创作工作室。之后一年里,他陆续参加了大大小小数个展会,累计出品了包括《半个盛唐》《将宴》等5个作品,完成了1000多套的销售量,“还有一个作品,正在尝试和游戏公司进行合作开发。”

寒蝉跟朋友玩完一场剧本杀后,走得匆匆,那个下午,她要赶往发行商那里,去看自己第一个成品。

37岁的寒蝉本是一名影视编剧,同时也是一位由剧本杀玩家转变而来的剧本杀作者。与影视编剧这行相比,写剧本杀是一个投入时间、人力不大的工作,而未来通过贩卖、分成,也许会有不错的收益。

抱着同样“赌未来”心态的,还有杭州厚泰科技有限公司的陈堃。他半年前与编剧咸水豆腐等合伙人,为剧本杀作者搭建了一个平台。目前尚未上线,处于烧钱阶段,但他看好这个市场,因为整个剧本杀行业呈现了一种快速增长趋势,这个游戏成为许多年轻人社交和娱乐的新宠。他坚信未来剧本杀会推动创作者、投资者、IP的入局。

这群剧本杀行业的前端从业者,就像剧本杀玩家一样,在探索人生的另外一种可能。

专职写剧本杀

能赚到钱养活自己吗

寒蝉住在杭州滨江。她玩过20多个本子,发现故事质量参差不齐,逻辑漏洞很大,就动了写剧本杀的念头。正好去年受疫情影响,手上的影视项目被告知暂停,饭总归要吃的,于是,她正式“下海”了。

咸水豆腐也是编剧出身。她曾帮一些大型公司做剧本杀的剧本润色和内测,其中不乏在市场上享有盛名的人气大作。超过3年多的行业浸染,咸水豆腐已在内测圈和监制圈小有名气。

这个行业中,像咸水豆腐这样以剧本杀创作为营生的人还是少数,大部分都是寒蝉这样以兼职为主,原因无非是“大部分人没法靠写剧本杀赚钱”,咸水豆腐说。

在剧本杀行业,发行商与作者的合作模式大约分为三种:买断、保底加分成、纯分成。在发行商不确保这个本子到底能不能火的情况下,基本会和跟作者签分成协议,但大多数分成比例对作者来说并不理想。

曾经参与《唐人街探案》系列的编剧北辰,现在是剧本杀作者、监制、店老板和发行商的多重身份。他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提到,这个行业对作者很不公平,有的被压榨到和发行商一九分成,能够五五分成已经是比较理想的状态了。

寒蝉算是比较幸运的,她先后和六家杭州的发行商谈判,最终拿到了五五分成的比例。上个月,她的第一个剧本《白夜传说》在济南展会上预售,很快就要上线;接下来,另外两个本子《93号航班》和《阴阳师》将于5月初在长沙和青岛两个展会进行预售。

“这个市场上好本子是稀缺的”,咸水豆腐说,公司成立的半年时间里,平台吸引了上百位编剧投稿,但仅有四五个本子品相和质量能入眼。

而好的剧本可以一次性卖两三万,还有的作者,靠着分成,收入已破百万。比如2019年现象级剧本杀《年轮》,这款售价500元左右的盒装本总共卖出了一万多本。同时,还卖出了影视改编权;再如盒装剧本《拆迁》,它以688元的价格,售出了6000多套。但这样的作者寥寥无几,大多数还像寒蝉一样,等待着市场的检验。

谁都可以写剧本

创作门槛这么低吗

随着市场对剧本的需求量变大,有越来越多的作者进入剧本杀行业。这行门槛真的这么低吗?

寒蝉介绍说,写剧本杀和创作影视剧没什么不同,甚至花费的时间精力更少。传统剧本杀,玩一个五人的本子,单人阅读量在三四千字左右,加上配套的线索卡,字数也就两万左右。有些强推理的剧本,单人阅读甚至只有一千来字。唯一有难度的是,剧本杀需要更注重逻辑推理,且剧本全员必须都是主角,不能出现特别边缘的角色。

作者大量增加的同时,剧本杀的种类也越来越丰富。

从类型分,就有机智本、硬核推理本、恐怖本、还原本、情感本等。去年的情感本《你好》,虽然争议很大,但也让很多玩家哭得稀里哗啦;前不久,在小红书上很火的《春昼短》,也给很多店带来了客源。

从题材分,那就更多了。深蓝广场某推理社的DM小熊举例,光他们店里,就有很多小众题材:有红色背景的,有克苏鲁文化的,有以魔兽为背景的……

只要你有表达欲,对某个领域熟悉,就可以在剧本杀这行有发挥。比如有个本子叫《玻璃屋》,对作者在物理、化学方面的知识储备要求非常高。

咸水豆腐强调,目前的确是人人可以做剧本杀作者,那是因为剧本杀正处于发展初期,对剧本的消耗量很大,“但市场上一个月可能只有600多个盒装本在发行。要玩新游戏,就会去买剧本,也就有很多粗制滥造的作品滥竽充数。客人玩到不好的作品,体验感就会很差”。

在她眼里,一个好的剧本,创作是体系化的事情:“有人擅长逻辑,有人擅长人物。你出你的逻辑,我出我的剧情,再进行配合。若涉及到专业知识,也可以寻求专家的帮助。从监制角度而言,我会放大每个人的优点,让这个作品可以有更好的呈现,这才是一个好的剧本”。

大批掮客涌入

编剧谋生的未来在哪

剧本杀现在不仅是一个游戏。这两年,随着剧本杀行业的迅速发展,各种破圈的合作也慢慢出现,越来越多的IP开始寻求和剧本杀合作:年初,《刺杀小说家》被买下剧本杀的改编权,《庆余年》《赘婿》同样也在改编路上……

除了影视剧,游戏也成为改编热点:年初,王者荣耀官方宣布与发行方探案笔记合作,推出了王者荣耀IP剧本杀《不夜长安机关诡》。

与此同时,也有大批掮客看到了剧本杀背后尚未被深耕的发展空间。半年前,淘宝直通车创始人之一的陈堃便嗅到了商机。只玩了三次剧本杀的他,就组建了一个12人的联合创作团队:“我觉得剧本杀是95后的一个消费趋势,我看好这个行业,也希望用平台把这个行业规范化。”

整个平台将剧本发行、作者、DM、商家、玩家整合到了一起,刚刚进行了内测。陈堃解释:“这个平台有点像中介,但更像撮合工厂、商家、消费及支付的淘宝,借势人工智能及大数据的发展,让多端供需调度变得更加高效。”目前,旗下有五六个直系签约作者,100多个旁系作者。

但陈堃也有担忧,剧本杀蓬勃发展的背后存在许多问题,最常见的是盗版猖獗。某宝上,八块五就可买到1800套剧本。

按照剧本杀剧本的发行方式,剧本分为独家、城市限定、盒装三种。通常,普通盒装本售价为五百元,城限本是三四千元左右,独家在六千元左右。

陈堃调研发现,很多刚开的小店会购买盗版剧本,甚至在租的公寓里开场子,这样的店几乎占据了整个行业的30%,“这是对知识产权的不尊重。”

尽管行业还有诸多不规范,陈堃对它的前景还是很看好的:“拿杭州举例:有1050万左右的人口,每年还有50万的新杭州人涌入,但真正玩过剧本杀的不到20万,可以想象未来增长空间有多大。目前剧本都比较复杂,玩一局的时间相对较长,时长及体裁如能优化和拓展,满足不同人群、场景的需求,增量市场不可估量。”

汪佳佳

何晓婷

标签:剧本;热门;玩家
责编:李旸 易保山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