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jpg
卖鱼者说
2020-07-17 16:50:00  来源:新江苏•中国江苏网  作者:芦艳、王心婷、童棹凡  
1
听新闻

江苏省委、省政府近日出台《全省长江流域禁捕退捕执法整治攻坚会战工作方案》,方案中明确长江干流江苏段,滁河、水阳江、秦淮河等重要支流和石臼湖等通江湖泊暂定实行十年禁捕。禁捕期内,生产性捕捞和娱乐性垂钓全面禁止。

10年禁捕,时间长久,影响广泛,给长江的生态环境带来改善的同时,曾经从事江鲜售卖的商户、餐饮店及养殖企业有哪些话想说?

“不能再卖了!下辈人可能都见不到了”

▲江宁众彩物流水产市场内,已经看不到有关“江鲜”、“野生”的门头和标语

在南京众彩水产批发市场里,水产批发户朱发清正带着胶皮手套娴熟地扎着螃蟹,一旁摞着四排等人高的泡沫箱,箱子上分别标注了地址。“这些都是已经装箱好的螃蟹、龙虾,一会儿就直接发走了。”朱发清介绍道。

禁渔令实施之前,朱发清曾是江鲜批发“大户”,随着众彩市场对“禁渔令”的普及深入,如今在他的店内,看不到江鲜的踪影,而他也积极转型。“以前江鲜占销售量的30%左右,占大头的还是养殖的水产、河鲜。”,朱发清说,“现在这些螃蟹龙虾都是从南京周边的养殖场拿货。”桌上的订货本写满了一页纸,他介绍,现在平均每天螃蟹销量在一两百斤左右,龙虾销量在五百斤左右,旺季还能达到千斤。

▲手持螃蟹的朱发清

在这一行,朱发清干了35年,他感叹道:“我和江鲜打交道一辈子,我不卖了,我的下一辈也不会再卖。”在他的回忆中,30多年前长江里的鱼类品种很多,数量多个头大,价格也便宜。渐渐地,品种数量一年比一年少,价格也越来越高了。他说:“确实应该长江大保护,不然下一辈人可能都见不到了。”

“对卖鱼摊、老百姓没有太大影响”

▲进香河集贸市场门口悬挂着“保护长江不卖不食野生长江鱼鲜”的宣传标语

进香河集贸市场门口悬挂着“保护长江不卖不食野生长江鱼鲜”的宣传标语。鱼摊摊主赵星星说:“我们一直都是卖普通的淡水鱼,禁捕前后,价格也没有什么变化,所以禁捕对我们这种菜场里的卖鱼摊,还有附近的普通居民没有太大影响。”

市场管理人员介绍,类似于进香河集贸市场的社区型市场,售卖的货品是根据附近居民的消费水平决定的,在禁捕之前市场里就不曾售卖过江鲜一类的产品,一般市场售卖的品种多为鲈鱼、黑鱼、昂刺鱼、河虾等需求量大的品种。

“长江受益者,更该成为长江保护的先行者”

提到江鲜,就不得不提“江宴”。2004年,南京的江宴人家依靠美味江鲜在南京声名鹊起。由最初一家小店发展到如今16家门店的江宴餐饮集团。作为老牌餐饮企业,是否会受禁渔令影响?

“所有门店已经严格执行江鲜不采购,门店不标识,餐厅不销售,厨房不加工”,江宴楼负责人李翠告诉记者,“江鲜是有季节性,虽然以往江宴靠江鲜出名,但一年四季如何吸引食客是个难题,想要在餐饮市场争得一席之地需要从菜品、服务、环境等多方面提升。在事业发展初期,我们就开始思考怎么转型。”李翠介绍,近年来江宴推广沿江文化,推荐沿江菜,长江经济带上的城市有什么特色菜,都会拿来精益求精制作,如邵氏煲仔红烧肉非常受欢迎。现在,江宴不再依赖江鲜,而是形成了自己独特的品牌形象。

▲江宴的沿江特色菜肴

江宴品牌创始人王宗平认为,“我们是长江的受益者,困难和压力肯定有,压力也很大。正因我们是靠江鲜成名,更该成为长江保护的先行者。身在餐饮行业,我们更要担起保护的责任,积极配合禁渔。”

“长江禁渔,要堵也要疏”

长江禁渔后,江鲜不能捕,不能买,不能吃,鱼米之乡会不会“食无鱼”?

“禁捕是亡羊补牢之举,还需通过人工繁养殖以实现增殖放流和满足人们对江鲜之需求。”中洋集团常务副总裁朱永祥坦言,“长江禁渔,要堵也要疏。”目前,长江鲥鱼已灭绝,江苏中洋集团人工养殖的河豚鱼、刀鱼、松江鲈鱼、美洲鲥鱼已大量供应市场,长江大部分主要鱼类品种都在养殖之列,但人们对“江鲜”趋之若鹜,反映了对水产品品质的要求。

▲养殖场的工作人员正在捕捞装篮

▲养殖的刀鱼品相

“我们的刀鱼繁养殖已初具规模,是江苏省级原种场。接下来会提高水产品养殖的品质,减少鱼类消费对自然生态供给的依赖,将是缓解过度捕捞反弹的治本之策。”朱永祥认为,长江流域既要抓住长江大保护的历史机遇,加快河流湖泊的生态修复和保护步伐,带动自然养殖的回归,也要利用长江禁渔的历史契机,加快扶持养殖产业转型,促进产业产量型向质量型转变,更好实现生产、生活、生态三者协调发展。

记者 芦艳 见习记者 王心婷 童棹凡 摄影报道

标签:
责编:路航 袁涛
下一篇