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月23日,由中央网信办网络新闻信息传播局和应急管理部新闻宣传司联合举办的“追梦火焰蓝”网络主题宣传活动在四川成都启动。中央网信办网络新闻信息传播局、应急管理部新闻宣传司、应急管理部森林消防局,四川消防救援总队、森林消防总队有关负责同志以及10家中央和地方新闻网站记者出席启动仪式。
老百姓欢天喜地过大年,消防员枕戈待旦守平安。像往常一样,吴涛和队友们在春节前夕就开始加强了体能训练,为节日期间的出警做好了准备。
呼伦贝尔大草原,这里独特的自然风光与各类珍贵的野生动物构成了我国北疆一道亮丽的风景线,这里更是海拉尔森林消防大队一代代指战员守护的金山银山。森林消防员们头顶边关冷月,仰望大漠繁星,争分夺秒只为多挽救一片绿色。

湖南张家界因“奇峰三千、秀水八百”的美景闻名于世,随着近年到此旅游的人数不断攀升,消防队搜救遇险游客、迷路驴友的新闻也常常见诸报端。就在今年2月22日,张家界消防支队接到110转警,3名上海籍徒步爱好者被困天门山,其中1人坠下悬崖。23日零时,搜救小组在冰天雪地中艰难搜寻到2名被困人员。当日上午,搜救小组确定坠崖人员坠崖处,并架设3组下降绳由2名消防员携带担架下到山崖
4月27日,上海市消防总队车站中队在上海地铁4号线南浦大桥地铁站进行了一场火情消防演练。一批消防“神器”在演练中亮相。“神器”之一:每小时送风100万立方米的“鼓风机”“这是什么?”在南浦大桥地铁站口,一台超大型“鼓风机”引起过路市民的围观和拍照。图为RUF2500型号坑道正压送风车。
由于灾害事故发生的复杂性和危险性不断增加,消防队伍在灭火救援、抢险救灾方面遇到的险情也越来越繁杂,一种新型的应急救援模式——航空消防救援应运而生。湖南省消防救援总队株洲支队就打造出了这样一条消防救援的“空中生命线”。2018年11月5日,株洲市航空消防救援队在株洲正式成立。
这是离人们最近的群体之一。一通119电话就能呼之即来,他们大多五分钟内就能抵达事故现场。有的甚至“蜗居”闹市之中,日常训练的大院周围是居民楼。抬头一看,窗外的衣物与晾晒的被单在风中飘扬。对楼上的人来说,他们是“安心的标志”。这又是人们最陌生的队伍之一。他们来也匆匆,去也匆匆,鲜少有时间与你促膝长谈,而且总是全身武装,把自个儿裹得严严实实的,神秘得很。
昨日上午,上海黄浦区消防救援支队车站中队警铃大作,辖区一地铁站内发现火情,消防员迅速携带灭火救援装备赶往现场。这是车站中队针对地铁火灾扑救设置的一次演练,演练中,坑道正压送风机、热成像仪等救援“法宝”纷纷亮相,吸引了不少行人驻足围观。车站中队中队长刘国柱介绍,黄浦区地铁站网点密集、人流量大,一旦发生事故,极易造成群死群伤。
森林火灾作为世界发生面广、危害性大、时效性强的自然灾害,一旦发生,必须早、快、小地将其扑灭。然而,对于交通不便、山高林密的原始森林,传统扑火手段往往显得滞后,灭火队员赶到现场时,小火早已酿成人力无法控制的大火。直升机灭火,不受地面道路和交通情况的限制,以其低空、快速高效的优势,快速到达事发地域进行应急救援,可以最大限度地减少森林火灾的危害。
三峡大坝的五级船闸间,装载着化学危险物品的几艘货船缓慢向前挪动,逐级过闸。岸上的消防队伍如影随形,消防员的双眼紧盯货船,丝毫不敢松懈。船走到哪儿,他们就紧跟到哪儿。一趟下来要走1.6公里,却要花费他们3-5个小时。
1.jpg
22日凌晨5点多,在响水事故救援现场,奋战一整夜的年轻消防员靠着一堆塑料桶睡着了。
消防官兵辛苦了,谢谢你们救了我儿子 江苏近千名消防救援人员向火而行,被救者家属短信致谢
21日,近千人在寒风细雨中前来吴江殡仪馆,参加年仅22周岁的消防员刘磊的追悼会。消防员们在刘磊灵前脱帽致意,他们一向坚毅的面容上,此刻却挂满泪水。闻讯自发前来的市民们排起长队,他们赶来,为在忠于职守的刘磊灵前献上一枝花,送这位舍己为人的消防烈士最后一程。19日上午,苏州市吴江区盛泽镇新东大桥上,一名从外地来盛泽的女子翻越护栏,站在桥梁外侧的水管上高声哭喊。目前,刘磊被应急管理部消防救援局追记一等功,追认共产党员,被共青团江苏省委追授为“江苏省优秀共青团员” ,被苏州市人民政府追授为“消防救援勇士” 。
独自爬山,坠落35米深悬崖被困 连云港多部门联手搜山救人,最终成功救下小伙
4月22日,内蒙古呼伦贝尔市森林消防支队警务参谋肖健,和完成中俄边境草原火灾扑救任务的海拉尔森林消防大队指战员,一同在新巴尔虎左旗嵯岗牧场十队周边区域对火场沿线巡护清理,严密监控看守火场态势,防止火情出现反复。而这一天也是他的28岁生日。
“当时只是想记录下身处的火场,哪能想到会有这么大的影响力。”23日,网络上持续受关注的“最帅烟熏妆”主人公金新对记者说。
“跟这帮消防员,就把他们当自家兄弟一样看”谈起内蒙古森林消防总队奇乾中队的全体指战员,送菜人王锡才笑着说到。今年已经是他给奇乾中队送菜的第13个年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