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1.jpg
鲜奇博物馆︱金陵竹刻艺术博物馆:以刀代笔,以竹为纸,刀刀皆匠心
2020-10-15 20:25:00  来源:新江苏·中国江苏网  
1
听新闻

编者按: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人民群众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和物质文化生活的追求越来越高,大大小小、各式各样提供不同内容、不同场景的博物馆如雨后春笋般出现在城市的各个角落。请跟随新江苏,一起开启新鲜又奇趣的博物馆之旅吧。

金陵竹刻艺术博物馆的小院

“竹刻者,刻竹雕竹也。其作品与书画同,不过以刀代笔,以竹为纸耳。”明清时期,竹刻之风在文人中盛行,以南京竹刻为代表的“金陵派”和以上海嘉定竹刻为代表的“嘉定派”成为两大流派。如今,南京富贵山下,就藏着一家“金陵派”专题博物馆——金陵竹刻艺术博物馆。

挂满示范牌的墙壁

步行至一小巷,一座小竹院映入眼帘。院门由竹子修齐而成,一直延申至院内,门上挂着“金陵竹刻”的牌额。竹院左右几位老者在门前下棋品茗,颇有种“大隐隐于市”之感。拾级而上,楼梯间的墙壁上挂满了博物馆的各种荣誉,如“南京市行业博物馆精品陈列创意奖”“江苏省民间艺术创作基地”“江苏省金陵竹刻创作研究基地”等。

竹简

金陵扇庄

“竹根醉卧无人扶,题诗刻竹聊自娱。”明代诗人蓝田的这句诗反映了明清时期文人间流行的竹刻书画之风。“金陵竹刻,享有‘大璞不斫’、‘寸竹寸金’的美誉,其技艺和文化具有很珍贵的历史意义和文化意义。”馆长谷正宏介绍。

博物馆有两个主展馆,一是富贵山馆;二是南京农业大学校内分馆,合计约500多平方米。馆藏505件珍品,平时还会有一些竹刻非遗传承人和艺术家的私人藏品在这里参展。展品主要分为三大类,臂搁、扇骨、笔筒和竹联,另有一些竹刻小家具和装饰品。

何谓臂搁呢?臂搁,亦可称“搁臂”,是文房用品之一。“作书绘画时枕臂之用”,也就是为了防止手臂沾墨。据悉,这是目前刻制最多的竹刻品类,也是竹刻艺术的主要代表品种之一。

妆奁(左)和笔筒(右)

笔筒也是书房必备用品之一。“像这种,圆径大的又称花海,是为束毫管插笔之用。”谷正宏指着一个竹刻笔筒说起来,“把它放在书房里,可以增添高雅之气。”

扇骨(受访者供图)

“你知道,古代文人手里最不可缺少的是什么吗?”谷正宏笑着说,“是折扇,其中扇骨能彰显执扇者的身份和格调。”竹刻界的折扇,其边骨常常一侧刻书,另一侧镌画,两相配合以衬托扇面,更显文人风骨。说着,谷正宏介绍起一把扇骨,“这是出自金陵竹刻非遗传承人芮强之手。”扇骨上雕刻着花与虫,其筋其叶脉理分明,上有小虫也栩栩如生,将刻、绘互补,这是典型的“写意情趣盎然”的风格。

浅刻作品《太白醉酒》

“技法上,金陵派竹雕以浅刻、简刻为主要特征。看似了了几笔,却意境深远。”除此之外,金陵竹刻的技艺还包括留青、皮雕、浅浮雕、高浮雕、薄地阳文等。其中留青技艺手法也称留青阳刻。这种技艺保留竹子表面的青筠作画面图纹,铲去花纹以外的青皮,露出下面的竹肌作地。“这款金陵十二钗臂搁和香山九老图臂搁用的就是留青技艺。”

金陵十二钗臂搁(受访者供图)

香山九老图臂搁(受访者供图)

金陵十二钗臂搁,取材自中国古典小说《红楼梦》中的十二位女性。“这款臂搁依托红楼梦的文化底蕴,采用留青手法,一脉相承和保持了明清时期金陵竹刻简洁婉约、讲究意境的南京地域风格。”谷正宏说道。

竹刻花瓶

在展的竹刻品

“竹刻既是艺术品,也是实用品”谷正宏说,“像笔筒、首饰盒、竹篮、竹屏风等,摆在家里,既时尚又耐用。”目前,市场上很多家居用品以竹为材料制成,别具风格的竹刻艺术更是锦上添花,为竹制品穿上了时尚自然的外衣。

最富活力博物馆

文创产品“竹林七贤戒尺”获优秀奖

金陵竹刻艺术博物馆成馆已十余年,从博物馆本身到馆内文创产品的创作都获得了多项奖励,并同竹刻非遗传承人、艺术家组建金陵竹刻研究所、传习所、艺术研究会等社会组织,通过文艺活动、专题展、讲座、研学体验等形式将竹刻技艺送进社区、校园、军队,积极推进金陵竹刻文化的传承与发展。

“一个人一辈子只能做一两件事。而我,希望能把金陵竹刻这门艺术抢救起来,让它焕发新的活力。”谷正宏透露,博物馆正在谋求创新转型之路,将打造以竹刻文化为核心,乡村文旅融合为特色的生态博物馆。“很快,新馆就能面世了。”

金陵竹刻艺术博物馆现已列入江苏省金陵竹刻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责任单位、省级金陵竹刻非物质文化遗产示范基地。博物馆,全年免费开放,时间为:富贵山馆周一至周六9:00至17:00,周日闭馆(接受预约开展活动)。

新江苏·中国江苏网 记者 钱霜霜

标签:
责编:戴凌 袁涛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