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好青年投票 > 爱岗敬业 > 罗新丞
姓  名:罗新丞
出生年月:1982年10月
追梦故事:

  罗新丞,男,壮族,1982年10月出生,大学本科学历,党员,2004年7月参加工作,2005年9月入党,2009年参加公安监管工作至今,现任江苏省宿迁市泗洪县看守所管教民警。由于工作成绩突出,先后2次被评为优秀公务员,多次获得公安局先进个人及嘉奖。

  炎炎的夏季,在得知省厅要开展看守所民警到新疆对口支援的消息后,罗新丞同志心情久不能平静。新疆是我国面积广阔的大省,也是异域风情的所在。怀着对新疆的憧憬与向往,到新疆向同行学习的心情,罗新丞同志主动报名参加了这一次的援疆行动。通过层层筛选,有幸成为江苏省援疆突击队的一名成员,在酷热的七月,援疆突击队的五十名队员带着江苏对新疆满满的热情,以及高涨的工作激情,飞往新疆。

  在乌鲁木齐培训的几天里,罗新丞同志深刻意识到这次援疆行动的紧迫性和新疆反恐形势的严峻。现在的新疆监管场所,都在超量羁押,所关押的人员绝大部分是危安犯,比例占绝大多数。分配到阿克苏地区拜城县看守所之后,更让罗新丞对新疆的监管形势有了更深一步的认识。在一个人口只有二十多万的县城,看守所里羁押了数量惊人的危安犯,而且这个数字还在不断地增长。相比他工作的泗洪县看守所,拜城县看守所的押量竟然五倍有余。

  所里把罗新丞安排在监控巡视组,由于警力匮乏,监控巡视组实行四班三运转的工作模式,每个组每天都要巡视八至九个小时,另外还要参加进监安全检查、带待投牢人员上医院体检等工作。在巨大的工作压力面前,罗新丞没有丝毫畏惧,他要把江苏监管民警的精细作风在这里发扬。上岗的第三天晚上,他在巡视的时候发现17号监室的一名在押人员情况有异。该人员年纪偏大,行动迟缓,脸色通红,斜靠在墙上咳嗽不止。凭多年的监管经验他能感觉出该人员身体存在着大问题,便主动询问病情。得知该人员名叫依布拉音可然木,长期患有艾滋病,当天晚上开始出现长时间咳嗽、胸部疼痛等症状。情况紧急,该人员随时会出现病情的恶化,造成严重的后果。罗新丞立即用对讲机通知驻所医生,并将该情况向值班所领导汇报。值班所领导得知情况后,立即组织所内备勤力量将该在押人员带至拜城县人民医院检查,经检查结果显示该人员患有重症肺炎,并存在胸腔积液和心肌梗塞等症状。拜城县看守所向局领导汇报后,在得到批准的情况下,第二天会同办案单位及时为可然木变更强制措施取保出所。第三日依布拉音可然木病逝于拜城县人民医院。避免了一起在押人员因突发疾病死于看守所事件的发生。

  “在岗一分钟,认真六十秒”,罗新丞同志一直以这样的态度来对待每一次的上岗。8月10日晚上20时许,他在当班巡视时,发现19号监室有两名在押人员不像其他同监人员那样聚精会神地看电视,而是在一起低声交头接耳,表现异常,罗新丞当即纠正了这两人的违规并记录下了两人的情况。在回到监控室后,通过电脑仔细查看了两人的信息资料,发现两人阿迪力江依沙克(男,维吾尔族,22岁, 家住拜城县托克逊乡阔纳协海尔村2组)和艾比布拉亚生(男,维吾尔族,25岁,家住拜城县托克逊乡阔纳协海尔村1组) 均涉嫌同一起聚众扰乱社会秩序案。由于每天的收押量较大,工作繁重,收押民警疏忽将两人关在了同一个监室里。罗新丞立即将二人同监室的情况向所里的值班领导汇报,所里随即对二人从新进行了调整,有效地保障了刑事诉讼活动的顺利进行。

  夏季天气炎热,所内人员超量羁押,初始设计不到二十人押量的监室现在都爆满。有限的条件,酷热的高温,使得监室里充满了恶臭的味道。在这样的环境里,每天早上点过名之后,进监室进行安全检查是必做的一项工作。刚开始罗新丞适应不了这样的环境,但是转念一想,我们来新疆是做什么的?不就是到一线去展现我们江苏民警的风彩,缓解新疆紧张的工作形势的么?遇到一点小困难就退缩,不是我们江苏民警的作风。想通之后他不再有顾虑,像其他新疆民警一样,认真仔细地检查着每一名在押人员的脚镣,用工具把松动的脚镣拧紧,用每天的实际行动诠释援疆突击队的誓言。

  在来援疆之前,看过其他省份援疆队员写的关于投牢的一些文章,每次行程少则一千公里,多则两千公里,路上的马不停蹄,艰辛可想而知。当罗新丞同志亲身参加了投牢行动之后,对此又有了更深刻的认识。

  九月的一天,所里通知罗新丞参加第二天的投牢。由于所里人手紧张,他的投牢不能与巡视工作有冲突。在值过夜里两点到六点的班之后,罗新丞和其他民警将39名犯人提出分押到两辆囚车上。车上防范设施简陋,危安犯有着很大的危险性,除了车上的四名特警之外,同车的两名民警也要担任警戒工作。车辆七点出发,前往兵团城市图木舒克。一夜的无眠,加上担任警戒的紧张心情,使得罗新丞身心深感疲惫。但是再大的压力,也不能将我们援疆民警打垮,一路上他强忍疲倦,打起精神,时刻注意着车内的情况。早上十点到达阿克苏市的时候,囚车轮胎发生损坏的情况,他们就近找修理厂,在争分夺秒的半个多小时抢修之后,车辆重新上路。下午两点左右,终于抵达图木舒克,但还有繁忙的工作在等着他们。39名罪犯需要分别送到四所监狱关押,他们又马不停蹄地将犯人分送到盖里米亚、金墩等监狱,在一切都交接完毕之后,已经是临近下午五点。只有在这个时候,罗新丞和投牢的民警才能松一口气,吃口热饭,喝口热汤。

  拜城看守所是新建的监所,地处偏僻。基于紧迫的形势,在外围设施还没有完全建起的情况下,已经投入使用,设施条件相对简陋,停水停电是常有的事情,且一停就要好几个小时。每当晚上停电,罗新丞同志和其他民警一起拿着手电,一起上巡视道参与巡逻。监室里关押量大,人数众多,在漆黑的环境里想要确保监室的安全,需要付出比平时多好几倍的精力,细心观察,时刻保持高度警惕性,不能有丝毫松懈。

  炎热、水土不服、地震、巨大的工作压力,这些都是对援疆突击队员的一次次的考验。他感觉过疲惫,也生过病,也想过家人,但是他更明白现在把每一天的工作做好比一切都重要,展现援疆突击队的风彩。纵使困难重重,压力巨大,罗新丞同志都不忘初心,不忘援疆的誓言,把省厅交给的任务完成好,为江苏的民警争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