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图片_20201215112340.jpg
解锁12亿吨的“胜利”密码——写在胜利油田发现60周年之际
2021-04-17 10:11:00  来源:新华网  
1
听新闻

新华社济南4月17日电题:解锁12亿吨的“胜利”密码——写在胜利油田发现60周年之际

新华社记者栗建昌、吴书光、张武岳、张力元

黄河入海口,共和国最年轻的土地,中国石化胜利油田在此起步,从无到有,从小到大,走过整整一个甲子。

60年间,胜利油田人上下求索、迎难而上,打破“华北无油论”、拉开石油会战序幕,在只争朝夕、战天斗地中谱就一部荒原创业史。

60年间,胜利油田人面对复杂油藏,不断解放思想、挑战极限,一次次创新如同灯塔,照亮了胜利之路,实现了找得到、采得出、稳得住。

60年间,胜利油田人秉承“我为祖国献石油”的初心,勇于担当、矢志奉献,在服务国家能源安全的同时,顺应生态文明建设大势,在黄河三角洲湿地“舍油让道”。

“为祖国找油,为民族争气”。

胜利油田从创业到创新,在担当奉献中一次次飞跃发展,不断走向新的胜利。

“碎盘子”里找油打破“华北无油论”

“回忆在东营从华八井起的六十年,我和广大石油人一起为胜利油田奉献了青春奉献了一生,始终不忘为国献油的初心。一生做了为油奋斗的事,值!”胜利油田优良传统展厅前,中国工程院资深院士顾心怿在留言簿上的字迹,力透纸背。

“只长红柳不长树,四季只有春和冬。”20世纪60年代,这里还是一片荒凉贫瘠的盐碱地。胜利人头顶蓝天、脚踏荒原,打响一场声势浩大的石油大会战,硬是建起了全国第二大油田。

食草籽野菜,饮碱滩苦水,眠干打垒,卧芦草棚;巾帼稼穑,垦荒辟田,亦工亦农……老油田人忆及会战,唏嘘不已。

这困难那困难,国家缺油就是最大的困难。

1961年,顾心怿参加了“华八井”的钻井工作。当时井中发现了油气迹象,但取不上油砂岩心。顾心怿团队不畏难、不服输,在井场上设计制造了一套“大直径取心工具”,成功取出了第一批油砂岩心。

同年4月16日,华八井获日产原油8.1吨,广袤的华北平原,首次有了工业油流,打破了当时“华北无油论”。

这是胜利油田发现的重要标志,也揭开了华北地区大规模勘探的序幕。

虽然胜利油田的发现打破了“华北无油论”,但被称为“石油地质大观园”的胜利油田,囊括了世界三分之二以上的油藏类型,勘探开发之难世界公认。比如东部老油区,被喻为“一个摔碎的盘子,又被踢了一脚,七零八落,对不起来”。

但凭着“骨头里找肉”的劲头,胜利油田一代代石油人不断创新,苦干实干,把劣势变成了优势,取得了一次又一次胜利,截至目前,共发现油气田81个,探明石油地质储量55.87亿吨,累计生产原油12.5亿吨,占我国同期陆上原油产量五分之一。

1978年生产原油1946万吨,建成全国第二大油田。

1987年到1995年,连续9年稳产3000万吨以上。

从1996年到2015年,连续20年年均产量稳定在2700万吨以上。虽然受低油价冲击影响,但从2016年至今每年仍稳产2340万吨。

油田首席专家束青林说,1981年至1987年,全国原油产量增加3292万吨,其中胜利油田就占1549万吨,接近50%。

如今的华八井,已成为爱国主义教育基地。“除了开拓奋进、勇站排头的精神,科技创新也已融入胜利人的血液。”已经84岁高龄的顾心怿,深深融入胜利油田。这些年来,他投身科研攻关、参与导师带徒……仍在科研一线发挥着积极作用。

“胜利油田的发展史就是一部科技创新史。”中国石化集团公司总经理助理兼胜利石油管理局有限公司执行董事、党委书记孔凡群说,一批批像顾心怿一样的创新人才扎根油田,以理论创新和技术突破发现了更多储量,采出了更多石油,增强了保障国家能源安全的能力。

“找得到采得出稳得住”的创新密码

仲春时节,山东东营孤岛镇,广袤的冲积平原上,一台台“磕头机”日夜不停工作。“我们不但要多采油,持续多采油,而且要采有效益的油。”胜利油田孤岛采油厂厂长杨晓敏说,即使国际油价处于低位的情况下,这个中国石化最大的陆上采油厂,也一直在盈利。

杨晓敏对记者说,盈利主要依靠技术升级和创新驱动。“针对不同类型的油藏,采取有针对性的采收技术,大大拓展了老油田的发展空间。”

在孤岛采油厂的一个配注站中,工人正在调配聚合物,随后通过加压泵将液体注入地下。据介绍,聚合物可将岩层中附着度较高的石油提取出来,争取让地下石油“颗粒归仓”。

“这就相当于用扫帚将岩石缝隙之中的石油‘扫’出来,或者用‘洗衣液’将岩石中的石油‘洗’下来,最后我们再把它采出来。”钻研化学驱油技术36年的中国石化高级专家曹绪龙解释说,这种化学驱油技术,被誉为大幅度提高采收率的“杀手锏”。

记者了解到,胜利油田的化学驱油技术已覆盖储量5亿吨,累积产油7000万吨,整体采收率达到50%,年产油量占油田年总产量的12%。面对多样的油藏类型,胜利人依靠技术创新,把它们变成效益稳产的阵地。

“科技进步是一个支点,一旦攻克了关键技术,就能撬动一大批储量,带动原油产量的提升。”中国石化高级专家王永诗说。

采得出的前提是找得到。针对胜利油田油藏“薄、小、碎、深”的特点,近年来,科研人员研发出单点高密度地震技术,以便更精确找到地下油藏。

胜利油田物探研究院副总工程师芮拥军说:“这种技术就像给地层做‘CT’,更容易锁定石油的‘藏身之处’,是老油田精细勘探的利器。同时,软硬件关键环节实现了国产化。”“十三五”以来,该技术先后在胜利、江苏等油田的16个区块应用,发现资源量5.3亿吨。

“石油在地质家的脑海里。”依托于油田上下解放思想、主动创新的良好氛围,胜利油田道路越走越宽,而油田的发展史无数次证明,每一次理论技术的进步,都带来跨越式的发展。

——1985年,复式油气聚集区带理论获得国家科技进步特等奖,带动我国东部渤海湾盆地持续规模增储,胜利油田成为全国第二大油田;

——2004年,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陆相断陷盆地隐蔽油气藏勘探理论,让胜利油田连续10年三级储量过亿吨,引领了陆相断陷盆地隐蔽油气藏的勘探;

——2020年,断陷盆地油气精细勘探理论技术及示范应用获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为国内老油田增储稳产指明了方向。

截至2020年底,胜利油田共获得各类科技成果奖7900余项,其中国家级科技奖励120余项,省部级奖励900余项。

“舍油让道”显担当

山东黄河三角洲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内,一处近海采油平台略显冷清,原来高耸的采油设备已不见踪影,采油平台周边水面上不时有成群的鸟儿盘旋。

“去年11月底,这里的采油设备已按计划拆除并回收。”胜利油田石油开发中心胜海采油管理区垦东12块负责人邓子刚说,这里原有115口采油井,年产油16万吨,但为了落实环保督察整改方案,油田生产设施全部关停退出,并制定了生态恢复计划。

记者了解到,2020年,位于自然保护区核心区、缓冲区内的300处油田生产设施已全面完成退出,一边是经济利益的舍弃,另一边则是油田保护黄河三角洲湿地的决心,更体现了油田助力生态建设的担当。

虽然一些生产设施退出,但胜利油田保障国家能源安全的担当本色依然。油田人说,兑现这份担当还是依靠创新秘诀。

从渤海莱州湾畔出发,沿着一条8.48公里的S形进海路一路向东,中国石化青东5滩海陆岸采油平台静卧在海中,平台上48口皮带式抽油机个个“身量纤纤”。

“平台采用‘瘦小细长’的700S型皮带抽油机,每口井及设备仅占地0.3亩,较常规设计减少用海面积30%。”青东采油管理区党支部书记、副经理王振华说,井口平均间距缩小至1.7米,这种“集约式”用地实现了在20亩空间内,数十口油水井同时生产,减少了对海洋底栖生物的影响。

青东5采油平台昼夜工作的同时,在胜利油田商853重点实验区块,在废气中捕集、纯化的液态二氧化碳,正有序地注入2800米的地下。

“从水驱,到聚合物驱、二元复合驱,再到非均相复合驱,驱油的技术不断创新,二氧化碳在胜利油田已成为驱油利器。”胜利油田首席专家、勘探开发研究院院长杨勇说,在油藏中,二氧化碳处于超临界状态,可以溶于原油,降低原油的黏度,增强地层能量,进而把小孔隙中的原油驱出来。

自2008年以来,胜利油田发展了二氧化碳驱油与封存关键技术。目前,油田7个区块已累计注入二氧化碳42万吨,累计增油10万吨。同时封存二氧化碳39万吨,相当于25万辆汽车一年的二氧化碳排放量。

胜利油田适合二氧化碳驱的储量约为10亿吨,驱油与封存潜力巨大。目前正按照“积极有序开展CCUS(二氧化碳捕集、驱油与封存)全产业链项目设计”要求,开展国内首个百万吨级胜利油田——齐鲁石化CCUS示范工程建设,建成后将是国内最大的CCUS全链条示范基地。随着国家碳达峰碳中和战略的逐步落实,这一技术大有可为。

胜利油田分公司总经理牛栓文介绍,油田正开展不同气源二氧化碳捕集、驱油利用与地质封存技术研发及工程示范,为二氧化碳捕集利用及封存提供技术支撑,确保实现生态与经济效益双赢。

标签:
责编:马燕 易保山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