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江苏网>新闻中心 > 专题2017 > 专题稿库 > 正文

0

家庭教育如何赢得这场亲情和游戏战争的胜利?

来源:人民网   2017-07-21 09:43:00

  教育是千年大计,其综合了社会、家庭、学校、孩子等多种因素,如何激发每个孩子的无限潜力,真正的因材施教,是教育工作者首要考虑的问题。

  那么,家庭教育应该如何做,才能赢得这场亲情和游戏战争的胜利呢?刘冬梅从孩子的灵、心、身三个层面深度解读家庭教育,试图帮助父母发现每个孩子的“独一无二”,阔步人生。

  首先是使命感的确立,也就是为灵魂找到努力的方向。刘冬梅认为,教育的第一要务不是分数,更不是考上一所大学,而是帮助孩子确立独属于自己的使命。

  孟子说:“先立乎其大者,则小者弗能夺也”。

  徐霞客6岁去私塾读书,有一天,他从书中看到别人游历五湖四海的事迹之后,对父亲说:“男子汉大丈夫就应该早晨面对大海,晚上面对苍松。游八州,登五岳。我以后不但要涉足九州,亲登五岳,还要去游历海外呢!”徐霞客从22岁开始出游,经过三十多年的艰苦跋涉,凭借一双脚走遍了16个省的山川。他所著的《徐霞客游记》把他游历的所见所闻真实地记录了下来,为后人的研究工作留下了宝贵的财富。

  今天,在父母们和孩子坐在书桌前做作业的时候,真的要和孩子弄清楚,今天写的作业是为了得到满分,还是为了实现心中某个伟大的人生理想。这将决定着孩子人生长跑的长度。

  再次是心理的康健,也就是帮助孩子形成自我认知。这种自我认知包含:充分了解并接纳自己;适应环境,快速找到自己与外界的“连接点”;心情愉悦,有幸福感等等。

  中国人对于爱是羞涩的,因此,我们经常看到的是父母和青春期孩子的对立场面,由于父母处于身体和家庭地位的“绝对优势”,他们往往是“专横的”、“霸权的”、“野蛮的”、“粗暴的”,孩子们呢,往往选择沉默对抗,在虚拟世界中寻找认同感,更有甚者,离家出走,割腕自杀……

  在前不久倪萍主持的《今生缘等着我》大型栏目中,南京两位教授的儿子由于不满父亲对自己的“专横”管教,在大学毕业后选择与家人失联。节目组在与他面对面接触3次以后,20多年没有见到父母的儿子依然选择不再见自己的父母,“心的死亡更加教人失望”,不禁令人唏嘘。

  处在青春期的孩子最需要的是一种“认同感”,这种认同来自社会、家庭、学校,在他们的自我认知能力还没有完全建立起来之前,其实心理还是蛮脆弱的,他们就好像是一朵正在静悄悄开放的花朵,需要阳光一日一日的滋润,也需要雨露一滴一滴的灌溉,暴风骤雨的打压可能会让花儿一夜之间失去多日积攒的光彩。此时,我们的父母何不多花一点点时间,像了解自己的上司和同事一样研究下自己孩子的喜好,我们收获的,一定会超出拿到薪水时的愉悦。

  第三就是身体的健硕。如果孩子眼睛近视了,医生会说:“多带孩子到户外。”其实,在刘冬梅看来,到户外回归田园和大自然,不仅仅是缓解眼睛疲劳的一味药剂,更是培养一个健硕身躯和自由灵魂的灵丹妙药。大自然真的是一个宝藏,它能带给孩子生长的阳光雨露,也能带给孩子陪伴他成长的各种动物朋友,还能教会他无穷无尽的知识,这种探索是那么的神奇,那么的美妙,我们岂能忍心剥夺孩子和大自然的那根纽带呢?

  刘冬梅相信,家庭教育应该回归到“远远的陪伴”,而非“近距离的监督和约束”,在每个孩子都找到自己的天命,并持续为之愉悦奋斗的情况下,游戏终将成为生命中的调味品,而非必需品。

标签:

责任编辑:许珵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