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网.jpg
随美起舞,日本搅局亚太威胁地区和平稳定
2022-05-28 08:36:00  来源:人民日报海外版  
1
听新闻

随美起舞,日本搅局亚太威胁地区和平稳定(环球热点)

近日,美国总统拜登进行了任内首次亚洲之行,日本是其行程上的重要一站。期间,日本不仅卖力为美国“印太战略”摇旗呐喊,还趁机强刷“存在感”。据共同社报道,日本首相岸田文雄高调宣称,将从根本上加强日本的防卫能力,增加国防开支。日美双方一致同意,加强包括美国提供的“核保护伞”在内的威慑力和应对力。

一段时间以来,日本内政外交高度活跃:一边紧随美国在亚太搞“小圈子”,挑动阵营对立;一边积极谋求扩军修宪,试图实现“自我松绑”。日本的种种行径,不仅对二战后国际秩序构成挑战,还严重威胁亚太安全稳定,引起地区国家高度警惕。

暴露危险倾向

最近,从日美领导人举行会晤,到日本成为“印太经济框架”初始成员之一,再到美日印澳“四边机制”领导人会议召开,日本趁机与美国大秀“亲密”。

外界关注到,日美领导人会晤及日美联合声明“火药味”十足。据外媒报道,日方在会谈中表达了增加防卫预算、建立“反击能力”的计划和决心,美方则保证使用包括核武器在内的所有力量保卫日本安全。会后发布的日美联合声明宣称,双方将确保美对日“延伸威慑”的可靠性和韧性,承诺加强同盟的“威慑力和应对能力”。联合声明还对台海、东海、南海等问题说三到四,散布涉华消极言论,干涉中国内政,攻击中国对外政策。

“在拜登此次亚洲之行中,日本高度活跃,并竭力将自身一些既定政策立场及政治诉求塞入日美领导人会晤及日美联合声明中。”清华大学国际关系学系教授刘江永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指出。

俄乌冲突爆发后,日本紧随美国等西方国家对俄施加制裁,在政治、外交、军事等方面动作不断,暴露诸多危险倾向。

3月初,日本政府以“乌克兰应对国际秩序面临的威胁等同于维护日本安全”为由,突破“防卫装备转移三原则”,向乌克兰军队提供军事物资支援。近几个月,岸田文雄等日本政客密集访问欧亚多国,利用各种双多边场合借题发挥,将乌克兰危机与亚太地区强行挂钩,密集炒作渲染“东西方对立”“中国威胁”等谬论。5月,岸田文雄与英国首相约翰逊达成原则性共识,让日本自卫队与英军实现“相互准入”。

国内,日本政府在修宪扩军的道路上狂奔。3月,岸田文雄将修宪列为自民党在今夏参议院选举中所用选举纲领的重点项目,表示力求“尽早实现”。4月,自民党向岸田文雄提交有关《国家安全保障战略》《防卫计划大纲》和《中期防卫力整备计划》3份文件的建议书,要求将日本防卫预算从现行的占GDP约1%提升至2%以上,以达到北约成员国的标准,并继续炒作来自中国、俄罗斯、朝鲜等的“安全威胁”。此外,日本政客近期还频频发表“核共享”言论,并公然讨论修改自身承诺的“无核三原则”,甚至在向《不扩散核武器条约》审议大会提交的最新版国家报告中删除了相关表述。

谋求“自我松绑”

2016年,日本时任首相安倍晋三提出“自由与开放的印太”构想。在此之后,美国特朗普政府提出“印太战略”,拜登政府又进一步强化“印太战略”。一直以来,日本都是美国“印太战略”的积极参与者和推动者。

刘江永指出,近年来,面对中国的发展壮大,美国从现实主义权力政治的逻辑出发,认为中国对其全球霸权地位构成挑战,因而试图利用其在亚太地区的同盟体系打压遏制中国发展,日本在其中扮演着重要角色。同时,日本也图谋利用中美博弈为己渔利。需要警惕的是,如今日本不仅仅是美国的一个“小跟班”,还试图和美国一道成为“印太战略”的主导者。

“日本外交倾向受其内政高度影响。”中国社会科学院日本研究所研究员吕耀东向本报记者分析,近年来,日本政坛总体呈保守化、右翼化趋势。岸田文雄上台后,将“修宪”视为本届政府的最主要议题之一。在此影响下,日本外交的一大诉求就是改变战后安排、彻底摆脱“战败国”身份。俄乌冲突爆发后,日本视之为谋求“自我松绑”的一个契机。从日本近期外交动向来看,一是加紧巩固日美同盟;二是主动制造话题、挑起冲突;三是积极参与“四边机制”、G7等“小圈子”,并谋求与五眼联盟、北约开展合作等,其目的都是要追求政治军事大国的地位。

据《日本经济新闻》报道,5月24日,美日印澳“四边机制”领导人会议结束后,岸田文雄在记者会上宣称,“将就构筑‘自由开放的印太’推进广泛而务实的努力”。他还表示,未来会在安保和防卫领域与澳大利亚、美国和英国等“重要伙伴”继续强化合作。

刘江永指出,“印太战略”以“自由”“开放”为旗号。但实际上,所谓“自由”,是以意识形态划线;所谓“开放”,是搞封闭排他的“小圈子”。从日本方面来看,日本的外交战略与防卫战略逐步合为一体,形成了一个明确的国家战略,其主要内容就是要打破战后“和平宪法”的制约,增强自身军事力量,使日本具备与美并肩作战的能力,即成为所谓“能战国家”。

威胁地区和平

出于对日本偏离和平之路的担忧,自5月22日起,日本民众在东京举行多场集会和示威游行活动,抗议日美双方破坏地区和平稳定。抗议人群高举旗帜,高喊“反对战争”“反对四边机制”“防止修宪”等口号。

“当前日本众议院修宪势力已达2/3,若参议院选举后修宪势力也超过2/3,根据日本宪法即具备发起修宪议案的条件。这对亚太地区的和平稳定来说,无疑是一个极其危险的信号。”刘江永指出,从北约东扩在欧洲导致军事冲突的事实来看,军事集团不可能使地区获得持久和平和普遍安全。当前,日本政府谋求修宪扩军,并追随美国在亚太搞“小圈子”和集团政治,甚至鼓吹“北约亚太化”,很可能将祸水东引,使亚太也面临军事冲突的风险。此外,近年来日本政客频频炒作“中国威胁论”,严重破坏中日民间友好互信的基础,损害了中日关系的健康发展。

吕耀东指出,当前,俄乌冲突还在发酵,国际格局本就面临巨大的不稳定性和不确定性。日本追随美国极力渲染“中国威胁论”,在台海、东海、南海、朝核等敏感问题上说三道四,试图拱火地区争端,制造冲突对抗,将恶化亚太地区整体安全环境,破坏地区和平发展的良好局面。

日本著名历史学者、都留文科大学名誉教授笠原十九司近日指出,日本是唯一被投过原子弹的国家,从日本领导人口中出现“共享核武器”这样的发言令人失望。美国的“核保护伞”是具有欺骗性的。美国在日本周边布满核武器,并不能给日本带来安全。

刘江永指出,依附于军事同盟、军事集团的做法是典型的“冷战思维”,落后于时代发展潮流。日本须知,失道者寡助。以邻为壑的做法最终只会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李嘉宝

标签:
责编:丁小玲 易保山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