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bwxgetmsgimg_副本.jpg
跨境·隔空·错时 福建三明两级法院打造“侨乡枫桥”解纷工作法
2023-11-28 10:09:00  来源:人民网  
1
听新闻

已是深秋,福建的山林依旧青翠繁茂。

“你们看,我们这里距离欧洲近万公里,可随处都是欧式建筑。”福建省三明市明溪县梓口坊村驻村第一书记伍斌指着村道旁的小洋房说道,“基本上家家户户都有亲戚在国外。”

梓口坊村所在的沙溪乡被称为“八闽旅欧第一乡”,截至目前,全乡登记在册的出国人口有2552人,超过全乡户籍总人口数的40%,分布在六大洲78个国家,以旅欧居多。

梓口坊村的不少民宅融合了欧式建筑元素。明溪县沙溪乡党委供图

放眼明溪,这个闽北小县近年来已成为“福建内陆新侨乡”。全县出国人员约有1.43万人,约占全县人口的12%、三明市旅外人口的65%。当地的侨眷侨属超过5万人,超过全县人口四成。

“青壮年出国多,涉外涉侨的纠纷相较于其他乡镇多。”明溪县沙溪乡党委书记王勇说,“这几年可多亏了明溪法院的法官们‘鼎力相助’。”

如何高效便捷地办理跨国、跨域诉讼案件?如何及时把涉侨矛盾纠纷解决在基层、化解在萌芽状态?来看三明市两级法院这样实践新时代“枫桥经验”。

异步审理 时空无碍快速办案

明溪人张某与丈夫罗某因两人感情不和,于今年4月2日向明溪县人民法院起诉离婚。由于两人分居在意大利和新加坡,双方均无法到庭参加诉讼。

得知这一情况后,承办法官、明溪县人民法院副院长刘莉在征得当事人同意后,决定使用异步审理模式审理此案。原被告在异步审理平台对调解笔录和调解协议进行了确认,一起跨国离婚纠纷仅用18天便以调解方式结案。这起案件是福建省三级法院适用异步审理模式审结的首例涉侨案件。

“涉侨纠纷因为时差、跨国等原因,每次联系当事人都挺费劲,更不用说让双方都能到庭审理。”长期经办涉侨案件的明溪县人民法院法官伊世杰说,“像离婚案件、借贷纠纷,相对来说案件本身比较简单,却因为时空障碍,导致办案周期长达几个月。”

侨情民意无小事,群众有需求,法院必响应。2020年起,三明市中级人民法院先后派员赴北京、杭州、广州等地学习互联网法院办案模式,用“在线审理”解决当事人因跨国、异地无法到庭的问题,同时研发“异步审理平台”,解决因国内外时差而导致的原被告双方“不能同步”的障碍,还打通了数据接口,以信息摆渡的方式实现各类数据单向以及双单向传输,满足跨网系业务交换需求,确保不同数据和文件的安全传输。

2023年3月,明溪县人民法院作为试点法院,运行“异步审理平台”,并开创“异步调审法”,实现服务不因时间和空间的障碍而“断档”。

明溪籍侨胞在异国通过“异步审理平台”参与庭审。受访者供图

“现在开庭很方便,我们自己可以选择时间登录平台参与庭审,根据平台智能机器人的提问来回答问题,在线提交证据,在线留言表达诉求,有不懂的也可以在线请教法官。”旅居德国的明溪人方某如是说。异步审理模式突破了时空界限,极大地提升了海外侨胞参与庭审诉讼的获得感与幸福感。

参与异步审理平台开发的三明市中级人民法院司鉴处负责人杨天春表示,异步审理模式适用于参与同步庭审确有困难的当事人,经各方当事人同意,在法院指定的期限内,自主选择时间登录异步审理平台,法官与原告、被告等诉讼参与人可在规定期限内以非同步方式完成法庭调查、异步举证、法庭辩论、最后陈述等各个庭审环节。

“就类似学生在线提交作业、老师在线批改的模式,方便了当事人,也提高了法官的办案效率。”三明市中级人民法院民四庭庭长吴振泉说,“以前线下开一个庭的时间,现在可以同时处理多个案件。”

对于代理人而言,异步审理模式也给律师们提供了极大的执业便利。北京观韬中茂律师事务所(福州)的黄鑫律师多次代理明溪籍海外侨胞的民事案件,对于异步审理平台的使用,他很有感触:“这个平台首要解决了律师开庭时间冲突这一头疼的问题,还节省了我们前往当地法院开庭的路途时间,减去相关诉讼活动产生的等待成本,大大提高了我们律师工作效率。”

“靶向”疗法 精准调审民间纠纷

2020年11月,明溪县沙溪乡梓口坊村网格员在日常入户走访过程中,了解到黄某与邓某两户村民发生山林权属纠纷。黄某年事已高,子女都在意大利,家中没有劳动力有效管护山林。而邓某家的毛竹一直往黄某家的山林生长。随着邓家管护区域的拓展,黄某家的山林被侵占了。

双方从山里吵到村里,从村里吵到当地的涉侨调解工作室。黄某说听儿子的,儿子又在意大利,无法回国处理纠纷。调解无果,眼瞅着山林权纠纷即将升级为民事诉讼案件,明溪县人民法院将同为梓口坊村人的法官黄炳发派到村里了解情况。

“据我们了解,近年来梓口坊村发生过多起类似的纠纷,调处过程复杂,牵扯了乡村干部大量的精力,邻里关系也不好,很大程度上影响了和谐稳定。”黄炳发说。

沙溪乡党委书记王勇表示,梓口坊村出国人口比重大,留守老人和儿童多,法律意识较为淡薄。很多人家里没有壮劳力,也没有“说得上话”的人。发生纠纷的当事双方,有的一方甚至双方都在国外,乡里、村里调解起来难度很大。

梓口坊村的山地非常适合竹林生长。人民网 叶青卿摄

“以情动人,以法服人。”王勇说,“法官们还挨家挨户说法普法,让老人们也听得懂。”将纠纷源头减量,把矛盾化解于萌芽。最终,在明溪县人民法院与沙溪乡、梓口坊村干群的共同努力下,多起山林权纠纷被成功调处。

调处只是暂时“治标”,毛竹还会“野蛮”生长,山林权纠纷的“本”又该如何治理?

2021年4月20日,沙溪乡召集乡村代表及当地林业站、司法所、派出所、侨益司法保护示范中心等单位负责人召开会商会,专题研究涉侨山林纠纷问题,提出“村委代管、按户分红”解决思路,拟订《村民自留山集体代管、按户分红协议书》,并进行合法性审查。

在确定梓口坊村为试点后,有近半数村民认可该方案,但仍有不少村民心存顾虑。“自己的山林怎么可以给村里管呢?那不就变成公家的吗?”年过七旬的老黄说起当年的分歧依然历历在目,“村里很多人都不愿意。”

随即,沙溪乡再次召开乡村和部门会商会,牵头组建林权问题处置工作专班,请法官为村民普法答疑。“我们也同步通过海外联络员为境外侨胞释法解惑,引导其共同做通国内乡亲思想工作。”黄炳发说,通过“线上+线下”“境内+境外”的充分沟通协商,取得了村民的广泛支持。

2022年4月8日,梓口坊村召开村民代表大会,顺利通过了代管协议,369户的4.6万亩自留山等山林统一收归村集体代管,按比例分红,收益的65%归农户所有,35%归村委用于本村公益事业。至此,长期困扰乡村的涉侨山林群体性矛盾纠纷问题得以圆满解决,不仅从源头上彻底消除同类纠纷,也促进村财和农户的双增收,推动了林业产业的健康发展、实现了社会效果和经济效益的“双赢”。

“在调处过程中,我们也积累了经验。”明溪县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专职委员杨建玲表示,“在排查调处矛盾纠纷个案的过程中,要及时梳理总结,分析同类型案例的规律特点,提出系统性的解决方案,从根本上化解矛盾。”

侨乡枫桥 助力社会基层治理

近年来,三明市中级人民法院、明溪县人民法院深度参与基层社会治理,巧打侨乡“侨牌”,继2017年在梓口坊村设立三明市侨益司法保护示范中心、2019年在沙溪乡设立涉侨互联网巡回审判点后,探索推出以“跨境隔空错时”异步调审模式为主要内容的“侨乡枫桥”解纷工作法,使得涉侨矛盾纠纷有效化解,侨益司法保护更加有力。

“依靠群众就地化解矛盾”“小事不出村、大事不出镇、矛盾不上交”“矛盾不上交、平安不出事、服务不断档”“党政动手,依靠群众,预防纠纷,化解矛盾,维护稳定,促进发展”……六十年来,“枫桥经验”已在中国各地基层社会治理中进行了生动实践,并形成新时期“枫桥经验”。

数字化的科技支撑则是发展枫桥经验、创新治理方法的重要一环。主打“跨境隔空错时”的“异步审理平台”,就打破了传统治理方式和手段,克服了地域和信息限制,摆脱了治理主体互动的时空障碍。今年7月,三明市中级人民法院“异步审理平台”获评“全国政法智能化建设智慧法院创新案例”。

三明市中级人民法院党组书记、院长陈枫表示,通过科技赋能,不断衍生出新的治理技术,才能进一步提升基层现代化治理效能。

三明市侨益司法保护示范中心的调解员正在进行在线调解。人民网 叶青卿摄

今年8月,由明溪县人民法院深度参与、以“异步调审法”为核心内容之一的明溪县“侨乡枫桥”解纷工作法作为“侨乡枫桥”解纷工作法作为福建省唯一案例,经福建省委政法委推荐、中央政法委评选,荣列浙江省诸暨市枫桥镇枫桥经验陈列馆。11月6日,中央政法委对104个“枫桥式工作法”的先进典型进行表扬并授牌,明溪县沙溪乡的“预防化解涉侨纠纷工作法”成为其中之一。

“基层矛盾治理的现代转型是个系统工程,要从治理理念、技术、目标等各个视角综合考究。而社会治理主体从‘一元管理’到‘多元良性互动’则是破解建构社会治理新格局的密码。”陈枫认为,新时代“枫桥经验”的发展,激活了社会力量和普通群众参与社会矛盾治理的活力,在原有的行政机关主导模式、法院主导模式和检察机关主导模式基础上,进一步推进了基层治理的社会化转型,完善了矛盾纠纷治理体系。

标签:
责编:孟涛 易保山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