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jpg
仲夏夜美丽|熙南里露天影院,用胶片致敬星光
2020-08-02 17:43:00  来源:新江苏·中国江苏网  作者:柏丽娟  
1
听新闻

夏夜撕开午后的闷热钻出一丝凉意,南京老城南熙南里“桐月春至”小院子里,一场露天电影即将开始。夜色是影院的天然暗房,63岁的放映员周建明顺着轨道装片调试,伴着胶片转动发出的“咔咔”声,一道白光送着模糊的影像逐渐显现在前方一块不大的幕布上,略微颤动的画面与时不时出现的雪花并没有影响观众的好兴致,原本吵闹的小院瞬间安静下来。

小院里的露天电影

好多人的童年、青春最美好的回忆,在这一刻被定格。

在物质与文化生活极度匮乏的年代里,一张黑底白面幕布,一台放映机,一名放映员,几盒电影胶片,露天电影作为为数不多的娱乐形式,承载着几代人难忘的记忆。随着生活条件的改善,露天电影作为时代印记渐渐远去。为了帮居民们找回过去的美好记忆,丰富夏夜文化活动,熙南里推出“星光露天电影院”,请来南京艺术学院胶片电影放映团队,在桐月春至后门的小院里搭起了这座露天影院,复刻老城南居民相聚看电影的场景。

特殊年代里童年最美好的记忆

“每次村里放电影我都是最积极的一个,下午早早去占地方,用石头围一个圈就是我的位置了。”50岁的刘先生回忆起儿时看电影场景如在昨日,“都在村里的晒稻场上放,两棵大树间拉上一张幕布,天一黑我们就扛着板凳去了。”

“基本是全村出动,还有不少隔壁村的,幕布的前后两面坐满了人,坐不下的就爬上了树。放的都是战争片,一吹冲锋号全场欢呼热泪盈眶,兴奋的不得了。”放映过程中也发生了不少趣事,“老式放映机容易发热,经常烧片子,烧起来的影子会投在幕布上;调皮孩子总爱用石头弹幕布,惹得放映员满场追着逮。”

正在看电影的观众

老姜是露天影院的常客,每周六都来这里,坐在最前位置上。“我拉着老朋友一起过来的,小时候夏天晚上也经常放电影,那真是乘凉的好去处。”老姜一边说着一边用扇子驱赶腿边的蚊虫,“这没有空调,音响很差,蚊子还多,环境和电影院不能比。但我不喜欢坐在影院里一动不动好几个小时,不自在,电影还多是年轻人喜欢的,我更想看老片。”老姜将露天电影称为理想的休闲状态,和三两好友并排而坐,边看边谈心,“不用等到电影结束,看累了就去喝两杯,自由的很。”

消失的老电影是时代活化石

周建明是胶片、电影机的收藏爱好者,10多年来带着自己的移动影院走遍了各地,放映了上千部电影。“电影包含了我太多的情绪和回忆,小时候的梦想就是想从事与电影相关的工作,有条件之后我开始收藏胶片自己放着玩儿,后来发现有很多人跟我有一样的心情,我就想独乐乐不如众乐乐,出去放给大家看。”

老周组了个团队,带着放映机前往农民工子弟学校、工地、社区、农村、养老院,搭建起一座座充满回忆的露天影院。“怀旧是一件很美好的事情,老式电影也许没有像数字电影一样先进的设施,但在这样的咯哒声里人们能放松下来,拾起过去的美好记忆,就足够了。”

正在调试设备的周建明

“桐月春至”的主理人老万是露天影院的发起人,喜欢收集旧物品,他说消失的老电影也是旧物的一种。“每一个老物件背后都有属于它与那个年代的故事,老电影同样如此,见证了无数人的喜怒哀乐,直到被时代淘汰。”老万说,如果老电影就此淡出历史那将是一种遗憾。“它和胶片一样珍贵,一卷胶片只有六百次寿命,放一次少一次。同样的人们对老电影的记忆也在慢慢变少,我们希望能将它保留下来。”

老万将老电影比作活化石,虽无法阻止数字时代对它的冲击,但它作为特定时期的印记有其珍贵之处。“老电影的意义不仅针对曾经拥有这段记忆的人,能够留下胶片的影片都是经过时间检验的经典,有浓厚的历史色彩与饱满的时代情绪,如果年轻人真的能静下心来去看这样一场电影而不是去刷一段抖音,那会有很好的教育意义。”

新江苏·中国江苏网记者 柏丽娟

标签:
责编:戴凌 袁涛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