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jpg
守堤人丨最短的抗洪阵地:三道闸,18米长
2020-07-15 21:00:00  来源:中国江苏网  作者:张苏宁 黄泽文  
1
听新闻

7月15日上午,凌晨开始的大雨稍稍减弱,却不曾有停下的迹象。

南京中山码头内,南京公交集团轮渡有限公司水上客运部副部长王京军又开始巡察起自己的阵地:三道防洪闸。

这三道闸是隔离候船室与长江的,与防洪墙一起组成了防洪屏障。候船室外就是一马平川的下关。

说是闸,其实是由木制门板垒起来的,宽6米,内外两层板,中间夯黄土。“闸门板,历史上我们最多加到过八层。现在装了七块门板,水已经到了第四层,上周还是两层半的位置。”王京军说道。每块闸门板有20多公分高,七层已经接近一人的高度。

7月9日水位情况

7月15日水位情况

“历史上我们这里的最高水位是10.22米,现在水位是10.03米”,王京军抱着胳膊想了一会,“10.22米的水位还是出现在......五几年”。

码头外路过的市民感受不到这三道闸有何特别之处,闸门外长江的水位高度足够淹没下半身。三道闸门任何一个出问题,滚滚江水将会迅速涌入市区。“每秒以万立方计算的水啊!”王京军面色凝重,“那个场景完全不可想象!”

“这个是死任务!不讲任何条件,不讲任何代价,守住这三道闸口!”王京军挥挥胳膊,“轮渡公司从上到下都是这个目标,守住三道闸!”

王京军已经在码头值守了两天一夜。当被问及能不能睡个完整觉,王京军笑着摆摆手:“从早上起来开始,手机就不断,晚上睡觉的时候电话也打进来”。就在采访过程中,王京军还不时拿起手机,通过电话报告水位数据。

这个网站,王京军每天要打开很多次

王京军的儿子今年大学毕业,一家三口原本计划好暑假去敦煌游玩。没想到疫情刚过,接踵而至的洪水又把王京军“困”在了码头上。王京军感到欣慰的是,家人都挺支持他的工作。

王京军介绍水情和防洪情况

1988年参加工作,有17年党龄的他,每次突击队员巡查,都要跟着去。“作为领导,作为党员,我们要带头,你不带头,还有谁会跟着你一起干呢?”

话音刚落,一个高高的身影从栈桥方向走来,王京军指着说:“那是我们的突击队员。”

眼前的这个中年男子,裤腿扎进满是泥迹的胶鞋里, 戴着一副劳保手套,正在挨个摸闸门板查看是否有裂缝、渗水。也许是熬了夜,他双眼略显浮肿,眼中还有红血丝。

袁桂永在检查闸门板

他叫袁桂永,是中山码头的一名老轮机员,还是南京公交集团轮渡公司防汛突击队的一名普通队员。他已连续工作了27小时,任务是从日间到夜间不间断巡查码头水位汛情。

每一层加高都需要工具一遍遍夯实黄土

“我们从7月7号起开始24小时值班,我是昨天上午8点的班,待会忙完了,晚上回家睡一觉,明天早上继续过来。防洪不是哪一个人的事情,我作为南京的一份子,理应为抗洪做出自己的努力,保证大家的安全”,袁桂永说。

为便于及时监测水位变化情况,码头的“船员之家”成了防汛突击队员的“临时休憩处”。一张座椅,就是临时床铺。“值完夜班,实在吃不消的时候,我们就在椅子上躺一会,时间不长,就是缓个神”,袁桂永说。办公桌上还摆着一个矿泉水瓶,里面是褐色的,“这是泡的茶叶,浓茶提神,夜里值班需要。”

突击队员们的临时“床铺”

办公室桌上的浓茶

新江苏·中国江苏网特别报道部 见习记者 张苏宁 黄泽文

标签:
责编:戴凌 袁涛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