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江苏网>新闻中心 > 专题2017 > 专题稿库 > 正文

0

家长都想知道的:怎样让孩子不再沉迷《王者荣耀》

来源:石家庄新闻网   作者:应皓   2017-07-21 09:01:00
孩子沉迷游戏的关键原因之一,是缺乏家长的关注。这种关注,并不是家长想的那种供他吃喝、测验考试拿了第几名,而是能和亲近的人一起去探索、发现,甚至征服的过程。如果我们的家长没有意识到自己在其中的位置和作用,那么就算今天舆论干掉了《王者荣耀》,孩子们明天还会沉迷于另一个游戏的。

  作者:应皓 《游戏化革命》译者

  bingo微咨询(企业游戏化学习整体解决方案供应商)合伙人

  这篇文章,一部分取自7月13日我的千聊直播内容,另外加了点新的信息和观点。

  大家最近都看到一些有份量的主流媒体,比如人民日报、新华社等等,都在对腾讯的手机游戏《王者荣耀》进行口诛笔伐。其实呢,小学生因为玩手游、看直播而产生的负面社会新闻也不是一则两则了,关键是这段时间爆发的比较集中。

  我是从游戏行业跨界到培训咨询领域的,又是在推动游戏化思维的传播,可能不少人觉得我会为《王者荣耀》辩护。其实,我要说,我在游戏行业做了将近二十年,之所以跨界,其中相当重要的一个原因,就是我确实看到这个行业里有一些负面、甚至于丑恶的东西存在。我希望通过跨界,来传播、推广和放大游戏的积极作用,为人们带去更好的工作体验、学习体验和生活质量。

  今天我要说的,并不是揭露某些游戏当中诱导用户付费的下作伎俩。我也做过针对小学生群体的手机游戏,说实话,在我见过的这些手游里,《王者荣耀》算是良心的,至少目前为止还没有出现付费功能影响游戏公平性的现象。作为一款电竞手游,公平性极其重要的,我认为天美工作室和腾讯都不敢在这个问题上胡闹。

  我在千聊的这一期直播,有不少家长朋友来听,有的还是我的老同学。大家都很想知道,怎样让孩子不再被《王者荣耀》吸引,甚至——被毒害。我的观点是:

  家长不要试图阻止孩子玩游戏,要学会和孩子一起玩游戏。

  在当下这个时代,我们不可能阻挡孩子接触到游戏。不管家长在家里怎么限制,孩子一旦离开这个封闭的环境,到了学校里,和其他小朋友在一起时,仍然会接触到游戏,即使没有实际去玩,也会看到同学玩,就算看不到,也会听到大家讨论游戏。游戏,已经成为校园社交的重要话题之一。只要我们留意观察一下,就可以看到,在地铁上、公交车上、马路上,孩子们三三两两聚在一起,嘴里说的都是游戏当中的名词和术语,如果你不了解一点游戏,是几乎听不懂他们在说的内容的,几乎就是火星语。

  荷兰学者赫伊津哈早就说过,游戏是伴随人类发展的文化,是我们的天性。游戏除了娱乐属性,早就具有了社交的属性,玩游戏、哪怕了解一点游戏,都是孩子融入群体的必要条件。通过游戏社交,并不是今天的孩子们的专利,我们当年不也是和小伙伴们聊着《魂斗罗》和《命令与征服》长大的嘛。

  但是,不要试图阻止孩子玩游戏,并不意味着家长把手机或平板电脑往孩子手里一扔就完事了。

  在那些关于游戏的负面新闻里,有一点是媒体有意无意在忽略的,也是当事人不愿意去直面的,就是——家长对孩子教育和引导的缺失。现在有不少家长给孩子一个手机或者一个平板电脑,然后让他去玩游戏,接下来家长就不去管他了,一直要等到出了事情,才找来媒体哭诉,对游戏进行口诛笔伐,而某些媒体呢,搞不了什么大新闻,但对搞这种群众喜闻乐见的社会新闻是非常拿手的,而且揭露游戏的罪恶,既满足了民众窥视别人家庭悲剧的龌龊欲望,吸引了眼球,政治上还非常正确。

  就像我前面讲的,有些游戏为了商业利益在设计上确实做了很多手脚,但是,孩子们为什么会玩到这样的游戏呢?我觉得关键问题之一就是我们某些家长的缺位。这些家长把手机和平板交给孩子,让孩子自己去玩,其实目的是为了自己省事儿,方便自己去看韩剧啊、看球赛啊、打麻将啊、打牌啊。这就是我今天要讲的非常重要的一点:我们不能让孩子独自去玩游戏,家长要在旁边陪伴他们,进行适时的教育和引导。

  因为职业的原因,我对我们家孩子玩游戏的行为一直是非常关注的。有一天,我女儿提出她想要在某个很流行的换装游戏里面充值买会员,费用是30块钱。这是她第一次提出在游戏当中消费的需求。我非常爽快地同意了,在充了钱成为会员之后呢,她也很兴奋,很开心的继续玩下去。

  大家可能会问了,你为什么会同意给孩子充钱?我觉得玩游戏这件事情,与其截堵,不如去引导,道理很简单,你越不让她去了解,她就越想去了解,你越不想让她去花钱,她就越想去花钱。所以大家可以想一想,那些玩游戏玩出问题来的孩子,家长的反应往往都是:“我们一直管得很严格的呀”、“我们从来都不允许他在游戏上面花钱的呀”。 这种心理成年人也一样是有的:我们就是想得到得不到的东西,就是想体验我们体验不到的感觉。

  另一方面,孩子愿意在游戏当中去花钱,其实倒是一种正确的消费观念,各位家长在这个时候不应该阻止她消费,应该善加引导。我们有些家长在别的地方愿意为孩子大把花钱,但在买游戏这件事情上,就不愿意了。我经常遇到别人问我:“你那么熟悉游戏,能不能推荐几个适合孩子玩的游戏……最好是免费的。”说实话,我一听到这最后半句话,心里是有点来气的——我就是一名游戏开发者,我很清楚开发一款游戏过程当中的艰辛,要做一款好游戏,投入大量资金和精力的。好东西一定是花了大工夫来做的。因此呢,好东西肯定也是值钱的,我们想得到它,是必须要花钱的。我告诉孩子,你愿意为你喜欢的东西花钱,这是正确的。

  如果大家看过《免费》这本书的话,就会明白其实所谓的免费不是真正的免费,只不过是一部分付费用户或广告投放在支撑其他用户免费享受这项服务。你想免费,就无法享受到付费用户的同等待遇,或者要忍受游戏当中的小广告。

  一款正版的手游,比如《我的世界:口袋版》、《纪念碑谷》,在Apple Store上也才3、40块钱,就可以痛痛快快地享受完整游戏的乐趣,而所谓的免费游戏,看似不要钱,但就像前面说的换装游戏,充个会员就要30块,这还只是个开始,关键是:你想保持这个会员身份好好玩下去,就得不断充值,这还不包括兑换虚拟货币(如,钻石)和不断发布的新物品,由于这些付费要素的边际成本几乎为零,游戏开发商可以不断地、无限制地推出新东西,因此,内置付费的所谓免费游戏简直就是个花钱的无底洞,而且国内一些游戏开发商和发行商在这方面更是做到了“极致”!

  我们作为家长,除了当孩子希望在游戏当中花钱的时候做一个决策之外,还必须要跟孩子一起玩。要我说,跟孩子一起玩游戏,不是一个可选项,而是一个必选项,因为这是我们家庭教育的一部分。

  我女儿玩上面那款换装游戏的时候,她在上小学,平时我们是不让她玩游戏的,只有周末可以玩,那么平日里的签到和做日常任务,这些事情她就请我帮忙去做。我也很乐意帮她去做这些事情,一是能够了解这个游戏当中的内容和设计,第二,也是一种培养信任、增进亲子关系的方式。

  我在做日常任务的时候,发现了一个问题,就是在游戏当中它有一种任务,会描述一个特定的场景,然后玩家要做出适当的服饰搭配,进而对玩家的服饰搭配做出评分。我在做这个任务的过程当中发现,我的搭配是否符合场景并不是获得高分的主要因素,举个例子来说,如果任务描述说要去网球场,但我的运动服装搭配其实是得不到高分的,只有购买和使用了那些需要付费的、华而不实的服饰,才有可能得到高分,所以这是一个逻辑上并不合理,完全为了诱导消费而做的设计。于是,我和孩子说起这件事,我们一起关注了这个问题,后来确定服饰搭配的合理性与得分高低确实没有必然联系之后,我女儿就放弃了这个游戏,而且她也意识到充值买会员是一个花钱无底洞。所以通过这件事情我发现,其实,如果家长引导得当,孩子们是有判断力的。

  还有一个问题,也是很多家长很关心的,就是——怎样去控制孩子玩游戏的时间。我曾经在我女儿玩游戏最起劲的那段时间呢,搞了一个游戏化的方案。这个方案的逻辑很简单,就是让孩子去叠衣服、做家务,每个行为都会有相应的分值,这个分值不是钱,也不是积分,而是对应玩游戏的时间。如果她想玩一小时的游戏,是可以的,如果有足够的累积分值,就可以直接兑换,如果没有,那她得先去做家务,攒够一小时才行。

  当然,除了这种游戏化的解决方案之外呢?更重要的是我们要陪伴孩子,而不是把手机iPad或者游戏手柄放在他们手里,然后就不管了。那他当然就沉迷在游戏里面了,反正也没人跟他交流。

  其实,我们从另外一个角度去看已经发生的和游戏有关的那些负面新闻,就会发现出现问题的这些孩子跟他们的家长往往是缺乏沟通和交流的。比方说,那个花了家里4万块钱积蓄去打赏游戏主播的小孩,他母亲在视频里面对于孩子的教育方式就是伸手去打,看到这个场面,我对这个孩子会做出这样的行为一点都不奇怪。在家里得不到的东西,特别是情感,比方说,关怀、理解、尊严,那他就向外界去寻求,最容易得到这些的方法就是花钱买。

  在最近一期《锵锵三人行》节目当中,嘉宾在谈论这个话题时,也说到:

  “我觉得(孩子们沉迷《王者荣耀》)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孩子觉得很孤单。很多小朋友说他们为什么玩,是因为这样他才可以跟其他同学一起玩……在家里,父母也可能在忙自己的事情,也很少对孩子有关注,也就是孩子得到的关注度没有在游戏里得到的高……孩子在游戏里得到的,有朋友,还有成就感,我们一起去做了某一件事情,这可能是他在现实中间没有得到的满足感。”

  归根结底,孩子沉迷游戏的关键原因之一,是缺乏家长的关注。这种关注,并不是家长想的那种供他吃喝、测验考试拿了第几名,而是能和亲近的人一起去探索、发现,甚至征服的过程。如果我们的家长没有意识到自己在其中的位置和作用,那么就算今天舆论干掉了《王者荣耀》,孩子们明天还会沉迷于另一个游戏的。

标签:游戏;孩子;家长;我们;一个;这个;王者;花钱;一起;其实

责任编辑:许珵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