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图片_20201215112340.jpg
为网络黑灰产业“服务” 这个接码平台被法律“拉黑”
2021-05-27 08:27:00  来源:检察日报  
1
听新闻

为网络黑灰产业“服务”这个接码平台被法律“拉黑”了

只需花0.1元,就可以戴着“面具”畅游网络,如此低门槛、高便利的体验,着实吸引了不少用户。然而,游走在黑灰产业边缘早晚会“栽跟头”。

浙江警方在办理一起游戏玩家因买卖游戏装备落入诈骗圈套案时,牵出涉及网络黑灰产的易码平台,据了解,该平台拥有手机号码1880余万个,对接的验证码项目48850个。

近日,经浙江省台州市路桥区检察院提起公诉,法院以帮助信息网络犯罪活动罪判处张某等5名被告人有期徒刑一年八个月至七个月不等,缓刑三年至一年四个月不等,各并处罚金20万元到1万元不等。

游戏玩家卖账号被骗牵出一桩大案

浙江省台州市的小王是个“游戏迷”。前两年,小王在网上卖游戏账号,信息挂出去不久后,便有买家找上门来。

买家要求小王发游戏账号截图,随后,小王收到一张买家在某平台转账成功的截图,并让小王通过邮箱确认发货。

过了一会,小王收到一封邮件——“通知!你在某某平台上架的虚拟游戏商品已有买家拍下,请尽快打开链接配合虚拟商品发货客服进行发货。”同时,在邮件下方,附有一个链接。点开后,弹出一个聊天窗口,并显示一条客服发来的信息:“亲,买家已下单,系统成功查询到账,回复JY将为你进行发货处理。”小王回复后,客服表示需要交一笔保证金确保交易安全,随后发来一个微信收款二维码……一通操作后,小王才发觉可能受骗了,但已联系不上买家。

事发后,小王报了警。经公安机关调查,小王落入网络诈骗圈套,涉案人员刘某利用接码平台提供的手机号和验证码,在一些相关App上注册账号,假冒买家和客服,通过自行制作的转账成功假截图获取卖家信任,后让卖家交保证金等手续费来骗钱,共骗取小王等人近5000元。

经查,刘某注册账号使用的未实名登记手机号和验证码,是来自一个名叫“易码”的接码平台(一类使用物联网卡或未经实名认证的手机卡、接收短信验证码用于注册网络账号的平台,为达到批量注册目的或绕开实名认证)。接码平台是藏在“杀猪盘”、网络裸聊、网络诈骗等网络黑灰产背后的上游技术平台,以为网络犯罪活动提供便利牟利。

为网络黑灰产业提供通道

根据易码平台线索,台州市、路桥区两级公安机关经过4个月专案侦查,于2019年先后抓获张某、桑某等犯罪嫌疑人12名,查扣“黑卡”10万余张。

张某是重庆人,80后,体育专业大学学历,爱好玩游戏。平时玩游戏时,他发现,每次用自己的手机注册游戏账号,常会收到骚扰短信。有一次,他跟昵称为“老板”的网友(在逃)说起这个烦恼,得知了一个规避麻烦的办法。

当时,网友“老板”正在架构易码平台,可以提供无需实名注册的服务。得知张某大学毕业后从事过电商等网络工作,便邀请张某负责平台运营,并许诺给他20%的股份。

想想自己也没有其他合适的工作,张某就接了这个活。他买了域名网址,租了服务器,在网上找了相关卡商接入平台,便开始运营易码平台,为黑产人员提供源源不断的手机号及验证码。

那么,易码平台是如何盈利的呢?平台将卡商和用户之间联系起来,卡商利用“猫池”设备可以同时插入数十至上百张虚拟卡,“猫池”连接平台,可以实现批量操作自动读取、接发验证码,平台把收到的验证码卖给用户。

起初,易码平台的业务没什么起色。2018年春,张某曾换过赚钱路子,到泰国做跨境电商。但这生意也没做好,最后还是做回易码平台。

吃一堑长一智。这一次,张某找人在网上推广该平台,没想到这条路子走对了。2018年下半年开始,平台用户注册量和卡商人数猛增,收益也越来越好。2016年至2019年9月,张某从中获利360余万元。

团伙成员纷纷落网

易码平台起步阶段,张某找了前同事“泛泛”做兼职客服,在网上回答客户问题,给她月薪1000元至3000元。后来,平台生意变好,每天的工作量多得两个人也忙不过来,于是,张某又招聘4名客服,客服月薪高达1万元,会英语的每月1.5万元。

平台收的钱,需要人管理。张某又找了高中同学冯某负责财务管理,月薪2万元,第二年收益好,月薪涨到每月3万元。

资金流转需要大量的银行卡,张某找到“钱钱”等4人,通过支付转账提成、银行卡月租费、营业执照办理费等形式,借用他人银行卡、营业执照用于资金流转。

客服负责对接用户,卡商提供“两卡”资源。易码平台要顺利运行,离不开卡商。“80后”游戏迷桑某便是卡商之一,他因为游戏账号需要解封,在网上查找方法时得知了易码平台。

桑某掌握了如何利用易码平台后,陆续购入了10万张手机卡和26套“猫池”,将约2万张虚拟手机卡接入易码平台,获利23万余元。

因为使用易码平台无需核查真实身份,多数用户通过该平台从事游走在法律边缘的黑灰产业。就像开头提及小王遭遇的网络诈骗,就是易码平台为不法分子提供了帮助和便利。经查,易码平台共存有手机号码1880余万个,连接上游“猫池”窝点1900多个,用户注册量达170余万个,对接验证码的项目48850个。

案发后,12名涉案人员均主动退赃。考虑到部分涉案人员无前科,有的刚大学毕业,有的还是在校大学生,路桥区检察院综合考虑涉案人员在共同犯罪中地位、作用、情节等多方面,最终对7名犯罪嫌疑人作出不起诉决定,对张某、桑某、泛泛、冯某、钱钱向法院提起公诉。日前,法院对张某等5名被告人作出一审判决,现判决已生效。

承办该案的检察官表示,本案中,易码平台犯罪涉及到手机卡、虚拟卡、物联网卡和银行卡、第三方平台账号。根据“断卡”行动要求,一张卡涉案,名下所有卡或者业务都可能被暂停,将会给生活造成很大影响,广大“卡主”切不可为了一点小利触碰法律底线。

范跃红 毛林飞 戴佳

标签:网络;产业;拉黑
责编:李旸 易保山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